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笑忠 ⊙ 醉生梦死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秉烛夜(新作七首)

◎余笑忠




    ◎

一位诗人的老母亲,中风后
把她的拐杖叫做针
与其说,她的语言能力
退回到婴儿期,不如说
世界在她眼中
变得很小很小了
所有的逆来顺受
不过是磨成了一根针
再没有什么
比戳破气球的谎言
更称得上是
一针见血
2019.5.25


    ◎也 许


深夜,起风了
有时分不清风声和雨声
开窗,伸出手去
为感知到雨滴的清凉而欢欣
没有雨的时候
仿佛期待落空
像一个盲丐
羞怯地收回自己的手
去睡吧,去“长眠在自己的命运上”
无人。无人可以呼风唤雨
2019.5.27


    ◎试 笔

临近午夜,看到对面顶楼上
有人借着月光练习跳绳
此时此刻,还有这么好的精力
想必是个年轻人
可以想象,他动作娴熟,身轻如燕

这样的场景并不多见
事实上,这么多年来
我是头一回目睹
即便他是一时兴起,也足以
让我羡慕

听不见他跳绳的声音
但可以想象耳畔生风
听不见他的喘息,如同
即便他发现了我,也只是
一个模糊的身影,远远不及
一声咳嗽清晰

不知道他为何夜半操练
或许,他也是一个上了年纪的家伙
为瘦身,或只是为了证明自己
重拾少年的技艺?种种猜想
都无法证实,如同

每每面对一张白纸,全然是个生手
但我知道,当我回到灯下
我将接过他的绳子,不借它攀升
不以它为长鞭,而是练习
一种优雅的跨越,它胜过
老生常谈:戴着镣铐舞蹈
2019.5.31


    ◎重 逢    

我并不感到奇怪
今天你来到我的梦里
或者说是,我听从了神秘的召唤
弟弟神色慌张,拉着我
急匆匆来到你的床前
你已离家一段日子了
因为害病,不得不回来
俯卧在床,露出后背
我们打了水,为你热敷
你说太烫了,我再试了一次水温
觉得还好,你的手摸着后背上的一个地方
说那里破皮了。屋子里黑黑的
我凑得更近,找到那伤口
你的痛处一下子变大了
我和弟弟犹豫着,不知如何下手
……我动了动我的手,因为
刚从梦里出来
双手变得沉重了
一个短暂的梦,我不会因此而伤感
反而像隐秘的欢乐,为久别重逢
老爹,有时灵魂所见
似乎更真切
2019.6.1


    ◎置 顶

就像我们把有些花草
放在室内的高处
它们本身并不高大

在波兰,维利奇卡盐矿
巷道中,有大大小小
40个教堂
地下270米处,有一座
世界上  最低的教堂
2019.6.2


    ◎秉烛夜

停电。在阳台上点燃一支蜡烛
不记得这是何时留下的
烛身不是那么笔直,似乎
它仍在昏昏欲睡
一阵阵晚风吹来
摇曳的烛火显得精神了
不过,总的来说
其象征意义
还是大过真实的亮度
它不催生什么,只有反光
透过双层玻璃
一支变成了两支,一大一小
烛火下的桌子几乎被隐去了
因此,反光中的两支蜡烛
像在一片虚空中,由一只
不可见的手托举着,静静燃烧
那样忘我,又无时无刻
不在追忆前身
2019.6.5


    ◎笋 衣

笋衣比笋叶好听
但说起笋衣,真像是硬生生
从新笋上剥下来的衣裳

每年,春笋破土而出
像一门宗教
和祂坚定的信众

土地从来不是铁板一块
那些铁锈。那些蘑菇、灵芝
那些碎石

被层层包裹的
中空的身子骨
一个个小小的塔尖

他日,一棵棵新竹宁折不弯
完全配得上
如此郑重的托付

弯腰,从签筒中试试运气
是没有必要了。这世上
没有一棵修竹是老朽之身
2019.6.14

——————————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