沙马新作

◎沙马



写一首诗不是简简单单地写写诗歌,实际上,他在书写他的整个文明史。……诗人在语言内部,必须创造属于自己的那个语言

                                                                      ——阿多尼斯

夏天的夜晚


夏天的夜晚,我看见一座
空空坟茔,周围被
萤火虫点亮了一盏盏灿烂的灯

我怀着不安的心,站在
没有影子的空间里


此刻,沉默是最好的方式
但我还是将一双手
伸了进去,想摸出一点儿灵魂


我对自己说过的话

我对自己说过的话,却对别人
只字不提。没有人相信
我曾用辩证法解释过一片落叶的命运

其实,风,并不理解落叶,我也
说不清事物的命运

但我知道,伤口的深处封闭了
形而上的光明。我也
知道,沉默,创造新的语言


这一天,我想好了

这一天,我想好了,不需要你们的言辞和
礼物。也不需要你们所说的
幸福。这一天,我想好了,自己陪伴着自己
好好活下去。为了快乐,减少思想
减少写作,减少朋友圈。减少私信
这一天,我想好了,独自一人
无组织、无纪律的游荡。这一天,我
想好了,去一个无人知晓的
地方,整理出一块空地
埋葬曾经的所有,再好好的重新活一次



如果我……

如果我说出了荒芜的秘密,繁华就是
一个摆设。如果我说出了
地狱的秘密,天堂就是一个摆设。
如果我什么都不说,世界
就是一个摆设。于是,我沉默的走进
早晨扫墓的人群里,乘着阳光
还能照亮他们名字的
时候,清理好每一个人姓氏笔画



我所理解的世界

我所理解的世界,已经被身怀绝技的
魔术师所包围。我看到广场上
的旗帜,已经被他们用来下半旗致哀
词与词之间的秘密失去了
流通的市场。我所有的语言藏在哑巴的手势里。


不管现实如何

不管现实如何,我都会陪着自己
一直走下去。在闪电与
火焰之间,在云朵和石头之间,在
蝴蝶的舞蹈和蜗牛的漫步之间
在幽灵和寓言之间,然后
在最后的欠单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两个境界

从萍水相逢到相忘于江湖是两个
境界。那个梨花带露的女人
在第一个境界里就丢失了钥匙,又
难以启齿。而那个相忘于
江湖的老男人,下巴蓄着胡子坐在
路口的一棵树下抽烟
风中一片片落叶,将他的影子埋葬



背叛

当向日葵围着太阳转动的时候,我却
一动不动的站在那儿。当
所有的影子狂欢于这个时代的时候
我却躲进了地下室阅读
《死屋手记》。当他们遗忘了
囚徒的残骸时,我却在寻找他们的墓穴

疯子向右,天才向左。风中的帽子
还不知道落在谁的脑袋上
我却惶惶不安的走向那个长久站在
悬崖上的人,告知他
镜子里的人已经组成了自己
的军队,请吹响你战斗的号角吧


不要随意探视

不要随意探视女人的深渊,那足够的深
可以淹没你。她可以在
里面为你点燃一盏灯,可以用
温暖的血液让你度过一个
贫困的时代,也可以让你在黑暗的深处迷路

如果你有足够的力量填满那深渊,女人就会
向你招手致意。可是你一下子
滑到在她们的深渊,喘不过气来
当你带着空虚回到我们身边时
老伙计,你当年的错误,谁还会说呢


红字

她在上绞刑架之前,朝下面观众里
看了看,是否有自己
爱人的头颅。也许看到了,也许没看到
她笑了笑。朝前走了几步
此刻,西天的太阳将绞刑架的影子
投在地上。在宗教里追求
幸福的女人,红字,是刻在她
身上唯一的标识。她笑了笑,又朝前走几步
就在她上绞刑架的一瞬间
霍桑来了,他用唯心主义
的方式,在自己的小说里解放了她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