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外孕

◎刘会子



         
              切,还是不切?
              ——这是个问题!
 
1.
逼宫
 
           子宫是正殿
                   爱 
   左                            右
   倾                            倾
                  勃勃 
                欲发的
                  精子
 

2.
所有的男士
 
请出去!
从这病房,保龄球馆
带着投射的倦意
 
那布做的阴户
成排地敞开
等待着,护士们
 
钻进来,
像一个清洁工
麻木,又很粗鲁
 
用特大号的棉签
来回地扫着,白带
和垃圾般的血块
 

3.
你说到尊严
 
等最后一点意识
从阴蒂消失
 
你的推挡
被另外一个男人
(虽然只是医生)
剥个光!
 
三角区
剃的干干净净!
 
同样,等最后一点麻醉
从眼睛消失
 
你像个败诉者
被推出重症监护室。
 
 
4.
《婚姻杂志》
 
办不下去了!
 
封面的那张脸
换了一天,又一天
 
因为青春的模特
不保鲜
 
因为爱的经费
有限
 
你躺在那里
纸一样的薄
 
被早晨清新的
阳光过塑
 
你笑着,对我历数
它从不供外人翻阅的内页
 
那婚姻全部的内容。
 
 
5.
你让我替你决定
 
切!
还是不切?
 
问题
掉进沉默里
 
仿佛过了一百年
我才回过神来
 
胶水
把一个0黏住
 
呼吸的功能
丧失
 
但你盯着我
像极了一只饿狗
 
咬住一块骨头
 
 
6.
侥幸的乐观主义者
 
一切都跟
我讨厌的数字有关
 
你的确通过了
一串阿拉伯数字,找到我
 
描述你七个日夜的挣扎
以及,一个一秒钟作出的决定
 
还有你完完全全
寄托于一场整整两千七百分钟的
 
手术
完成的侥幸
 
那个要命的概率
如你所说: 一半对一半。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