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棵枫杨树——给吴根绍先生

◎刘义



为什么是第七棵呢
因为你最接近晨光中融化的桥
异域的水泥与差异的骨骼
赋予了你看见河流转弯的眼睛。

而你移动的影子覆盖时代锈蚀的侧脸
压缩成我们狭长的“高鼻子”的记忆
它们在河水中闪光,在永远的流动中进入
那些曾经穿过我们的长者、建筑与山水。

但没有人知道你的年龄,在我们
很小的时候你就存在了,你似乎
在等待落暮来临前那道分化成七束的余辉
其中一束重塑成你——第七种见证。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