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瑀珊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2019年4月诗作9首

◎冯瑀珊



〈向我的身体道歉--读诗人李以亮同题诗有感而作〉
                                                                                                    
我的眼睛,讨喜的杏仁
我却逼妳直视污秽的真相
任凭角膜受损,常有黑色雾霾
将甜杏仁硬生生磨成苦楝

耳朵,被我穿了十五个洞
披挂着不属于妳的装饰
我擅自将对世界的恨意和执着
加诸上去,拥有三百对耳环

我的嘴唇,一副俏丽的模样
我却让妳说出虚伪取巧的话
面临压迫时又因怯懦而沉默
不让妳替灵魂发声

我的乳房,被我视为
大而不当的存在,厌弃妳们
带来的沉重,随世俗的眼神拘禁
不愿妳们赢回自由

心脏是可怜的,我让她承担
所有的悲愤。但她却从未抱怨
我的子宫,从未感受过生之喜悦
却要容纳我生之痛苦

我的灵魂和身体,是我
拆散了妳们独立而无感的活着
疾病和疼痛都是沉默的抗议
抗议我从未善待过自己


〈我不计较〉

我不计较你的名字和人生
不计较你对我说过的话
听起来虚情假意

我不计较你的鞋柜里
空无一物,没有一双鞋子
带你走向我,不计较你的
衣橱里挂满陌生人的味道
如同一把伞从不计较
是否能有效地承接天空的怨言

我不计较深夜的街道
不适合散步
更不计较路标上的错字
如同我始终不明白
昏黄的街灯指引我走向何方

我不计较你的手机是否保存
我的笑容,也不再计较
我的想念和爱,总是比你更多
何况一张过期的机票
更不需要我多余的计较

我不计较我的时间
总是昼长夜短,不计较
梦是怎么被制造出来的
以及,我们曾经讨论
如何实现,我不计较自己
昼伏夜出活得像吸血鬼

我不计较众人的目光
炽热或冰冷,都与我无关
不计较自己的形象
猥琐或优雅;那些都和你相关
不计较我死之后葬在哪里
墓碑上刻着什么,还有谁会来看我
正如我不计较生前所发生的一切

但生命对我
锱铢必较


诗人李以亮赏析:
全诗仿佛一段内心独白,却又暗含了一个说话的对象:你,或者整个世界。

我不知道作者是在什么样的心境下写作了这样一首诗,但我推想,那心境也许有着几分失落、几分不甘,又或者存有几分迷茫、几分自怜,以及与这些相伴随的骄傲。我总是十分看重诗人身上难得的那点骄傲——正是它支撑着诗人精神的纯粹、热情和高度,以免落入狭隘、低俗,和不堪一击的脆弱。

有了这份骄傲,诗人所徐徐道来的那些个“我不计较”,便由表及里、由浅入深、由具体而抽象,句句都可感可触,而又容易引起读者的共鸣。

本诗最后,落脚到一个未被明言的问句(它多少显得有些沉重):我对生命中已经发生、正在发生、以及将要发生的一切都不计较,生命为什么对我锱铢必较?这是为什么?

诗在这里结束正恰到好处。戛然而止,言有尽而意无穷。从抒情效果来讲,非常节制,正应了那句古语:“哀而不伤”。


〈旧影集〉

一次又一次,播放属于我们的
旧影集,掌声在暗处响起
带着我反复温习那些年
说过的对白,荒谬的走位
却忘记配角早已自顾自退场

我仍记得自己该用什么眼神
留住时间,让离去的脚步
变慢,甚至故意不给予承诺和誓言
我仍想念那些曾经鼓胀的华服
撑起欲望,令人身不由己

我看着影集中的自己,彷佛看着
他人的故事,在空无一人的放映室
左手紧握右手,只要不空出手
就不需要抹去煽情的眼泪。今夜,你是谁
生命中的主角?--旧影集没有回答


〈原名为给我和不给我的变奏曲〉

给我夜晚,却不给我梦
给我晴天,却不给我太阳
给我镜子,却不给我灯
给我笔,却不给我诗

给我摇篮曲,不给我安眠药
给我薄弱的空气,不给我希望
给我丝绒,不给我触觉
给我嘴唇和亲吻,不给我语言

给我蜜糖,不给我手枪
给我钥匙,不给我密码
给我计算器,不给我登入的账户
给我舞台,不给我观众

给我那么少,却也刚刚好
不要那么多,免得失去更多
而我给你那么多,却怎么都不够
给你那么少,却又违背了自己


〈因我的梦〉

时间年轻了;时间老了
因我的梦,那些
透亮的脸颊和自私的人
被狙击而逃亡着

我给你一把钥匙
开启防空洞
躲好,像无害的棉花
弹开天空、大地与河流
因我的梦啊
蝴蝶开口说话
不说花的;花俏的语言
吐出透明的翅膀
奋力贴上透光的脸颊

时间停止了,时间倒流了
几杯红酒在食道流亡
收纳沧桑,或许编成故事
花闭口不言,曾经将蝴蝶的
口音说得像天使的羽毛
摇摇晃晃,变成蓬软的棉花
心虚的浮尘堆在鼻尖

你来;你走;阖上眼皮
就不会惊动
且能切割时间
看着你来;你走
你只是墙上的自画像
--因我的梦。


〈病〉

她这一生都在做同一件事
每天晚上,用梦织成的梯子
缓慢地爬到天上摘星星
一天一颗,将摘来的星星
磨成细细的粉尘吃下

他的一生也在重复相同的事
早晨出门时,在路上收集
每栋房子檐下的蜘蛛网
回家后轻轻地拆解
还原成细而黏腻的线
缠住屋里的女人

他和她相遇并且恋爱
她喂他一口又一口的星尘
他纠缠她好动的脚踝
每个下午待在空无一物的
房间里,各占据窗台一角
窥探对面的你

你的一生也和他们一样重复
将你从战场上带回的纯洁的枪
拆解保养,弹匣里的子弹
装进去又取出来,取出来又装进去
多么神圣且和谐的游戏
而我的一生只用来
观察他们且被他们观察


〈倒出我的脸〉

从黑暗中倒出我的脸
从玻璃的另一边倒出我的脸
从隧道的边缘倒出我的脸
从诗集的扉页题词中
倒出我的脸
从樱桃和车厘子中
不断倒出我的脸
而樱桃无法假装车厘子
从蜂蜜中搅和眼泪
以便倒出我的脸
从蛋糕打发的鲜奶油中
凝固,再倒出我的脸
从水槽油滑垢腻的杯盘中
心甘情愿地倒出我的脸
从每杯还没喝完的威士忌
我被倒出了自己的脸
被洗得褪色发白的床单上
倒映出我的脸
春季该死的落花,花瓣上
倒印着我的脸
颠来倒去的沙漏里
倒流的是我的脸
翻倒的糖果罐碎片
拼凑出我的脸
从你的颈窝中倒出我的脸
彷佛她原本就长在那里
从你的眼睛里,一次又一次
我倒出我的脸


〈当我们谈论爱情〉

当我们谈论爱情时
祂早已离开现场许久

像一场太过轻易的暴雨
摘下所有花朵,践踏所有
刚萌生还嫩绿的幼芽
而不受到任何责备

当我们谈论爱情的时候
季节和场景都只是
虚构的小说,开头和结尾
都一样;只是台词演绎的不同

我们谈论爱情,就以为
爱情会是我们的
我们以为可以躲避命运
及死神的通缉

当我们谈论爱情
爱情并不谈论我们
当我们觉得我们感动了爱情
爱情其实从未感动过


〈陶杯-致喜菡老师〉

母亲以一块陶土
将我捏成一只杯子
倾注爱和祝福
上釉,还是素烧
一再思考。陶土反复揉捏
印上数不清的指纹

素烧是平凡的
她愿我在平凡中
得知真正的颜色不在表象
她愿我经历窑烧的高温
冷却,还记得热情,记得
从柔软变坚强

我是母亲的一只杯子
装过美酒,浓茶,清水
也走过欢愉,痛苦
最终来到平静;被温柔的手
珍惜的捧着,明白
人生待我如何宽容,如母亲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