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留存:2015年诗歌

◎侯存丰



旅途
 
那假的海豚,把尾巴留在水中,
便驻着不动了,不知是否真心。
 
从旁边的竹林,折下一根竹枝,
伸手想去撩弄嘴唇,差了一寸。
那个一直在水边发呆的人,接过竹枝,
蹲到脚边,去敲拨沾上的粒沙。
 
余途无话。回到家,便关上了窗子,
待夜半醒来,听到窗外传来海豚的娑婆。
               
2015年1月15日
 
 
茱萸
 
早上起来,看到窗台的蒜苗又长高一些,
不禁欢喜,拨开叶,发现根须沾染微霜。
 
于是把木盆移到室内,打开火炉,静静围着,
白的颗粒渐渐消融,根须舒展,泥土有了湿意。
其时,日光已经升起,透过窗口,照在盆沿,
盆沿映出影子,连同蒜苗,斜倚在炉火里。
 
多久了,觉得好了,便把木盆重又移上窗台,
踱到书房,墨下:腊月十一,麦苗,长势良好。
               
2015年2月5日
 
 
少女
 
好闻的味道。抓在手心的茅雁草,
动动嘴唇,便伏贴的偎上指梢。
 
是吹起了一阵风,暮春时节的夕阳,
在后家园,土坡上,映红的脸蛋。
2014年,在柳州,吃完一碗螺蛳粉,
说起这么一回事,眼神迷离。
 
“记得那时候”,你总是这样开头。
               
2015年2月25日
 
 
花心开未
 
杜鹃花开了,在书桌上,纸折的瓶笼里,
是粉白的洇进些红的花瓣,可数的两朵。
 
“这是上班途中,不经意见到的,采了来,
桌上满是书,摸得太久了,有时就想坐着,
看看什么,又怕水,纸还是车间的草纸呢”
站起身,理理发卡,喘气才算稍稍平息。
 
微笑着,仍在看着,心想是昨天的事情吧,
然而错了。“那是上周了,你说要来的时候”
               
2015年3月29日
 
 
末浓
 
是香樟的清香,偎过去,摸下枝干,
微凉的感觉,仿佛风吹起来,绿叶微晃。
 
想起谭翠,昨日里曾在此停留良久,
淡黄长衫,绿绉底裤,手拭前额,
是在念想什么,亦或等待着什么?
校园里路,香樟树下,一本《安娜·卡列宁娜》
 
天色已经黑下,闻着香向别处走去。
含蓄的中国式校园,最后留给人世的形象是烟……
               
2015年4月23日
 
 
暮春
 
 
又是下雨天,又是那片老旧的杉树林,
树下觅食的春鸭,湿泥,空落的石凳。
 
中间隔着篮球场,网兜就那么耷拉着,
有行人穿过,去到杉树林,就想象下,
那就是她了,红湘路上,扯手的人家,
而远远地,只是春鸭,老旧的杉树林。
 
仿佛这就是人世,一个又一个雨天过去,
高耸的树影,像枚雨滴,倒在篮球架下。
               
2015年5月5日
 
 
此君
 
推开窗,香樟的叶随意地挂着,
从二楼望去,一片、两片,委婉的林荫道。
 
在这林荫道上,枣红脸的人喝青啤,
一边捉从袖梢跳出的虱子,那虱子肥胖,
神似重庆的涪江,亦像重庆花生,剥了壳。
 
现在好了,穿纤维汗衫,书桌上置橘茶,
浅黄光景,闲下只去推推窗,挠挠香樟叶。
               
2015年5月20日
 
 
有赠
 
信步至南校大礼堂,门前的石狮子,
干净,几撮鸟屎,已为多天的雨水冲去。
 
多赏心呵,门两边的香樟,广玉兰,
还有树底下的几丛灌木,叶子发青,显出
正努力向上生长的样子,简直旁若无人,
出了闺似的,吮吸门楣少有的几点天光。
 
我懒洋洋坐下来,倚着石狮子,
仰脸想,那王谢堂前鸟,何时再来方便啊。
               
2015年5月25日
 
 
寄怀
 
她在灯下寻东西,桉木的气味,
也是桌子的气味,从发芽,到搬进这座屋子。
 
她就一直在找。当初,厅堂宽敞,
织衣缝鞋之外,余下的布,用来糊窗,
来到窗前,她就看到她的男人,赤着脚板,
把肥料和斧子丢在院落一角,围着树转。
 
那旋转的身影,使她看着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从此,她就开始了寻找,无论白天,黑夜,
甚至在月光爬过床头,照见绣针愈发细亮的时候。
               
2015年5月29日
 
 
致An
 
玉桂街是一条长街。长街的好处
初夏风慢,大爷吆喝,茶担懒。
 
这让我记起衡阳傍晚,荷叶湉湉
雨中少女读《枕草子》……
在广元,那又是另一番景象,
吃罢凉面,躲进树荫,用烟丝剔牙
 
我,还是你?并不去想太宰治,
因为玉桂街是一条长街,街人繁多。
               
2015年6月4日
 
 
与罗瑜平、胡博夜游嘉陵江
 
夏日的夜晚,蚊虫都出来了,
嗡嗡哇哇,叫声若一张宣纸的厚度。
 
可惜呀,我不懂你们,你们
也不喝清啤,陪我练习卷舌,
把芦苇当作安美人,把一片当作浣纱,
在江岸,舌苔发绿者,唯吾,罗、胡二兄。
               
2015年6月12日
 
 
岁月
 
是晚,小安拎着红灯笼走进庭院,
庭院里,几株苦楝,方桌,藤椅。
 
夏夜风嗅起来很嘹亮,树下人
侧躺,轻敲椅脚,把着风,细听:
铁门自外向内推开时落下的银屑,
蜡油喁喁,细步挟带人家的宛转。
 
小安,这桌上摆满果脯、醴酒,
门外娑婆世界,这庭院流淌……
               
2015年6月26日
 
 
剑门关
 
小安镇到了。旅人取下行囊,
在镇外凉亭,来一块剑门豆腐。
 
仲夏风远,青山轮廓蒸腾,
片刻,旅人已饮下两瓢井水。
望望天色,不早了,解下辔绳,
黄棕色的小毛驴,蹄声悠悠。
 
小安镇,酒肆主人送来两罐
佳酿,旅人拍拍驴背,入关喽。
               
2015年7月5日
 
 
纪念
 
初秋校园幽幽,学院路笑语升腾,
这2006年记忆,一位少女,从树荫走出。
 
幻觉的早晨,空气中鼓荡着纤维,
你离开军训场,着海魂衫,陪我去换鞋。
晚间,我们谈契诃夫,唱军中绿花,
歌声漫过喉咙,人间已是月玲珑。
 
而今,如何寻你,在广元亦或衡东,
深夜,常常惊醒坐起,苦诵托体同山阿。
               
2015年7月8日
 
 
尘世
 
一阵雨后,屋檐迎来几只黑燕,
青瓦寂寂,院落敞亮,两三清嘶。
 
小安从内堂走出,手把一盏芋木瓢,
门前,回廊淡长,牡丹、棣棠斜逸。
小安穿过去,来到院外清水溪,
溪水边,两只黑燕,一前一后,
 
飞进对岸人家。小安抿起嘴,
回到内堂,便在屋梁下焙烧肥酒。
               
2015年7月21日
 
 
无常
 
桑葚真甜。添柴火的间隙,她又记起
早上,对面院墙,伸出来的几枝桑枝。
 
那时,她站在门口,为一阵鞭炮声所
惊醒。她看着升腾的烟尘慢慢弥散,
遮蔽了撩动的门框,她看着小桑子
稚嫩的身影,正向她跑来,手中捧着
 
橙红的桑葚……,她沉浸于这种幻觉,
而有些事已无法挽回,无影也无踪了。
               
2015年7月31日
 
 
世景
 
葡萄架下,小安拿着蒲扇坐着,
邻里的俚笑声,透过石凳传来。
 
初秋午后,厨房收拾停当,
在院子里,唤食三两只家鸡。
男人换上新衣服,走进深巷,
小安知道,那儿的辎重很多。
 
与村人们聊起生活,总笑而不语,
只薄暮时分,早早燃起灶火。
               
2015年9月7日
 
 
公园
 
雾深一些,南湖公园就如仙境了,
从曲曲折折的水中回廊向外望,白茫茫一片。
 
唯岸边垂柳,身后数尺,隐约可见,
偶尔一声水哗,想来亦是近处迷鱼翻身。
四下阒然、冷清,这恰好贴合了深秋的主旨,
另外,还有我这个异乡游子,大口吞着浓雾。
 
那雾中游荡着诸如乡村、老屋之类的小金鱼。
不曾想,这烟波湖上也会惹出几多愁。
               
2015年10月30日
 
 
一念
 
去年,我换下褶皱的车间呢绒服,
感觉一身轻松,在钦州世博园。
 
宽敞的热带雨林小道,迷人的气息,
我打算读一篇《一点墨》
给她听,给她红墨水的小脸蛋。
 
而我为什么又听到工牌号的摩擦声,
橘黄色厂房,套着白锡纸的钢管……
 
我不是轻松了吗,这摩擦声让我困扰,
直到一天夜里,读到“是身如丘井”,
我才恍然:当初在钦州,饭馆螺蛳粉
吃起来,既非沈园,亦不是漆园。
               
2015年11月4日
 
 
若兰
 
石阶上的花生鼓胀着,长出白须,
几棵榛木,一旁的坡地上,斜进枝桠。
 
凉亭巍巍峨峨,叶影里隐现,
两只白鹅,仿佛依然卧眠,
在清凉的木柱边,如如不动,
那个骑单车的少女,一副慵懒的样子。
 
她抚抚长颈,细绒里抽出红蹼,
便把它们枕在身下,闭目磕起花生来。
               
2015年11月25日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