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遗:短诗16首

◎一树



古城墙上的楮桃

祖庭虚幻,没有黄土堆积的古城墙质感。
从春秋到宋代再到现代,野花、野草、野树
还在。它们的进化如此缓慢,每每
被文明遗忘。但我还是叫出了那红红红红的
果子的乳名:楮桃。像一个失踪的野孩子
在暖暖的宣纸上,偶尔会看到它忧郁的脉络。
我与诗人阿兰、麦冬斗胆摘下它,含在口中
那一刻,泪水是甜的——仿佛从这泓
小小的湿润中找回,血缘和遗址。是的
它寂寥,却不肯转基因。它的红,叫汉语红。

2016-5-20



槐花落了
——悼诗兄斯平

落日滚烫,卫水呜咽。一想起那棵中年的槐树,米白的槐花便落满了山岗。
“搂一搂”,仿佛你还挺立着。“抱一抱”,仿佛你还微笑着。
也许,你是真的想家了。晚风在枝丫上一遍又一遍地轻唤,你儿时的乳名
我知道,你那些槐花蜜一般清香的诗句,还会在牧野长岀一小片,青青的槐苗。

2016-5-22



堕落的悟空

我是堕落的悟空,背着师傅
在俗世卖弄七十二变
吹啊吹,吹啊吹
在咖啡馆,歌舞厅,主席台……
到处有我散落的猴毛
又总是,在无人的深夜
那些小悟空们轮番诅咒我,折磨我
直到我成为一个秃子
直到我重新戴上紧箍咒,直到
那些走失的猴毛,一一回到故乡。

2016-5-28



小和尚

小和尚胯下尚未败垂的
铜蛋子儿,高过
熟透的秃头和寺庙。
小和尚遣小雀,用一泡清溪濯洗
发霉的经卷和肾虚的月光。
小和尚爱仿武松打虎
每每绕过纸的,直取母的。

2016-7-12



念白

当梯子被抽走
当四邻被绑架
当手脚渐渐麻木
这被动的生活
如此而已——
“堕落,也堕落不到哪里去
高尚,也高尚不到哪里去。”
无聊时不妨
看鸟儿在雨中轻轻洗脸
听树叶在风中小声念白。

2016-7-14



柿子

枝上的柿子一脸白霜。渐渐,由青变黄,由黄变红。直到
我身上也长满柿子。浑圆的我,开始接受外界的抚摸,偶尔也自摸。
终于,在反复的拿捏中,我炼就一身,软功夫。
夜深人静时,总会想起最初那枚硬硬的青柿,想起我,废弃已久的童子身。

2016-8-1



夜雨

成群的遗腹子。
伶仃的醉汉。
掩着面的地藏菩萨。
正洗澡的乌鸦。
坚持旁白的狐狸。
在一地水花里互相指认的
花草虫鱼。

2016-8-6



秋风辞

秋风尚未凉透,却已无话可说。
风中流传的万古愁,全是借口。
有人扫弱势的落叶,有人捡现成的落果
有人交出,假传已久的圣旨。
我一向逆来顺受,不问对错,无计可施
只对自已的皮囊负责,不能太胖,也不能太瘦。

2016-8-8



节日,要快乐

歇歇吧,孔大圣人。
歇歇吧,三藏师傅。
日子少滋沒味
上块儿腐乳――
看它卧着,软着,瘫着,呆着。
悟空,悟净,悟能
悟一悟
浩瀚的论语和经文
能否抵上一小块腐乳开窍时的
解体之香。

2016-9-10



星期六

天光大亮。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枕边躺着狐妖,和余生。

自已为自已叫停——
我想在梦州,做个懒床的太守。

窗外的风雨如随从,在树叶上鼓掌
欢呼,刚被赶下台的盛年。

2016-9-10



哑语
——赠琴匣

沉默是一块自宫的金子,闭关,锁国。
在末世,偃旗的我,碰上息鼓的你。
颓荡之人用眼神招呼,刀烧般的兄弟,和野菊般的姊妹。
当秋风再次拂过秋水,一个人开始抚弄,自己发痒的喉咙。

2016-9-12



雷雨
——兼致远去的杨改兰母子

闪电的大舌头,在空中张贴漆黑简报。
风雨满楼。规则满楼。主义满楼。
一说到无辜,楼上便落下一群不识字的鸽子。
五雷轰顶,响如醍醐——
禁闭,面壁。两翼对折,浑然一体。

2016-9-13





转道十五国,一路逶迤,在一株瓦松上
歇脚,偷描,炊烟的小蛮腰。

风微醺。忽而被花染红,忽而被草染绿,忽而
被爬上树梢的月染白。

纵有万种风情,也不与风筝说。
有人披风衣,连夜解开妩媚的青山。

清空行囊,云水僧唱曰:
“放风了,谁与它,并排而行?”

2016-11-2



情歌

卦曰:情日,宜发力
天下所有暗香一起浮上来。
看——
风正斜,雨正细,鸟儿正开屏
迎春花的眼神忽然亮了许多
偷欢者的腰杆忽然硬了许多……
亲爱的,偏于一隅的我们
要敢承认,在蠢蠢的
这一天,跑偏了的美,更胜一筹。

2017-2-14



雨中花

给美泼上一瓢凉水
让她不再那么矫糅扭捏。
春雨比人类节制
花草良善,顺而从之。
听——
这世界哀而不伤
遍地是带露水的诗句。
亲爱的,莫担心
春风会替每一颗芳魂
打理好后事的。

2017-3-30



汴州西湖

边挖坑,边填埋。完了
把生锈的锨扔回北宋
变成铁塔,繁塔,禹王台。
杭州与汴州,易混淆
好在清风尚未痴呆,懂得宋词
有长处,必有短处。
一池旧水是和事佬,与来自北国
黄龙府的游客一个德性。
日暮,水鸟与飞艇在演双簧
快与慢,在掷骰子。
酒足。饭饱。影徘徊。晃若
二帝归来,怀揣着一个新西湖。

2017-4-19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