术香 ⊙ 阳光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不可知的事物,活在可知的世界里(七首)

◎术香





枯水期
 
枯水季节,
我喊着河的名字,
名字在空中翻飞,
飞着跌入山谷。
 
清凉在梦里凉,
蚌壳、蝌蚪在梦里长,
青蛙的呜叫撑破梦,
梦里声音混杂,
理不出白天与黑夜在哪儿交界。
 
云霞满天,
牛铃山间摇响。
一块青石,
一潭浊水,
在时光里作着标点,
一句句垒砌,
搭建另一种形式的巢——
没有花草,
没有歌谣,
没有漫天焰火,
没有迷人月色,
只有河水,
永恒不变的饱满,清澈。
 
多年前的雷声
 
黑云后面,
是很多年前的雷声,
以及炸响后留下的灰烬。
 
青蛙着上红装,
端坐于磐石之上,
声音嘶哑,
每一声叫唤,
钉子一样悬于空中,
不肯离去。
 
有人趴在云端,
有人行走云端,
有人收集欲响未响的雷声。
青铜器从6000年前走来,
铁器从2000年前走来,
穿过雷声,穿过云端上的人群,
兴高采烈地敲击,
人间喧闹一浪高于一浪,
青蛙的外衣一阵比一阵红。
鼓掌里的坚强,
喝彩里的软弱,
坚强至软弱,
软弱至坚强,
只是镜子内外的距离。
 
雷声一言不发,
多年前,多年后,不发。
 
迹象在空白里
 
随花飘落的,
还有一些心事,
不是冷风,
没有凉雨,
一切事物在其轨迹里,
自由,欢快,任性,滋润。
 
阵地被时间把持,
一缕晨光,
一声燕子的呢喃,
生命掠过一朵莲花,
一池碧水,轻盈且优雅,
耳语声声,
怀抱冬天的人,
泊于一棵树的影子,
双手合十,
为遍地麦苗祈祷,
为满天星光祈福。
 
迹象在空白里,
温暖在空白里,
九岭山下草木私语,
七河水下鱼虾啜泣。
空白遮覆,空白隐匿。
 
空白白入花海,
空白溶于人世。
 
一朵花,
一句话,
没有根系。
 
没有轮回的石头
 
无数次坐在石头堆里,
感受石头。
 
人间万物,
做什么不好啊,
怎么就做了石头!
 
我看石头时,
石头定然也在看我。
我思忖石头,
石头也在打量我。
 
我的心会跳,
石头的心也会,
从大石头变成小石头,
或击碎而来,或分化,
或从山坡上滚下,
石头的心完好,
石头心明如镜,
石头心如刀割。
 
石头做着石头,
永世不变的石头,
变成砂子,烧成石灰,
也还是石头的本质,
坚硬,顶天立地。
 
没有轮回的石头,
不会表达的石头,
冷了热了伤了病了,
一概都可忽略的石头啊。
 
再不见那棵柿树
 
依稀记得一棵柿树,
春风吹开了遍地野花,
万物都将开始新一新一轮的生机。
 
我抱着柿树,
一个人的孤独,
全部哭给柿树。
阳光有多亮,
云朵有多白,
溪水有多清,
我一概不知,
我只想哭。
深山深过春天,
深过四季,
深过人间所有的哀伤,
深过,没人听见我的哭声。
 
柿树只有干枝,
没有叶片,
柿树不能用任何姿态,
安慰并劝解。
 
我的哭淹没了我,
淹死了我。
 
多年后,
当我回头,
再不见那棵柿树,
我无物可抱,
我的伤感,
对谁都是累赘。
 
每一首诗落满疑惑
 
鸟儿飞去的地方,
想把一件事说出来。
北风劲吹,
石缝悄悄裂开,
树身悄悄裂开。
 
忧伤在镜子里,
刺痛在镜子里。
火盆及火炕,
盘坐如初,
雪上痕迹,雪下痕迹,
一旧再旧,
温暖已成虚词,
在视线的一角,
可有可无。
 
孤独的人立于树梢,
离天有多近,
离地有多远,
鸡呜狗吠,
唤不回曾经的温馨。
以此为界,
北边是春天,
南边是冬日,
声音恪守准则,
不越雷池半步。
 
村庄如城堡,
东西南北壕沟深挖,
一粒米的光泽,
亮过所有黑暗与恐怖。
坐下,坐落,
每一首诗,落满疑惑。
 
最爱模糊
 
置身海水,
每一滴都是最爱,
每一滴都不是最爱。
最爱模糊。
 
水在盐里,
盐在水中,
小歌谣、小手鼓,
小刀剑、小钢叉,
有形无骨,
有苦无咸,
欢天喜地泪流,
挣扎之魂在欣喜里奔跑。
 
仍有一句话,
植于大海之外,
山峰高耸,
形而上的旷远,
哪一处黑色,
正在云朵间躲藏或焚毁。
盐粒低语,
盐粒虚无,
盐在金碧辉煌里自缚。
 
不可知的事物,
活在可知的世界。
地平线形同虚设,
一棵树斜伸,
与一条指纹在海平面上重叠。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