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七首

◎李敢






目录:
1、谋划
2、荣耀
3、天地如蒸笼
4、十月,风马牛
5、活着
6、零点生活
7、小寒



◎谋划


进场架管,长短不一
须一根根度量
瘪三烂崽儿管控着金马河畔的沙石料场

一天二十四时,装载机在他们的监控下
已经轰隆轰隆地响过了
再过两日,钢柱便吊装完毕
标砖今日开始进场,加气砖明晨电话再催

那些外地民工身子精瘦有力气
白天挂在钢柱上
夜晚挂在小姐的肚子上

天气一天天暖和下去
雨季就要来临
必须精确计算时间成本
去买碘钨灯管照明

民工加班累了不找小姐不生病
功德无量的好事



◎荣耀


空地上的仨兄弟树
拥进窗内
我必须加倍谨慎,保证三两分钟的肃静
坐一张木头椅子。

秋光垂落在机床厂五楼
残存着一间办公室
摊开双手,承受他们集体的重量
树叶落进我的胸怀。

这样沉重的时刻,严禁抽烟
和高声喧哗。一切中规中矩
应允许灰蒙蒙的毛玻璃破碎
掉下一些灰尘。



◎天地如蒸笼


夜,建筑工地雪亮的碘钨灯明耀着我的窗玻璃
我不要开灯
光着屁股,浪荡在屋子里
蚊子一只又一只,嗡嗡营营,像直升机,又像战斗机

人说叮人的蚊子通常是母蚊子
吸饱男人的精血,生出她们的蚊儿蚊女
天大地大
蚊虫们喜宴处处

汗骚味处处
汗腥味处处
汗臭味处处
汗酸味处处

天地如蒸笼,似烤炉
人抢饭吃时,汗水刺疼了眼球



◎十月,风马牛




9月28日,采购了两架梯子。它们两个是楠竹制作的,
青色的表皮。40元一架,三轮车载费
15元。砍削后,心是空的,
你以为我要闻楠竹遥远的山野气吗?

巨大的掘土机。坚硬。坚挺。我想秋日的天空足够盛大,
土层深厚。掘土机掘开了黑色的土,
掘出石头。
沙的滑润。

器官的坚硬。9月29日,这片生长着长草的土地
在掘土机的暴行过后,
青色的
楠竹梯子插下去。




赵工长的肚子在这个秋天似乎又壮大了许多。
我看到他埋在深坑里
一付吃力的样子。“这次的梯子买得好。
硬邦邦的。笃实。”

站在土堆上。我清楚白灰。在赵工手里,
50米的钢皮尺在两个民工手里。
土地被格式。
赵工长的头发在这个秋天里白了许多。




这是傍晚,清冽的天空。
这是银杏,叶子苍绿。
这是12路公交车,空荡荡的。

我在都江堰市的二环路上。
我穿着短袖衣衫。
我提着一袋新米。

(这个秋天,我脸上的须胡似乎加快了生长速度。)

白净的新米。1.20元一斤。20斤,一家三口可以吃一个月了。
也许,得吃到明年开春以后,
白色的米虫将吃完最后几粒米。

灰灰的米皮。像极了早出晚归的日子。




2006年10月1日。无风无雨。
无阳光。
无事。无味。

夜半三更。秋蚊一只,
嗡嗡吟吟。一下下叮咬

软塌塌的男根。

他的手油光光的。人生在世,
多少咸淡的日子。打出一张牌,你依旧是一个散淡的人。



◎活着




一个男人。在街道上逛荡
衣着应尽量简单
步调轻缓,保证动作的随意,目不斜视
避开一些谙熟的面孔,绷紧脸皮,对一切不管不顾

无从安置的手,夹一只烟靠近垃圾桶
以清理喉咙。烟头在垃圾桶里平稳地度过余生
一个人的身体太轻。一个男人应有的克制
一个笑柄。在他人的围观中上升

合上眼睛,不要轻易剥下一个女人的衣裳
她胸怀利刃,打开身体,直达一个男人的灵魂
像泥尘一样,渴望被所有人忽略
一个男人,他抵达尘土的过程艰难漫长



在辽阔的大街庸俗下去。在公共厕所的明镜里
拔掉坚硬的胡子。去赞美他人的呼吸
品味他人齿缝里残存的一丝肉末
空洞的眼睛。生硬的微笑。如秋后的桐叶飘落
砸肿他的脚

风掀开他的衣裳
老死的细胞脱落
他的下巴干净。他的两条大腿结实
他退后一步,心宽体胖,操持着熟练的微笑
跛行于人群

在商铺的镜子前立正
一个小孩
两个女人
四个老人
从他的身旁走过,踩痛他的影子



水文化广场旁边,财经大厦如墓碑一样耸立
它的魂魄匍匐在草坪上
人民在它的魂魄内闲逛
人民的脚踏着它的皮。踏着它的柔韧。踏着它的反弹
人民老了,小心地走着

阴冷的冬天,阳光破碎。他只需要一点
广场上残余的阳光晒得人暖洋洋的
他脱下鞋。
脱了外套。
他不能一直脱下去

苍茫的刀光,一阵阵歪风飘忽,你不要一刀刀地割
倚坐在广场边的长椅上
他昏昏欲睡
他呼吸平稳
怀想下半身的力量



应和一片片凋落的阳光的花瓣,折弯一个男人的躯干
一片片捡拾,收集
一步步捱过,小城阴寒无雪的冬季
笼罩着破棉絮样穷苦的云层

“大街上的灯柱,通色的铅灰
我想到死人的样子。
它们冰冷僵硬,用不了多长时间
就冰穿我的衣裳。

在柔和的光芒下,我能好看一点……
我不能老得太快了。”
她脱掉破烂的黑色底裤
冷肃的房间,白日灰暗的云絮枯萎,堆积

隐蔽的黄昏的翅膀翕动着,“我很大度,
给多给少由随他们。或在鬼饮食吃一碗热乎乎的汤面,
他们都是一些可怜的没有劲道的老男人。我的底裤
日日,一片滑腻腻的……”



在一棵树,和灯柱之间,一个男人勾着背
站立。东张西望。假如暮色来临
靠在一根灯柱上。脖子拉长。突出的喉结又白又亮

枝杈上的尘灰。挺直的灯柱
在回收,和不可回收的垃圾中寻找,一条野狗偷练
猫步。在一根弯长的铁勾上,光着身体

于轮回的间隙,落荒逃走
冬至之日,需要进补的人模糊了嘴脸



◎零点生活




细雨和雪,一直下落着
天光隐现。一辆载重卡车在碎石路上爬行
试图穿越一座边地小城

手握棍棒,及谋生的短刃
他们困守在弯道上
神情隐晦。铁从躯体生出
锈迹斑斑,足以抵挡夜晚的寒凉

孤绝的边地政府清明
恻隐暗怀。在环城路两侧栽植日本冬青
黑暗。茂盛
叶片革质,借以打亮卡车的远光灯



日子坚韧。一些秘密
和早晨的水
被牙齿咬紧

棉被脏污。细虫在
啃噬老木头
这巨大空无的人间囚笼
一个人抽烟
一个人喝酒

呛哑喉咙
满嘴燎泡
咳出一个纸人
吹一下
纸人飘上屋梁



避处边地的男子,通常
潜伏在旧衣柜的镜子里
修得一身空明
长出干枯的体毛

青烟虚浮
小城湿黑的屋顶在败旧下去,于屋檐下挺着
日渐滚圆的肚子囤积着
小城的下水。旧事丰盈了双乳

下垂的时光衰迈
在竹椅上坐
他眯缝着一双老眼,眺望



◎小寒


整个
晚上
他光着脊梁
背对着你

听到鸦雀。从树上
往下
掉落
噗、噗

整个晚上
鸦雀
无声
在树上

一直往下
掉落
四处
白光芒




.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