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亚 ⊙ 非亚诗选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在北湖

◎非亚






在北湖
——关于《传统家庭》



非亚



《传统家庭》写于20年前的1999年7月,想想时间过得真是快啊,1998年初,我的父母在退休十年之后,终于从梧州搬迁上了南宁,在北湖的一个安居房小区,买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房子位于四楼,每个周末,我都会骑自行车或者坐公交车回北湖看望父母,去市场买一些水果,或者别的一些什么,每个周末临近傍晚的下午时光,在我打开门进入客厅的一刻,都会看见坐在客厅沙发或者椅子上的父亲,他有时会拉二胡,有时则在哪里看书或看一份报纸,而母亲很多时候,都是在旁边的厨房忙碌,他们在看见我进来的一刻,投射过来的目光总是充满无言的快乐和欣喜,我能感觉到空气里弥漫的这一种温馨,一种全家人又重聚在一起的幸福时光。后来的1998年底,我的父亲突然老病复发,住进了医院,中间病情稳定的时候,会回到北湖,我依然会在周末去看望他们,一家人又一次非常难得地坐在了一起。我们一起交谈,一起吃晚饭,一起聊聊以后和未来,这真是极其日常而又极其难得的一幕,两年之后的2001年冬天,我的父亲病重去世,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交谈、吃饭的场面,永不再来,父亲的缺失,也成了我心中永远的哀痛。

在父亲病重与辞世后的日子,我前前后后,写了很多有关他的诗歌,父亲的死亡带给我的是无法磨灭的伤痛记忆,出于对父亲的怀念,我在诗歌里一次次回忆起他,用诗歌和记忆去复活已经离去的父亲,仿佛是为了让他在我的生活中继续发挥影响和作用。文字的功效,大概就是可以依托情感去疗伤,去填补生活中永远的空缺吧。

《传统家庭》这首诗,用了一种类似素描的写实方法,90年代后期的那个阶段,我的诗歌写作也正面临一些转变,从过于抽象,转变到了更加具体、更加具有生活气息的写作上,诗歌的灵感基本来自于日常生活的所见所想,呼吸、节奏、结构,也慢慢渗透到了诗歌里面。诗一共有五段,从第一到第四段,每一段都是由三句构成,这样的结构给诗歌带来了一种节奏,并强化了一种内在的韵律。诗歌的内容,主要围绕我,父亲,母亲三个人来构成和展开,既强调各自相互独立,又揭示相互之间的紧密和关连。前面两段,呈现的是日常生活非常常见的一幕,三个人各自坐着,彼此说着话,带着轻微的手势,在具体的描述中却又虚实相间————穿堂而过的空气,“有时波动,有时起伏”,通过对无形的空气在周围的流动,暗示了父母和我之间情绪上的微妙变化,为第三段的展开带来一种铺垫:“三个人,像三块无形的//磁铁,在房间//连成一个整体”,磁铁与整体,强化出我和父母之间血缘和情感上的紧密联系,也呈现出家庭的本质。这种联系和一家人在一起的感觉,如此难得,以至于笼罩在四周的幸福和安详,就像一对具体的鸟儿,落在房间的窗台。这种将不具体的情感具体化的处理,也是现代诗歌处理的一种技巧。诗的最后一段在结构上变为四句,目的在于打破之前的节奏,并重新对第一段予以回应,以便诗歌在上下的结构上获得一种整体性和平衡,在场景的呈现上,仍然沿用了一种客观描述,“这是平常生活的一幕:父亲,母亲//和我,难得地坐在了一起”,而下午那些从窗口涌进房间的光线,仿佛带着一种感恩,就像空气中慢慢降落的尘埃,洒落在了地面。至此,诗歌完成了对日常生活最常见一幕的呈现和升华。

从题材上讲,家庭生活一直是人类蕴含情感的宝库,也因此长期被作家和诗人不断书写。在情感的处理上,《传统家庭》更倾向于节制和克制,在不动声色的描述和场景呈现中,一步一步,克制着内在流动的情绪,目的只是等待某个瞬间,让这种情感,突然从文字和纸张背后喷涌出来,最终打动读者,打动人心。

2019/6/7





附诗:


传统家庭

我们三个人,各自坐着:父亲,母亲
和我,我们三个人
彼此各自独立

我们说着话,带着轻微的手势
有时波动,有时起伏
那穿堂而过的空气

三个人,像三块无形的
磁铁,在房间
连成一个整体

幸福和安详,多么像
一对鸟儿
落在我们的窗台

这是平常生活的一幕:父亲,母亲
和我,难得地坐在了一起
感恩的光线,像无言的尘埃
洒落在了地上

1999,7,2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7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