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的寂静不是我的沉默

◎刘会子



  1. 大山的寂静不是我的沉默


          “仿佛一阵枪弹齐发之后
             名字们,飞进马鞍垛……”
 
 兼致江离 
 
灰岩敞开的喉咙送出水流
我们这样向你告别!
 
分离——最后一下握手,对视
分离——笑容被扭转成背影
分离——裤腿儿划开软绵绵的剪刀
 
这个曾被我们共同起身欢迎的人
哦,将我们挨个儿送走的人
 
才最孤独!被后视镜切割着
群山一样但不能战胜时间的头骨
 
前方道路将变窄
接着是弯道,连续弯道
 
我们的世界是否值得我们回去?
 
“你缺乏参与感”
——“你只说对了其中一半”
 
莽撞上山的路
和出山的路不再是同一条
我学着谨慎,像书写行过纸张
 


2. 大地,你会用哪一种语气?

大地,你会用哪一种语气?
谈起自己肚子里,种子曾有的无数可能;
     又会从哪一个角度?
将你的孩子们,逐个地嗅闻,重新认识。
但不问,不评价,也不动怒
不会因一颗长歪的树,有一丁点土壤的失望
你的生殖,不承担任何教养的责任
不会强迫另一种风景的出现,或者消失
在你的季节,和我画布般的期望里


3. 个人词典

1)
——“代价”
是那个扮演父亲的人
在梦里恼羞成怒: 
它的手能活捉你,像只猫
并且咒骂套住脚踝,
将你吊起来;并且抽打
用一根嘲笑的皮带
 
2)
不管作为人,还是女人
她初次看见的世界
小到能被一片“棉花叶”遮掩;
她不接受,也不较量
只是撒腿就跑,没命地跑
 
3)
“蚂蟥”,就是对水永远的恐惧
它更像一个偶然事件
爬进你的赤裸,和无助中
你曾发疯般地拍打自己
用钳子夹,再用刀剜
才把这吃人血的东西弄出体内
 
4)
“并蒂花”,你们才不需要相认;
“草”,那是一群胡乱生长的孩子;
而“铁铲”仍旧属于童年野蛮的游戏
 
5)
“多亏”这个词,能救命!
——它有两个魔法般充满转机的轮子
 
6)
它像磁铁吸引另一个
像积雨云凝聚不完的注释
像一枚子弹,它悬停如此之久
又像是石头找不到门


4. 立体书

——打开脑门
这些弹出的纸片构成了记忆
全都立在你身上。
瞧,只用了一秒钟
那棵道具般返场的槐树
拔地而起,那底下
有两片彩衣糊住的小人儿
阳光流满了纸,她们手中的钩子
像一个问号刺出水面,发亮!
“现在,重新再决定一次?”
我指着那条,刚从土里揪出来
又被页边咔嚓剪断的路,
——进入它,不能回到任何地方
不能!这就仿佛走在地图上
母亲的子宫,比任何一个地名
看起来都要遥远,陌生
 

5. 题客厅的一副画像
 
我的命运注视着我
从一身时光的金黄里
我感到不安: 她莫测的眼神
以及,画布里透出的气息
她微微提起的裙裾底下
是不可更改,已经完毕的
描画,带给双足的定型
 
 
6. 守夜人

1)
你是否,承受得住这灯盏下的世界?
你的哭腔里,确还回溯着一只激情的鹿?
你想着旧日子,醉意中频频踉跄?
 
你啊,珀耳塞福涅的头,失重?
你躲闪日常,性?怎么也褪不去地衣?
你墨绿色的纠缠里,拔想象的腿?
 
你存在啊在,在屋里躁动成一个点?
你一个点,完全粉碎于充满了表达的时辰?
你非此非彼,你说主啊!我毫无价值?
 
你等来一个降临,超出鞭炮的泰然终止?
你闻窗外事,嶙峋的脸,久久地不能平静?
你耳朵挪进庆祝的现场,鸦鸣鼎沸人声!
 
 
 
2)
这人会哭
       这人跑出兰州
守着坟一样堆起的时辰
这人,把钟点砌到肩膀上
供旧日子霍霍地磨刀
 
这人可能有明天
         这人不要赦免
这人像一条河被桨穿透时
认出情人那张卡戎的脸
 
这人没了呼吸
         这人还在呼吸
这人满身都是气息的凿子
被玫瑰死死地握住
 
这人转动脖子
         接过鹿的回头
一种写的孤寂,涨了水
震荡这人沙丘做的心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