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地荒凉 ⊙ 裂缝园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嗯嗯

◎心地荒凉



一一


在蛋壳园
初宝说
告诉你啊爸爸
我有个高个同学
昨天在幼儿园
把舌头咬出血了
她的名字叫一一
我问女孩男孩
初宝说女孩
2019.6.15
 

蜜蜂


大王放下
苍蝇拍
在纸盒里
抽出一张抽纸
将那只
趴在落地玻璃上的
蜜蜂轻轻摁住
然后用那张纸
捏着那只蜜蜂
拿到湘水滨
鑫乐汇店门口
将其放飞了
等他回到店内
我说大哥你可
真够有爱心的啊
大王说妈的如果
是只苍蝇
它就死定了
2019.6.15
 

妈的冻死你个傻逼


有一天我想穿棉袄
特别冷
感觉屋子里
然后我走到窗前
朝窗外看了一眼
正好看到一个
穿短袖的胖子
在边玩手机边走
气得我冲那个胖子
大喊了一声
妈的冻死你个傻逼
但最终我还是
没穿棉袄
而是选择穿一件
比棉袄薄很多的
外套出门
2019.6.15
 

弱逼


有一天我问我自己
开车慢慢开不好吗
为啥总开快车
我对自己说
没车的时候我可以慢慢开
车多时候我就是要开快车
因为从小到大
我最讨厌的就是弱逼
怎么可能会跟着弱逼走呢
2019.6.15
 

总结


我有鼻炎
初宝也有鼻炎
很多时候
我们俩都在
同时流着鼻涕
那天吴胖
骂完我之后
扭头去骂初宝
初宝总结道
两个鼻涕虫
一个骂人虫
这句话一下
把严肃的吴胖
都给逗笑了
2019.6.15
 

世态炎凉


傻逼哎
吴胖叫我
我说十多年前
你是怎么
称呼我来着
吴胖说忘记了
我说十多年前
你叫我宝贝儿
十多年后
却变成了叫我
傻逼哎
2019.6.15
 

嗯嗯


抽插了一会儿
我拔出来
趴在她的双腿间
狂舔
她兴奋地呻吟着
边用手推开我
如梦似幻地
对我说
我要插
我跪下来
抱着她雪白的
两条大腿
继续抽插她
我问她是不是
再牛逼的舌头
都牛逼不过鸡巴
她淫叫着答嗯嗯
2019.6.15
 

大屁股


一个穿红色
连衣裙的
大屁股美女
从湘水滨鑫乐汇店门口
走了过去
我站在那里
目光紧盯着她的大屁股
直到她在道路的尽头
右转消失
我想把这一刻
深深地刻入我的脑子里
好在下班后回到航舍
想着这个肥美的屁股
打一次飞机
2019.6.15
 

开房打炮嗷嗷直叫


湘水滨鑫乐汇店
105号桌
坐着一对男女
吃完了也不走
坐在那里
眉来眼去
勾勾搭搭
不时发出
一阵淫笑
我跟小姚坐在
门口110号桌
我对小姚说
妈的去开房
去打炮呗
不要赖在我的
餐厅里不走哇
小姚说开房打炮
嗷嗷直叫是吗
2019.6.15
 

这时


在万寿公园
我将初宝
拦腰抱起
并使她的
头顶朝下
她开心地笑说
对我来说这时
天就是地
地就是天
2019.6.1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