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遗:短诗10首

◎一树



雾时代

文明之糟遍地。
混世魔王举杯,大笑:
还不是最好,还需
持续发酵——
莲花与污泥,一个都不能少!
风吹雾
无垠之分泌物在神州荡漾。
伊人怀中浅雪微痕,可忽略不计,充其量
是一滩无人打扫的
前世梦遗。

2016-11-2



废时光

小儿的哼唱无主题
窗外的鸟叫无章法
日照歪斜
醉酒的我卧床不起。
这松松垮垮,放浪形骸的
周末,可推广至
月末,年末,世纪末……
末日好——
可闭关锁国,埋人,不埋单。

2016-12-18



霾档案

雅称:霾十三
小名:鬼子六
性别:不男不女
斋号:翻云覆雨居
宗教信仰:拜物教
社会兼职:黑手党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
年收入:一亿吨灰色颗粒
籍贯:大雾国马达省尘烟乡肺喘村咳嗽巷吐痰1号

2016-12-19



丁字裤

恰到好处——
在色与情、力与美之间。
给肉身以托辞,便是
给灵魂以出口。
我主慈悲
东方有明珠,西方有斜塔。
胯下一片小小翎羽
让万物昼夜充满,玄秘与弹性。

2016-12-28





白云有活页天窗
草木有松散帘笼。

灵长类有幽深锁孔,用来
写文明史,演折子戏。

莫怕,雾霾有熟疮
清风有乳牙。

切记,端详囚徒的眼神别超过三秒
在雪地上打滚儿别少于三次。

2017-1-2





无处可逃,便呆下来
帮老蟋蟀将琴弦分散在每个透气的夹缝。
或劝一劝身边的二月花和三秋树
放下架子,交出各自的公约数和公倍数
排排坐,分果果,认真讨论一下
为何甲的童年大于零,而乙的暮年小于一?

2017-2-10



投降书

合上那册五千年较真儿史
围城恰好结束――
农夫交出翠绿的阡陌
木匠交出幽黑的规矩
电工交岀火红的电流
我交岀
出没在泥花、墨香、电阻器之中
溃不成军的余匪。

2017-3-23





雨信奉集体主义,大公无私,不偏不倚
轻轻落在了祖国的房顶和帐簿上。
苦恼人企图垄断它,却无资本收购。
快乐,是一种能力,正和盲从划清界限。
一串串珠泪,主动拆去体内的丝与绳。
心怀湿意的人,宛如一把倒立的纸伞
喜极,而泣。清凉中遇见,无数落单的自己。

2017-6-5



地铁

堕落是自甘的
剧烈的腹痛在意料之中
我们是这个钢铁时代
肚子里长大的蛔虫
被高音喇叭执行N次手术
废了手足的我们,也想
乘坐瓢虫的小绿皮
攀沿至,一颗石榴木本的内心。

2017-6-8



下半夜

明月缺席。而我在。
上半夜有汗。下半夜有诗。
一生之中,要关闭多少废旧的工场才能
抵达清新的花园。
夜风微凉——
我出汗时,花正在出墙
只有摸黑的人才配,互道晚安。

2017-6-20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