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刚 ⊙ 在自己的那里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六月过半打酱油

◎横




《我们的交谈有时止于涟漪》

那条很窄的巷子
是那条很窄的巷子
现在铺了水泥

之前
是砂石路面
半截的窑砖在雨天
会露出
半截牙齿
有一些水洼
安静的时候看得见
倒映在里面的
灯光和树影
偶尔是个打伞的人
在晃动
然后在那里
的水面上
留下微微的涟漪

2019.05.30



《阳光底下的高跟鞋》

高跟鞋
。看样子能
。装下
。绝大多数的
。体量。
它的容积。
类似
。一间
空着的。
50×100×20米的
粮食仓库。
库房。
如果。我低着头
。凝视。
它巨大的阴凉
。会有
。明亮的
。阳光照耀。

2019.05.31




《》

头发中间的那缕白发啊。
经得起从背部吹过来的微。
风。

2019.05.31




《剩下的果实》

我觉得
我要朝一个地方
看过去。有一个夏天
中午的树
在太阳的底下。
我觉得我在树荫下面
往家里走。
我觉得很好。
我觉得荫像蝉翼
变轻了。

2019.06.01



《》

一辆黑色的车开过去了。
一辆摩托。
电动车。一对情侣。
我觉得是。
也走过去了。
林荫道很安静。

2019.06.01




《动物的舞蹈》

女的转过身去
。很轻的。
女的
的动态
类似重量里的
一个部分。

退让的
接纳。让出空间。
那只雄性动物
的迷惑感
很可笑。

2019.06.02




《动物之舞》

它缓慢的
移动。
步幅间有
迟疑的部分。

在确定
方向。
向下塌陷的身体
时不时
又从某种
虚无的泥潭里
拔出来。
水线以上的青草
在生长。
不断地延伸到视野的外边。

2019.06.02




《大草坪》

那是个地方
确切点
是一个有草坪的
操场
有一个傍晚
它的确有
看上去
也相当的安静
有些人
当然能忽略
存在
我一次次的抬起
头我想看见
那边的
那边的有晴朗的晚霞

2019.06.03




《信笺》

信笺
它摸上去真的不错
那种质感里有
成熟的香气
从视觉的角度讲
就像风
在吹拂窗子的
纱帘
细微的风
稍微的停了
一会再
把纱帘吹动起来

2019.06.03




《悲悯》

我只是同情每一天。
每一天。
当我凝视
从心底里感到替
每一天绝望。
每一天我都要抽出
身来。
远远的隔着一条
马路。努力第
把目光从那

移开看到
别处。

2019.06.03




《》

芋头汤
泡饭
真的很好吃。
毛芋头
刮皮切片。
用一大勺水。
慢煮。
有豆豉的香气。
每一粒米饭。
饱满软润。
糯的
口感真好。

2019.06.05




《路口铺》

那条裤子
表面
已经有了油光。
膝盖和臀部。
看上去是
有些年头的。
颜色蓝中偏绿。
另外一个在扳道房的
那张铁制排椅上
瞌睡。那个
压低帽檐的脑袋
我认识。
现在没有火车。
但火车轰隆轰隆的声响
正在沿着第四道铁轨
往那前方伸延。

2019.06.06




《谦卑》

含着站立的
那个姿态
甚至是自在的
没有攻击性
平和与
放松

要让开什么
那件白色的衬衣
有点旧
在感觉上
还有点乌黑的意思

2019.06.06




不仅是视觉上。有可能一直就是。
这好像是从心理这个层面。
仿佛一个存在。无需要提供理由。



《水肿的孕妇》

那支手掌
摸过脸盘后。
脸色
呈现出
满足感。
在椅子上
尽量的放置(直)
身体。
之后。下
意识的
。把停留在前胸的手(
左手)
伸进孕妇服。

2019.06.06




现在看起来那个男的年纪不大。
没有到为人父多年的那种感觉。
我不太喜欢他板起脸严肃的样子。
当他那个样子侧脸凝视那个女的的时候。
我会想起别的。



《病》

病人和
医生有话说。
很多
很多话。
有时看。
觉得。
像一节。
铺导课。
细致耐心。
要细致耐心。




《那是海》

那曾是海。
对视觉而言。
现在只能听见。
声音。
不要太大。
在听觉里面。
光将一扇门安静的开启。




《找找》

我要抽一支烟。
我试着把烟灰弹到
街道牙子上去。
灰色的。
保留着太阳的温度。
还有气味。
我不要着急。
买一包烟吧。
并打开它。
那是个大的纸箱子。
里边有水果。
对。在右边。




《对一个胖子的描述》

1我看见那个胖子。
太阳底下的影子。
像。
在变宽的。
水面上。
划着的一条船。
宽阔泛黄的河面。
那件浸湿的T恤。
啊。在缓缓地喘气。

2在水面浑浊。
辽阔的。
尼罗河河面上。
水流缓慢。
载着水手的一艘木船

2019.06.09-10


《北欧式海盗葬礼》

爷爷死了。
三个孩子按照他的
遗愿把他烧了。这是个海盗的仪式。
他们给他做了木筏。因为
他们不可能去博物馆借海盗船。
特别是
当博物馆知道
要将船烧掉时。这很肯定。
是的。
他们。孩子们。三个。
年龄在9岁。7岁和四岁。
在苏格兰海滩上收集木头。被
人们丢掉的饮料瓶。钓鱼线以及
废弃的渔网。
将收集到的都集中。
有个时期。为了把木筏
转移到更接近海潮的地方。
他们甚至偷了一辆皮卡。
那是埃德叔叔的。
然后他们按照祖先移动巨石的方法
把爷爷弄到木筏上了。对。
是年纪大点的女孩点燃了木筏。
这之前。是男孩倒的汽油。
最小的女孩。
说。请收下我最喜欢的这颗卵石。

2019.06.12



《》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7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