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面地

◎刘傲夫

黄文庆评我诗8首

◎刘傲夫



《世界诗歌日》

   诗/刘傲夫

几天前
妻子就跟我
商量好了
这一天
要在吹灭灯后
尽量怀上
二胎宝宝

2019.3.21

黄文庆点评: 这一“日”,太有意义了,诗人不仅要写出诗篇,还早就预谋“要在吹灭灯后/尽量怀上/二胎宝宝”。读此诗让人产生两重感动——第一,诗人对诗歌的爱无怨无悔、矢志不渝,不仅自己爱诗一生,而且想让孩子也宿命地与诗结缘,埋入永不解锁的诗歌基因。第二,自己爱诗,竟然也感染了妻子,一起投身于天地人间的诗歌大业,为诗育人,为诗生子,为诗续后。真有北宋大儒张横渠“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气概!
亵渎诗者耻,利用诗者鄙,以命换诗者让人敬佩!刘傲夫就是让人感动和敬重的后者!
但愿诗人梦想成真,如期成功怀上并诞生出光荣的“二宝宝”!今晚灭灯后,傲夫和其妻会听到无数“加油”的助威声!
2019.03.21 
 
《作品与笔名,左右互搏术》

    诗/刘傲夫

起了一个
牛逼的笔名后
我就开始
用我一生的作品
把这个名字
压下去
不让这个笔名
大于我的作品名

2019.3.17

黄文庆点评:  我们看到许多人在社会上招摇撞骗,高高地举着一个空空的虚名,人格、才华空空如也。相反,知耻者永远怀有歉疚之心,生怕德不配位、名不副实、徒享盛名而伤天害理……所以,就想实名相当,甚至以实盖过、压住虚名。此诗心有不安的歉疚之心让人肃然起敬。2019.03.19 
 
《惊蛰》

      诗/刘傲夫

老妈把盆养的乌龟
搬到楼下水龙头
给它们清洗
唤它们开始吃食

2019.3.3

黄文庆点评: 惊蛰日,是天地气候对生灵的照亮、唤醒和激活,它极像母爱对婴孩的孕育、分娩、喂养和给予灵性。惊蛰日,对于母性是敏感的,她能清晰地感觉到天地的昨日与今日之不同。所以,“老妈”在惊蛰日饲养蛰眠的乌龟。在这样的大关系中,惊蛰、老妈、乌龟组合在一起,意味无穷。读者可看到,第一,天地化育和惊醒了人,人又惊醒了那些蛰伏的生灵,包括惊醒自身沉睡的部分。第二,乌龟作为特别迟钝深沉的生命,连它都被惊醒了,可见春天真的降临了。第三,乌龟有着特有的意义,和女性之间构成一种直觉关系。所以,此诗写春天是透彻的、见底的。(2019.03.03)
 
《剥瓜子》

    诗/刘傲夫

越是在县乡
写古体诗的
就越多
他们有的还自称为
李白
2019.2.28

黄文庆点评:  胡适说,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文学。诗歌当然也是如此。而可悲的是,生活在当代的一些人,又不是研究古文化、古文学、古艺术的学者,灵魂却寄生在古代,一味地怀念过去,在他们身上表现了时代错位。对于历史文化的所好,固然各有选择的自由,但怀旧或守旧毕竟不应是社会发展的主流和积极力量。在中国,越是偏僻、边远的地区,往往现代意识越弱,越是没有文化自信,越是拖累社会发展。
另外,代表次主流或次次主流的人们,用得上“无知者无畏”,或“无耻者无畏”的判断,他们是本是坎井之蛙,却盲目狂妄自大,最爱自诩或自许,十分可笑。
诗题为“剥瓜子”,似乎与诗的主体无关。可细细想来,却会激赞诗人的慧心。“瓜子”既有脑子不灵光之意,又有嘴尖脸厚壳硬瓤少的劣性。加上“剥”字,就有无情狠批的情感色彩。2019.02.28
 
《早晨地铁》

     诗 /刘傲夫

我看到大包小包
的后面
是一张张虚幻的脸

2019.1.31

黄文庆点评:  这首诗最具有后现代作品特征,写物质淹没、次要了人的灵与肉,人活得虚幻、苍白、雾化,世界只是一个堆积满物质的仓库,人深陷在它的边缘和缝隙。
诗人写“大包小包”,极言物质之多;“后面”点明空间位置顺序,隐含重要性的逻辑顺序;“一张张”,极言脸之多和每张脸概莫能外;“虚幻”,写不真实、精神苍白、人生意义模糊、价值取向无所适从。从情景,到逻辑,到表情,到灵魂,到普世意义。
过年了,人们千里迢迢地搬移着身体和物质,精神归属在哪里?什么是人生本质,什么是身外之物?心里却是模糊的、茫然的、怅惘的。
一首短诗,定格了一个时代,一个情景,写照了人类进程到一个断面。(2019.01.31)
 
《父 母》

    诗/刘傲夫

生孩子的好处是
你能看着自己
慢慢成长
最后怎么又跟自己
区别开来

2019.1.28

黄文庆点评:  人生来是为了什么?众说纷纭,给出许多虚的和实的答案。诗人在这里的回答比较本质。
一首好诗,必须能让读者触电,整体的或局部的。这首诗,能让人产生两次触电或掀起两次高潮。
第一次,“你能看着自己慢慢成长”。由于儿女身上有许多点和父母相似,是父母塑造的理想形象,所以儿女等同于父母自身。父母看着儿女,就像看见了曾经慢慢长大着的自己,人生的许多虚无感消失了,而且可以眼见自己的生命在绵绵延续,对人生、对世界便有了真切、深刻的感受和理解。
第二次,“最后怎么又跟自己区别开来”。记得有人说过,儿子不太听老子的,世界才会发展,人类才会进步。所谓发展进步,实质上就是新和旧拉开了距离,就是有了区别。只有愚蠢的父母才期待儿女酷似自己,智慧的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儿女和自己有一定差异。齐白石说,不似我者野,似我者活,是我者死。所以,这里有深刻的哲理在。
既然儿女身上寄托着父母人生的一些意义,为父母者就不能不把儿女放在心上。(2019.01.31)
 
 
《无 题》

   诗/刘傲夫

当我堂姐
使出浑身解数
烫染头发
变换穿衣风格的时候
我就知道
我那堂姐夫
外面又有爱情了

黄文庆点评:  危机迫使人释放“浑身解数”,这是世人维持和壮大生存的一种表现。诗中的堂姐因为“堂姐夫/外面又有爱情了”,所以尽力打扮自己。尽量让自己有魅力一些,以求在与外面爱情的拔河赛里取胜,将堂姐夫的心拔回到自己身上。
读这首诗,可以让人受到一些具有普世意义的启发——
第一,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忧患激发人的活力、能力和优势,安乐可能让人的活力、能力和优势沉睡不醒,得不到自我发现,不能把潜在的优势变成现实的优势。温水煮青蛙让青蛙死得不明不白。
第二,从某事物可以折射相关事物的状态,事物之间存在着表现上的因果链条。过去有个谚语叫作“大风过后米桶贵”。为什么?因为刮大风会扬起沙尘,扬起尘沙会伤人的眼睛,伤人眼睛会出现一些瞎子,瞎子往往靠拉胡琴卖唱为生,拉琴需要用猫毛捻成琴弦,需要大量猫毛就得大量杀猫,猫死多了老鼠就会泛滥,老鼠多了就会咬烂太多的米桶,需要添补太多的米桶米桶就贵了。所以,以物观物是观察、了解事物的方式之一。
第三,生存竞争中,遇到打击,最愚蠢的表现是自卑和自我折磨。记得台湾新党主席慕郁明在游览沈阳故宫时留下一句话——生气不如争气。贾平凹曾说过,不去与人较长短,农民最好的竞争方式是在自己的地里挥汗劳作,长出自己最好的庄稼,有更多的收获。可见打击和削弱对手两败俱伤,不如增加自己的实力。
好诗都是如此,其背后藏着太多的意蕴,可以引发人作深长的思考。(2019.01.28)
 
 
《忍辱负重》

      诗/刘傲夫

古槐树下
一辆白色的
旧面的
落满了鸟屎

2019.1.22

黄文庆点评:  诗人不是什么都很在意地关注,他对与自己当前意识或潜意识相关的事物特别敏感,那些事物稍一撞击就会严重触电,这首诗正是这样的产物。刘傲夫在写了《和领导一起尿尿》《死有葬身之地》等一些名作之后,社会给他压力是蛮大的。名作因为包含着比重很大的创造成分,而挑战了人们的思维方式和阅读习惯,所以,名作都是有争议的,甚至会引发有人对作者的诋毁和诅咒。记得有诗人感叹,越是大诗人,越是压力山大,越是得以命换诗。
知道了这个背景,就好理解刘傲夫的这首意象诗了——
诗里有三个意象:古槐树、白色面的和鸟粪,它们一同成为呈现诗歌深邃内涵的载体。
为什么是“古槐树”?因为它是古老的、陈旧的、阴暗的象征。槐为“木”中之“鬼”,鲁迅在《呐喊自序》里写过,他从日本仙台留学回国,觉得前途渺茫,心如死灰,在北京S胡同会馆抄古碑、读佛经,傍晚在院子的槐树下闲坐,那槐树上曾经吊死过一个女人,不时有一只屌丝虫落入他的衣领,渲染的环境何等阴森!所以,这里的古槐树是意味深长的。
处于诗境里的“一辆白色面的”,也耐人寻味。白色是纯洁安静的。古人说,峣峣者易折,皎皎者易污,所以白色面的被污染就特别让人心疼和惋惜。
“落满了鸟粪”,写白色面的是“被”污染的,不是自寻其辱。“满”写出了鸟粪之多和污染之严重。
再结合题目“忍辱负重”看,诗歌写出了其处境,也写出了其自知、自信。它明白鸟粪无损于它的清白和价值,它会越过屈辱、洗濯出自己的清白。
全诗语言俭省,意象鲜明,意象间相互牵动,浑然一体,共同构成一种意义暗示和指向,实现了意蕴的表达。(2019.01.22)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