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马河记

◎修远




想马河记
兼致:江离

一首诗就是一块石头,把它推上
山顶,再让它——滚落。你用目光阻挡着
向下的速度。而山顶坐着另一个你
身体的镣铐锁住整座大山,手掌那么大

河水的诉状,被绑架到玻璃滑道上
反射着另一半的目光;红透的腾构
是另一半的果实。骨节里的时间
在逐年生长,河水里冲入另一个太阳

子宫里的液体,全是春天和秋天
抵达饱满丰盈的一个个梦。
冒险,从一段文字开始。长长的呼吸
注定要吹开藤甲,露出胸口上黑色的十字架

诗歌不会给出一个准确的
答案。布谷鸟的口哨撞开山野的清晨
农人伸出手腕和拳头,打开幽灵
头颅上的秘密。山小麦还在呼吸每天的阳光

破坏者,催动山体的花朵。
而野山菊在碎石间抓紧泥土,几根钢索牵动着岩石,
在风中凌乱地舞动。掘墓者指挥
电门的方向,潮湿的石头在强迫自己的重生

2019、6、3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