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地荒凉 ⊙ 裂缝园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蛋壳园

◎心地荒凉



蛋壳园


她躺在滑梯上
大头朝下
开滑
头快碰到地面时
及时抬起
伸手抓住
滑梯的边缘
翻身爬起来
继续绕到
滑梯另一侧
爬上去
紧接着用
同样的方式
往下滑
我心说很明显
这个小朋友
玩滑梯
已经玩腻
她即将
远离滑梯
远离幼儿园
在暑假过后
正式成为
一名小学生
2019.6.16
 

屁政


那次我驾车
带吴胖和初宝
从外面往家赶
吴胖突然说好臭
侯你是不是放屁了
一副嫌弃的样子
我说我没放
吴胖说那就是
侯问初放的
初宝嘻嘻笑着说
是我放的
通过车内后视镜
我看到吴胖的表情
一下就从嫌弃
变成了喜爱
她温柔地问初宝你
是不是想拉粑粑了
2019.6.16
 

三根棉签


洗完澡
我从棉签筒里
取了三根棉签出来
在我洗澡之前
已经洗过澡的
小姚问我
你为啥要拿
那么多棉签
我说两个耳孔
一个肚脐眼
都分别需要
一根棉签
说完我就坐下来
认认真真地
将两个耳孔和
一个肚脐眼
都掏了一遍
小姚起身
拿起我的棉签筒
说我也来三根
这个二货
取到三根棉签后
坐下来
也学着我的样子
将自己的
两个耳孔和
一个肚脐眼
认认真真地
给掏了一遍
2019.6.16
 

发型


头的两边
都推光了
只把头部中间的
头发给留了下来
而且留得特别长
在后脑勺上
扎起了一个辫子
这个小伙子
在骄阳下
推着一个轮椅
打湘水滨
鑫乐汇店门口经过
轮椅上坐着一个
白发苍苍的老头
我说大哥你看
这个小伙子的发型
是不是够酷
大王说酷个屁
男不男女不女的
我要是法官
就立刻审判他
扰乱阴阳罪
判刑十八年
2019.6.16
 

口香糖


初宝将一张抽纸
伸展开来
最多给我几颗
她问我
一颗
我回答
不行
她说
四颗
我说不行
她说三颗
我说不行
她说两颗
我说就一颗
不然我要向
你妈妈告密
好吧她说
坏蛋
你说谁是坏蛋
你是坏蛋
我怎么坏了
反正就是坏蛋
我从装口香糖的
瓶子里倒出
一颗口香糖
放在她的抽纸上
她包好
跟我一起下车
下车后我向她
张开了怀抱
说抱抱
她说不能抱抱
你没有给我
包四颗口香糖
所以不能抱抱
2019.6.16
 

草包车


店门口停了一辆
日产途乐
非常高大
应该是我平生所见
最高大的SUV了
我用百度
查了下报价
七八十万
大王说这是个
什么车喽
这么大卧槽
我说这个车
要七八十万
大王说卧槽
看不出来
要这么贵吗
看上去也就
一副草包相
这就是一辆
草包车
2019.6.16
 

波浪


一个女胖子
走到吧台前
要求结账
并举了举
自己的右手
在她举手时
一截雪白
肥厚的腰
就暴露在了
我的眼前
颤颤巍巍的
就像一股
轻轻起伏的
沉闷的波浪
2019.6.16
 

垃圾袋


在那个
白色的垃圾袋里
装着的除了我
平时的生活垃圾外
就是一团一团的
清风抽纸了
里面包裹着
我打飞机时
射出的精液
我提着那个
垃圾袋下楼
看到楼下有个
五十岁左右大姐
正守着那俩
垃圾桶的
其中一个
认真寻宝
我将那个垃圾袋
给随手扔进了
另外的一个
垃圾桶里
还没等我走开
她就迫不及待地
转向那个垃圾桶
捡起我的垃圾袋
将其迅速解开
并如痴如醉地
在里面扒拉了起来
2019.6.16
 

橡皮擦


不知道
美图秀秀里的
橡皮擦
能否将别人
在图片上
打的马赛克
给擦掉呢
长久以来
我一直在想
这个问题
但却从未
去证实过
2019.6.16
 

多说无益,搞起来


一个事
摆在那里
你去做
你就能很快发现
那个事它没你
想象得那么复杂
但有个别时候
它也没你想象得
那么简单
但天下所有事
如果你不去做
都不可能成为
你想象中的样子
2019.6.1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