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陈蔚 ⊙ 从东到西找北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十四首

◎陆陈蔚



《一致》


两只白得不纯粹的蝴蝶
在草花上,忽然分飞
我也只几秒钟为它们操心:
小如指甲盖的生命,也有爱情
也有爱别离
它们不猜测我,不替我臆想情节
天覆、地载也正怀着心事
只是全都不说
一致。不相信语言
草花也不报上名来

《缴械》

隔十几年后又到襄北
很多人不认得了
很多景物已变化
这个荷塘还是原来的样子
石砌的岸、水泥的栏干

荷不需要重新认识
蜻蜓也一样
风来时蜻蜓护住自身
比我更能专心

我所浪费的光阴
正在认真地抚遍
拉练中的学员,一致的假想敌
浅水里我缴械倒影

《斜阳》

斜阳,樟树阴影里
看另一株樟树的影子
稍大过樟树本身
喜鹊飞来停上樟树
有没有多出来
喜鹊的身影
蜻蜓也来,都来
我也回到自身
向自己要债索命

《从今后》

阿那律尊者天眼第一
这是他上课睡觉造就的
世尊说法时阿那律尊者打瞌睡
遭到世尊批评
阿那律知惭发誓说:
“从今后,尽形寿,不再睡眠”
从此日日夜夜用功不睡眠
世尊劝他注意休息
他说我已经发了誓言
他的眼睛终于瞎了
世尊亲自照顾他
亲自为他制衣
制衣水平很高
深得舍利弗、目犍连、阿难等人敬佩
世尊怜惜阿那律教他金刚照明三昧
他修成后能看尽三千大千世界
他得意地对舍利弗夸耀
又迎来舍利弗的批评
那时候的人们知错就改
不像我们一句话就恨生生世世
阿那律虚心接受批评
精进修“八大人觉法”
其中有:
学习一切知识,破除愚昧
并以自己学的知识贡献社会;
对贫穷和愚昧的人
要给予物质上帮助、精神上安慰
不要嫌弃他们
这些爱的教育读来使人感动
尤其在你死我活的逐利时代
安慰了我们孤冷、疲惫的心
世尊将涅槃前阿那律的话
安慰了佛说法四十九年的苦心:
尊者说太阳可以变冷
月亮可以变热
雪山可以变成大海
大地可以变成废墟
佛所说真理不可改变
佛听后微笑入灭
佛与阿罗汉显现要相互关心
我们将继续互害
来,一个个在上如战场的职场前
吃一碗地沟油做的牛油面
吃饱了就有所安慰
全部没有信仰了
都要伪装正义
以利于打击敌人
早饭间又说了说特朗普
他也不像个基督徒了
他正以美国优先之名
阿门

《人头虫》

去看看佛的声音能传多远!
目犍连尊者奋起神足
飞越恒河沙数世界
佛的声音依然如在座前
到光明幡世界
这个世界有佛名光明王如来
佛身高四十里
菩萨们高二十里
他们正在吃饭
钵高一里
目犍连停上他们的巨钵
在钵沿上休息
有一位菩萨看到了目犍连
他问他的佛祖
这人头虫从哪里来的
虫子竟也穿着袈裟!
光明王佛介绍目犍连的身份
并让他表演神通
以不被大众看轻
目犍连跃上虚空
化床座
床座垂挂无数宝珠、璎珞
宝珠、璎珞都放光明
每道光明里都有莲花
每朵莲花上都有释迦佛在说法
我觉得尊者不仅为他自己
也为我们挣来了面子
我们娑婆世界也有佛
我们的碗不大但是我们的胃也小
权贵们夺走了大部分财富
我们只要不饿死就行
即使再苦再无有公平
我们仍然爱我们的世界
目犍连也爱娑婆
可是他已经力尽回不来了
释迦佛从眉间出大光明
让他乘此光明回来
尊者,欢迎您回来
我们世界不会有人把您看作虫子
您是我们神通第一的尊者
目犍连!

《宾头卢颇罗堕》

外道用旃檀木作钵,悬于高处
说谁能不用梯子取得
旃檀钵就归他
外道这次不是来挑战佛教
他们只是好玩
他们的弟子纷纷吹嘘自己的神通
但纷纷取钵失败
正好宾头卢颇罗堕也好玩
他心痒痒想显神通
佛祖规定过不能于白衣之前显神通
他就撺掇木犍连,你神通第一
当往取之
木犍连机警回道,你狮子吼第一
当往取之
宾头卢颇罗堕于是连所坐巨石
一起腾空,绕王舍城七匝
取钵而归。百姓四处躲避
怕巨石掉到头上
佛祖罚宾头卢颇罗堕不住阎浮提
而去别的星球传法
群众全体要求佛祖让宾头卢颇罗堕回来
因为他好玩
佛祖让宾头卢颇罗堕回到了人间
但不准他涅槃
宾头卢颇罗堕信从佛祖
因此还在这人间戏舞
这人间我们已什么都不信
不信善良、不信理想
不信食品、不信空气
对父母也不信
只记得他们的愚错
对自己也不信
自己最知道自己有多坏
我们也想对谁全信
想让他告诉我们该去哪里
虽然自苦苦人
最希望有人能帮我们确定:
你将永驻世间
至少活过仇人

《杀胚》

杀胚降世!阿育王
少年时代就干掉狮子
弄死了近百个兄弟姐妹
登上王座
成为孔雀王朝第三代君主
他不断征伐
一次战争就收割几十万人头
统一南亚次大陆
版图直至阿富汗
突然扔下屠刀禁止杀生
皈依我佛
兴建八万四千座供佛骨舍利塔
把佛教传播到安息、大夏、埃及、希腊
从此被百姓赞叹为无忧王
被佛教徒誉为“法阿育王”
阿育王时代我中华正值战国
大秦的虎狼之师也不是吃素的
这让我稍稍放心
上天降了更多杀星在我华夏大地
阿育王逝世的公元前232年
大楚更有英雄出世
他就是力拔山兮气盖世
又对虞姬奈何不得的
西楚霸王!
要是在年少时我会幻想两位英雄相遇
伏尸千里、血流漂杵
喜玛拉雅山为之崩塌
可是时光也已教会我同意阿育王见到
襁褓中灿烂笑着的项羽时
不由得合掌念佛:
再见人世
再见杀胚
要一直笑到十面埋伏

《瑜伽师地论》

大唐,长安,兴庆寺
这天有人来出家为僧
他带着一车金银珠宝
一车酒肉
还有一车美女
招摇过市
全城百姓热烈围观
玄奘大师含笑不语
这英俊青年年方十九
将军尉迟宗的儿子
更赫赫有名者尉迟敬德的侄子
他自己绝不想出家
三车浩荡就表示他心里
一万匹草泥马正呼啸而过
无奈皇帝说了不出家就赐死
还好到兴庆寺听法鼓骤响
青年才俊的前世记忆复苏
他挥手让三车退归
从此勇猛荷担起如来家业
成为了一代高僧窥基大师
窥基大师
他前世是一位阿罗汉
被玄奘大师挖掘于喜玛拉雅山山坡
白雪皑皑的喜玛拉雅山
只有阿罗汉藏身于下的那块是黑土
而且天上也有紫云结盖指引其处
阿罗汉在那入定等释迦牟尼佛出世
传他《瑜伽师地论》
玄奘大师说你入定过了头
释迦牟尼佛已涅槃千年
他说那我再入定等弥勒佛出世
玄奘大师说那还得五十六亿七千万年
这样吧你先去长安大唐皇宫里投胎
等我从天竺取经回来
我给你传《瑜伽师地论》
要怪尉迟宗的将军府太富丽堂皇
阿罗汉误认为这儿就是皇宫
等玄奘大师从古印度回来到皇宫找他
皇帝说我没有十九岁的儿子啊
玄奘大师略略一观
原来阿罗汉跑去了将军府
正迷恋五欲六尘
早忘了要学《瑜伽师地论》
所以玄奘大师要动用皇权
先让他出家
再告诉他:徒儿!
师父现在来给你传《瑜伽师地论》

《难陀》

难陀根本不想出家
佛祖强迫他出家
难陀出家后想娇妻
趁佛祖与僧团不在逃跑
逃跑前烧好、灌满了一个个
佛祖与僧团要饮用的开水瓶
想着佛祖他们会从大道上回
难陀就从小路上跑回家见娇妻
佛祖能知一切这次从小路上回
难陀躲在大树后
被树神一把提起大树
难陀羞涩如赤裸
又乖乖回去修行
佛祖带他上天
看见无数天女
天宫中有个宝座
天女们说将来有个叫难陀的会来做天帝
这宝座这宫殿这无数天女都是他的
因为他在修行
难陀听了兴奋
回到人间更加精进
佛祖问天女与你妻子相比谁美
难陀说跟天女们比她就像山中瞎眼的
老母猴
说完继续猛厉修行
没空搭理佛祖
不久发现僧众全不跟他说话了
他已被“默摈”
他很痛苦问为什么
僧众说难陀这么用功是为了美女
而我们是为了成佛度众生
佛祖见他郁闷
带他去地狱玩玩
看到一个大油锅正烧得沸腾
看得难陀胆寒
狱卒说这是为一个叫难陀的准备的
他到天上享完福
就会掉落油锅煮烂
难陀从此修行不为美女
从此只有一念要成佛!
目前已是位阿罗汉
他说还需努力

《端午时节》

小时候更把食物当食物
如今对食物少了馋劲
活得越来越精神萎靡
身体比精神更快衰退
栀子花才开就被摘技
杨梅已经不会想到就口中生津
得了阿尔茨海默症
才会把端午是中国的忘了吧
那年韩国把端午文化抢注世遗
把他们骂了很多遍棒子
包粽子的人里只记得母亲
这辈子只有一个母亲
她已经逝世十年
粽子是用来纪年的
满大街、满手机屏幕都在提醒:
又一年
屈原的生卒年则需要搜索
请用雄黄酒搜索
搜索出内心里恨恨不休的毒蛇
如果下一世还在中国
无疑还将继续从小过端午
更关键的是全国人民有多少仍想生在中国
我想艾香氤氲里点赞同意的会上升
我要为大家百分百都想再生在中国而努力
是的就是我!
生卒年没几人知道我自己也不太关心
关心我到时辰没有钟表只牢记是头鸡啼时的
母亲
已逝
有时觉得是孤儿了
有时觉得能独自成佛了的我自己!

《皈依》
 
在南华寺,毒龙潭
毒龙正膨胀身体
它以大身为荣
慧能大师心想:到我钵里来
但他要毒龙自愿跳到钵里来
慧能大师笑道:你能现大身是有些本事
但不能现小身还不算厉害
于是毒龙就变小小到一尺
在潭里得意洋洋游来游去
慧能大师说你敢不敢跳到我钵里来
毒龙就跳到钵里来
慧能大师说你这下再也出不去了!
是你自己跳进来的
是你自己跳不出去
毒龙就天天在钵里跳
我想它还天天骂大师
可是大师已经修成就
毒龙只能自己气自己
大师一点损失都没有
他只需换个钵盂吃饭
大师天天给它讲佛法
毒龙跳累了只能听着
毒龙就这样皈依我佛
 
《把碗扣上》
 
我喜欢奔公甲
喜欢奔公甲身上带很多把刀
藏区小孩哭时
母亲说一句:奔公甲来了!
小孩就吓得不哭了
一个人恶作剧吓唬老婆婆:
奔公甲来了!
很奇怪老婆婆不跑
往前一看老婆婆竟被吓死了
我喜欢奔公甲是因为我知道
奔公甲后来修成高僧了
偶尔也犯戒律
马上能改正
有一次私拿施主家茶叶
手刚伸进茶叶袋
即刻正念现前
于是大声呼喊:
这里有个坏人在偷东西
你们快来把他的手砍断
我想网购一些茶叶
穿越到千年前
供养奔公甲
顺带让他超度因种茶叶洒农药
杀死的无数虫子
以及在茶叶树上晒太阳来不及逃走
被打死的那条蛇
以及太阳猛烈时脑溢血而死的采茶人
我要向那位老婆婆道歉
我因为喜欢奔公甲
乐呵呵地欣赏她的被吓死
我要与奔公甲一起只喝茶
忘记茶马互市也伴随战争
与他与噶当派的僧人们一起直面无常
吃完饭就把碗洗完倒扣
因为吃下一顿前可能就死了
那时候吐蕃还是外国
我还是急着回中国
因为中国正值宋朝
宋朝经济发达而政治宽松
再从宋朝迟疑历朝回游
感觉到确实如佛祖所言正值减劫
越来越苦
回到2019没有了长刀短刀
又不把碗扣上
 
《笨拙》
 
佛让弟子们结夏安居
路上有太多虫子
阿罗汉行路离地一尺
而凡人们脚步沉重
我也注意到了蚂蚁
避过去了一群
就遇到年少时玩死的一只
索命
请原谅我是出于欢乐
并没有后来的常想杀人
我的头顶已有众神轻收赤足
银杏树也正容许蚂蚁爬上
只是我们已经笨拙
现需要一株株种下银杏
再也忆不起来初劫时
那时想一想就长出粮食和树
那时候蚂蚁也能说话
相互说话可能灭国丧身
也可能杀不动一只蚂蚁
 
《乙一》
 
乙一给我带来了痛苦
她的头像只是一个背影
从来未曾转过身来
刚开始只知道她也在地球
也在中国
后来知道在河北
在冀中
在衡水
在衡水下面的一个县里
仍然不知道县名
乙一在那里种瓜
西瓜我知道什么味
种三年西瓜不如打工一年
哦,赚钱难这点全中国一样
还有很多一样让我安心
全球七十多亿人都看不到乙一头像正面
乙一说她情感冷淡写诗写错了
应该去搞哲学
我看她只爱打游戏
我想我也减少些情感
哲学地写道:
乙一背影的另一面就是她的正面
她面对的也是苍茫人世
以及越来越热的夏天
人生如瓜
做什么都有代价
为了瓜瓞绵绵
我们要努力长成熟
奉献给别人我们的糖分
没想到想看乙一的小心思
变成这么高大上的正能量
如果乙一转过身来我想说
我早知道你就是乙一
从背面转过来的是正面
这比西瓜里有否甜瓤确定
确定性使危脆人生增加了安全感
脑子一抽我还要说上一句金句:
乙一,全宇宙只有你!
天天背对你的美背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