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人十首口语诗代表作(吕本怀点评)

◎南人



01《鸟的自由》

 

鸟的自由不在于飞得多高飞得多远

 

鸟的自由

在于

那些鸟粪

可以在人间

随意抛洒

 

诗人吕本怀品评:对鸟的自由,乃至于人的自由,诗中有了最本质的揭示。这种揭示就其现象而言是针对鸟,就起本质而言则更针对人。诗中的鸟粪随意抛洒,应与人类意志的自由表达最为接近。

 

 

 

02《如此残忍的生命回放》

 

死刑犯

被押赴刑场

 

行刑者

举枪

 

“啪——”

一枪毙命

 

一位母亲

排队缴纳子弹费

 

有人把上述过程

全部记录了下来

 

影像倒放时

我们看到一位母亲

含泪买下一颗子弹

找来杀手

朝自家孩子的后脑勺

“啪——”就是一枪

 

诗人吕本怀品评:虽是口语诗,但有技巧,这个技巧便在于回放所造成的映射,死刑犯是镜像焦点,母亲在其中处于对称的两点之上。前者是事后的被迫,后者则是事前的被迫,显然后者相比于前者更加冷酷。无论是哪种情况之下,我都能感受到母亲心之颤抖,并从而见证事实的诗意所凸显出来的残酷。然而,这样的事实在相当长一个时期之内,仿佛还是很正常的,而这种正常,更见证了时代的残酷。

 

 

 

03《换位》

 

那就是说

流氓把警察捉住

罪犯宣判法官死刑

囚犯用心脏射穿子弹

纪念日从日历上一页页擦去

 

那就是说

食物切碎牙齿

自由制裁法律

 

那就是说

人民收受钱物

干部全部下岗

 

此后

干部们天天挤公共汽车

整天为子女们的学费生活费发愁

在洗脚屋给老百姓当三陪

在中关村倒卖盗版光盘

 

而人民

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诗人吕本怀品评:所谓“换位”,便是将一切倒过来。可能吗?一般不可能!然在改朝换代之时,这一切却并非不可能。

这首诗的绝大部分,只是对这种“换位”现象的列举,其诗意凸显则在“而人民/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南人的这种“换位”思维,严格说起来正是一种革命思维,而几千年来,正是这种“换位”思维在推动着历史前进,或者在推动着历史轮回,这便是黄炎培先生所指出的“周期律”。无数历史事实已经证明,“换位”并不能让所有人都过上幸福的日子,即使会带来一段时间的稳定与繁荣,也无法持久。

诗人仅用一首小诗,便将历久弥新的“革命”通过“换位”二字揭示无遗,让人叹服。另外,这首诗的现实针对性,也让“换位”很容易引发读者心灵深处的共振!

 

 

 

04《一夜头白》

 

藏在心里的鬼

憋了几十年了

终于朝我的头顶

开了一枪

 

所有的乌鸦

全跑了

只剩满山

雪白的枝丫

 

诗人吕本怀品评:“藏在心里的鬼”,“所有的乌鸦”,“满山雪白的枝丫”,都应有物象之外的心像,“头白”到了一定年龄属于正常,“一夜头白”则肯定异常,伍子胥过昭关便是一例。

问题在于,这个藏在心里的鬼究竟是什么?更需要追问的是,这个藏了几十年的鬼为什么会终于憋不住“朝我的头顶开了一枪”?另外,当“所有的乌鸦全跑了”,诗人借此究竟又在暗示什么呢?

如果说所有的历史都是当代史,那么,是否可以说所有的诗歌都有时代在心灵的折射。“我”之所以“一夜头白”,肯定遭遇了什么不寻常,而这种不寻常除了个人的变故,更应与时代的变故有关。

 

 

 

05《三个胖子》

 

遭遇恶性车祸

侥幸未死

侥幸未伤

 

用钥匙开开家门

已经夜深

黑咕隆冬的

可我还是在黑暗中

听到了三个声音

 

“儿子,你回来啦”

“老公,你回来啦”

“爸爸,你回来啦”

 

她们的声音很轻

声音的后面

都瞪着大大的眼睛

 

我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吁一口气

老妈、老婆、孩子,我回来了

被你们派出去的三个胖子

平平安安地拽回来了

 

诗人吕本怀品评:三个胖子,其实是同一个人,且正是诗人自己。

“我”之所以会由一个胖子变成了三个胖子,主要源于诗人所同时具有的三个身份,特别源于诗人所拥有的三份亲情。

首段是特殊情境的设置,或许还为“我”所亲历;人往往只有在经历过生死考验之后,才会对生命、对亲情有最深切的感悟与感受。

“我”的心境与行为,以及亲人的反应,都被呈现得非常真切,印象特深的是“我”“装作若无其事”——“老妈、老婆、孩子,我回来了/被你们派出去的三个胖子/平平安安地拽回来了”,这一“派”一“拽”,有人到中年的责任与使命,虽举重若轻,却令人不寒而栗。

 

 

 

06《我们怎么就搞到了一起》

 

你看了我一下

我有了眼睛

 

你骂了我一句

我有了耳朵

 

你踢了我一脚

我有了屁股

 

你亲了我一下

我有了嘴巴

 

你搞了我一下

呵呵,亲爱的

我们有了爱情

 

诗人吕本怀品评:诗中一切似乎都属于由“你”而“我”,由此可见“我”的被动,不过,“我”虽不算主动,却还敏感,能够即时回应,于是便有了不算轰动却算平实的人生。

“我们怎么就搞到了一起”,这似乎不庄重,不严肃,但读起来亲切,也真实,既体现出开始,也展示了持续。既然现在还“搞”在一起,说明彼此间还有继续的可能,即使等到某一天无法“搞”了,这些年来“搞”出来的感觉与亲情,则很可能能保证彼此白头偕老。

在我的印象里,“搞”算一个万能动词,很多行为与动作都可用它来表达,因此无所谓褒义贬义,“搞”作为一个中性词来理解运用比较恰当。

如果我将这首诗也算作一首爱情诗,或许有人会骂我。但仔细想,又有多少人的日子(爱情)不正是这样“搞”出来的呢?

  

 

 

07《骨牌》

——赠一位上海网友

 

我有两个朋友

一个叫A

一个叫B

他们叫我C

 

我们两男一女

我们都没有结婚

 

眼看着大家年龄都大了

我觉得再撑下去没什么意思

 

我就说

明天你们两个把我火化了吧

然后,你们就结婚

为了记住我

 

请把我的骨头做成一副骨牌

你们想我的时候

就好好玩上一把

 

诗人吕本怀品评:这恐怕也算是首情诗,但角色有三个,三人之中必须有一位退出,且只能是同性之中的某一个,否则,这戏便演不下去。

或者不妨说,这诗就是一个三角恋爱的故事,其中将自己定位于第三者的那个,有些崇高,也有些滑稽。

“明天你们两个把我火化了吧/然后,你们就结婚”,这种敢于牺牲,足以让人感动到落泪;“请把我的骨头做成一副骨牌/你们想我的时候/就好好玩上一把”,这其中颇有些藕断丝连,以及“我”对藕断丝连的奇思异想,则足以让人笑出泪来。

而这一切的前提是“眼看着大家年龄都大了/我觉得再撑下去没什么意思”,正是这个前提才让随之而来的选择有了一定的合理性。当然,这“火化”只是一种戏谑,但“火化”二字的运用让“我”的行为更显决绝,情怀也更显高贵。

 

 

 

08《一个傻瓜去上海》

 

一个傻瓜去上海

只是为了

把手机放在一边

拿起上海的公用电话

跟某个女孩

说一句

 

没骗你吧

我真的在上海

 

诗人吕本怀品评:就这个行为来看,诗中的这个傻瓜还真是个傻瓜,但就效果而言,说不定会让人感动得稀里哗啦,或惊诧得目瞪口呆。关键在于今天还会有这样的傻瓜吗?关键还在于“某个女孩”将怎样看待这种傻。

 

 

 

09《跳楼记》

 

我还记得我从二楼摔下去的时候

两腿发麻有点儿头晕

现在我搬到了六楼

 

每次吃饭

我都会站到阳台上

把一根头发扔下去

把一块肥肉扔下去

把一截骨头扔下去

把一棵可能会卡在喉咙里的鱼刺扔下去

然后我若无其事地跑下楼去看

 

那些头发肥肉骨头和鱼刺

到底摔坏了没有

 

诗人吕本怀品评:从跳楼恐惧症,到跳楼验证狂,“我”既有别于“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也有别于“置之死地而后生”。

从最初“两腿发麻有点儿头晕”,到后来“若无其事地跑下楼去看”,另外,根据“我”所居住楼层的变化,足以说明置身事外与身处其中心态有着巨大差异。

不妨说,这首诗正好反映了一种国民性——对于我们自身所恐惧的,却往往希望能在别人身上得到验证。

 

 

 

10《人类史》

 

人类进化

从挺起胸直立行走开始

 

人类文明

从遮羞的几片树叶开始

 

人类历史

不过是

一些人扯下另一些人遮羞的树叶

一些人将另一些人重新打趴在地

 

诗人吕本怀品评:这首诗前两段不过是对事实的呈现,诗意则主要体现在末段。“人类历史/不过是/一些人扯下另一些人遮羞的树叶/一些人将另一些人重新打趴在地”,诗人对历史本质的揭示,不仅高度凝练、十分准确,并且极具镜头感,真正做到了直观、形象、生动!

 

 品评嘉宾简介:吕本怀,笔名清江暮雪。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学语文高级教师。曾在《诗刊》等报刊发表诗文一百余篇。


延伸阅读收听——南人诗集《黑白真相》(诵读版,主播:芳心许卿)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