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亚 ⊙ 非亚诗选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近作13首

◎非亚





近作13首



《夏日的优美》

十岁的时候目睹公路上的一宗车祸
一个掉落自行车后座的男孩
被碾压致死
二十岁的时候思考我是谁,我到底来自于哪里
在深夜宿舍的床铺
思考有关生与死的哲学问题
三十岁,意识到死亡是身边的事物,是一只蜗牛
黑夜,沉睡,与轮回的一条河
四十岁,感觉到死亡有一种重量
在人群中戴着盔甲
拿着一把剪刀
穿行
五十岁,到了生命的中期,经历过父亲与其他亲人的离去
感觉到现实如同梦境,打开的房间
全是熟悉的面孔
六十岁仍在以后,但可以想象
退休后怎么披着一件大衣去领一份社保
七十岁大概当上了爷爷,做一个有风度的长者
还是一个邋遢的老头
有一些人已经离我远去,爱犹如晚霞
绚丽而璀璨
八十岁,怀念一个早年的好友
他在另一个城市如同孤独的一颗恒星
偶尔电话,除了问候
就别无其他
九十岁,如果还存在于人世
大概会用一支笔,在床上
狠狠地临摹死亡
愤怒的时候就砸它一个烂苹果
并且请它滚蛋
想到早晚经历的这一幕,我微微笑着
又度过了电风扇一直转动的
一天

2019,6,7



《孤独》

我把自己的孤独写完了就去写一棵树的孤独
把一棵树的孤独写完了就去写
一只蚂蚁的孤独
但蚂蚁其实是一种集体动物
然后我放弃了改去写一只鸟的孤独
或一只猫的孤独,但这些都过于普通
然后我转过身,去写深海中一头鲸鱼的孤独,或草原上一头狮子的孤独
但这些其实都不太有趣
要么体型过于庞大,要么又过于凶残
然后我,改去写一只盒子一个插头一根电线杆一支铅笔的孤独
最后我发现这些物品显得过于疏离,缺乏生命感,认同感
然后我绕回来
再次写到自己作为人,作为一个在房间里
寻找不到回音
被灯光把自己的影子投射到墙壁,一个人
玩着一只小球时的那种孤独

2019,1,19~20



《肉体》

我应该还年轻
而肉体却在
衰老

我幻想着自己仍然十八
而肉体开始奔
向六十

我的心灵停留在婴儿的新鲜时刻
而肉体那层皮
会喷涌出老年斑

像两个巨大的白色箭头
肉体转向左,而我的精神
正向右

多美妙的一对情侣
手拉手的双胞胎,彼此拽紧了彼此
又让上嘴唇咬住
下嘴唇

也有过鲜艳的时刻,大汗淋漓的时刻,肉体在床单上翻滚的时刻

哦,探测器飞到了月亮的背面
加速器正加速着山河的自转

在一面永恒铜镜面前
肉体就是虚无,就是四散的臭气,和一吨的二氧化碳

我赤裸着头发
凌乱地,又一次从梦中醒来
太阳拎着一只火球,又一次在地平线上发狂飞升

2019,2,17



《雨》

“雨会伤害我们吗?”
“哦,雨并不会伤害我们”

雨分大雨。中雨。和小雨。还有一些雨颗粒更小
它们落在脸上
几乎就像羽毛的抚摸和亲吻

“雨会伤害我们吗?”
“哦,雨并不会伤害我们,但会淋湿”

“并且会让我们的头发,一根一根
贴着冰凉的前额”

2019/4



《他们的名字,与一首歌》

昨天晚上一个年轻的诗人和我微信聊天
有关诗,形式,文学的思考
他的手电筒诗社,失望,写作上的孤独,期待
计划,未来的打算
最后互道晚安之后我在第二天早上看到他后来
还留了一段语音

我已经起床
站在卧室的地板上,太阳七点钟没到就已经
升起在楼房的屋顶
从云朵之间射入房间的阳光,落在衣柜上

我是谁?
一个工作日每天出门上班的建筑师?
一个计划在孩子去外面读书之后
到另一个城市生活的诗人?
与那些三十年前在广场,街道死去的青年人相比
我的理想只剩下一点火苗
我在一个微信号上看到那些死者的名字
202个,仅仅只是这一些吗
我反复听着一首歌
我不能确定
我只是感觉到墙壁后面,有一双双冰凉的
凝视着我
凝视着我们的眼睛

2019,6,5



《子夜的一颗星》

子夜有一
颗星
从夜空深处向我走来,它大声地
在闪烁的群星中
呼喊我的名字,问我准备去哪
有什么打算
会不会驾驶一艘飞船,去往自己心仪的岛屿
在一个有摩天楼,轮船,和玻璃镜片闪耀的城市耕种自己的理想
我在一个人的房间,在陷入
某种沉思的时刻,或者在独自行走时
被它的叫声突然唤醒
我扭过头,望向
灿烂的夜空
大声地回应着它的呼喊,大声地对着它说
是啊,我要一个人,带着靴子,背包
和跳动的心
去往黑暗中被群星照亮的山谷

2019,5,8~10



《无题》

这一天我们沉默得就像一条蛇
舌头躲在口腔里没有说话

这一天我们回过头凝视那个挂在纪念碑上的日子
确信它是由一块一块的石头砌成

这一天我们一次次抚摸身体被撕开的那道伤口
怎么涂药它都会不停流出血水

这一天我们想哭
真的想哭
但却没有一滴泪,一滴都没有,太阳嘲笑了我们
又轮到月亮在窗口外嘲笑

连星星也不怜悯我们

因为我们软弱,胆怯,几乎失去了理想,被金钱和物质
吞进它又臭又脏的嘴

这一天死者不会原谅我们,而刽子手在角落
望着我们发笑

这一天我们用刀切割自己,但我们割得还不够狠
不够鲜血淋漓

这一天即将过去
风吹过阳台,吹过我们慵懒的身体
这一天泥土下的死者,瞪着眼
永远不会原谅我们

2019,6,3+1



《现象学》

“现象学的本质是显示自身”
哦,自身,是具有意识的自己。可以是一只皮球。
被子。铅笔。书,杂志。一根白色的
耳机线。一只鼠标。
或者眼皮下的这幅皮囊。当这幅皮囊开始思考
我来自于哪,最终又去往哪里
死神哦,其实告知过我它的终极答案
我举起杯子
用嘴唇,啜饮那滋润我生命的透明的泉水
注视窗外变幻的云朵
我会说什么呢,在我意识到自己
只是存在于人世的某个事物
一种易于消失的东西
我那颗细小,易碎的心
会随着一阵铃声
滚下寂寞的
山谷

2019,5,23



《我书柜里的书籍》

我书柜里的这些书籍,有些是已经死去的作者。有些仍然活着。
死者写下的书
和生者写下的书,相互挨在一起
除了书脊
它们相互之间,只隔着一个封面和封底

生者的书,会源源不断告知死者外面的那个世界
它如此精彩,充满雷电,冰雹,谎言
和独裁者稀奇百怪的言论
死者的书则过于严肃,冷漠,它告诉生者
语言的作用,其实在于揭示现实的
真理

在我整齐的书柜里它们紧紧地挨在一起
一本书的梦不同于另一本的梦
一本书的厚度不同于
另一本书的厚度
它们挤在了一起,仿佛相互在给对方
一种力量
生者给死者以一只杯子和重新投胎的渴望
死者安抚生者
在宽厚,缓慢的时间之河里不要怕死

我每夜都坐在我书柜的前面
写写画画
我每夜都会扯长耳朵
去偷听他们的
谈话

2019,4,3




《手提袋》

手提袋里有时会装一条鱼,它的腹部已经被切开
眼睛因为鱼鳃被挖去,痛苦而可怕地
突了出来

拎着这只袋子的男人
缓慢走过午后喧嚣的菜市场
他提着装有一条鱼的红色手提袋
心满意足
返回他居住的小区

在他傍晚的厨房,油,盐,酱,醋
以及灶台上的火苗,碟子
砧板和刀具
构成这一户人家忙碌和温馨的一幕

而手提袋里的血水
腥臭
会在最后,被龙头的清水冲洗干净

2019,4,19



《朋友们》

我坐在酒店的院子
在一个凉棚下
听周围泉水涌出的声音

朋友们
这是我即将返回南方之前在外地的一个上午

阳光灿烂。
鸟儿在花园里跳跃,鸣叫。
围住我的东西
是树木,微风,乱石,和草地上盛开的鲜花。

那些涌泉的声音一阵又一阵,永不停歇
那些鸟儿的叫声
好像在挽留翅膀下瞬间溜走的时间

快乐就像蓝色玻璃板上的一块闪光,那么短暂
而散落于各处的生命
就像一颗颗独自悬挂,相互应和,而无法长相厮守的恒星

朋友们,
这正是我每每孤独之时,又一次想伸出手
抓住你们
并一次又一次想到你们的原因。

2019,4,20



《一条新路》

河边的公园有一条新路

它由曲线
芦苇,栏杆
以及灰色地砖
构成

我从堤岸下来
在靠近黄昏的时刻
快步走下
斜坡

这条路并不昭示什么
仅仅只是一条路
但对于我
却意味着空白
新奇

掠过空中的黑鸟
随便乱开的花
潜行在水里的一条鱼
还有泥土上爬行的硬壳虫
并不知道这条路
被称为一条路
并一直通向
远处

太阳在大桥的前方
照耀着这个世界
这条新路
如此虚空,安静
在接近傍晚的时分
它接纳了河面上的风
也接纳了一位陌生的闯入者

2019,4,27



《时钟》

时钟负责在夜晚陪伴我们,即使我们关了灯
调了闹钟,或者第二天睡到自然醒
时钟总是负责任地,在我们的睡梦之外
行使它的权力
它在我们睡着的时候,会拿尺子去量每一个刻度
安抚地板上的爬虫,角落的蜘蛛
凝视着窗口
和远处霓虹闪烁的高楼
微微发亮的天空,和独自在地板上移动的月光
以及探头向下张望的星光
会令它行走得更加执着
和发狂
时钟,它有一种魔力
可以把死者轻轻地向前推入深渊
或者拉住一个婴儿,让他在子宫内多呆一会
一个在现实受伤的男人
它会让他在梦里
抱着一只枕头疗伤
时钟,在黑暗和房门打开的房间
在厨房的墙壁上悬挂着
沉迷于指针的行走
几乎忘了我们
忘了我们像死猪就躺在床上
我们白天的痛苦,每个灵魂的痛苦,
人类因无知
铸造的未来的痛苦
此刻像碟子上几枚发皱的果核,和抽屉里
纠缠成一堆的绳子
我们睡着时的世界发生了什么,高楼什么时候
倾斜着倒下,有谁出生
有谁死亡
有谁的灵魂被玻璃刺穿出一个洞口
哦,时钟知道
但时钟不会告诉我们
在微微发亮的晨光中,楼下那一群吱吱喳喳的鸟儿
又一次
让我们从死猪一般的沉睡中
醒了过来

2019,6,5~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7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