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里的马达

◎阿步

每一支酒杯都漾出雪白的泡沫

◎阿步



 
隐身术

面包车停在迎宾大道
和九河路的交叉口
一个人从里面跳下来
又一个人从里面跳下来
三个  四个   五个  
六  七  八  九  十
他们在车旁站成一排
低着头 看着衣服上的泥土
刚刚他们就像是一堆堆泥土
挤在面包车里
——爸爸说他们曾经也是这样
被交警从面包车里揪下来 
他说那时候要是会隐身术就好了
那样就可以早点回家吃饭

2019.5.6



两颗油桃

今天晚上我吃掉了
一个香蕉和一个橙子
现在  我一个水果也没有了
临睡前  我特别想喝酸奶
就去冰箱里拿
酸奶已经没有了
但在冰箱里
我竟然发现了还有两颗油桃
一颗鲜红鲜红的
一颗金黄金黄的

2019.5.6



该来的事情始终会来

今晚回家我吃了两颗油桃
一颗鲜红鲜红的
一颗金黄金黄的
现在  我真的一个水果也没有了

2019.5.7



从没去过酒吧的人

你是一个多么陈旧的人
就像你60年代的爸爸妈妈
学不会用银行卡

是什么在改变着你
让你的每一步
都走的那么安全

可能是十年 也可能是二十年
在梦里你都没有再飞起来过

外面的夜  正下着雨
有人在雨中赶路
而你像大多数人
躺在床上 等着闹铃叫醒你

你想去酒吧跳一次舞
你想去看一看草原和大海
你想回到你少年的梦里
穿过屋顶和山峰  飞上天空

那就去吧 去一趟不眠的酒吧
那里的每一支酒杯都漾出雪白的泡沫
所有人都只认得此刻的你
会有人爱你

2019.5.10



你在慢慢变老

以前,那些没去过的地方
你总幻想它们是蓝色的
红色的  金色的 各种颜色的
而现在  你经常穿着灰色
和黑色的衣服
走在人群里

2019.5.11



你越来越容易流泪了

听《不明物体》
曾轶可在舞台上气喘吁吁地
问“有人吗”的时候

翻网页看到草白的新书简介中
有一句“成长就是
一部分自我死去”的时候

在路上忽然想到你以前
最厌恶的父亲在你这个年纪
你都已经上小学开始和他对抗的时候

你回到自己的小家拿起
摊开在沙发上的书
接着昨晚继续读下去的时候

你流泪了,你都流泪了

2019.5.13



另一个人

两个闹铃都没有把你叫醒
一出门你就开始全力奔跑
最终还是错过了最合适的那班车

这个早晨不再是之前的那些早晨
整个世界都向前移动了一段时间
而你还站在原地来不及追赶

现在,你把双脚搭在桌子上
天已经黑了,你没有开灯没有做饭
你想不起来任何一件有趣的事情
你想不起来最想见的那个人的模样
你就像另一个人被困在你制造的黑暗里

你听到附近的火车正在呼啸而过
你听到风声正穿窗而进
你听到另一个人的呼吸正在耳边起起伏伏

2019.5.22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