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米一 ⊙ 无处安放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母亲和母亲走在一起(6首)

◎衣米一




◎母亲和母亲走在一起

我的生母和我的养母
在一起
八十多岁的两个老人
都背着手,都含着笑
一前一后在菜地上走
太难得了,千金一刻
仅仅看这张照片
我就流下泪
我就知道她们在喜悦什么
和心痛什么
菜园的蔬菜长势很好
而我,依然离得很远
 
这两个女人因我
大半辈子的
人生发生了交集
她们互称姐妹
她们拥有一个共同的女儿
是一种什么感受
我从记事起就知道
我有两个母亲
又是一种什么感受
没有什么恩情能比这更厚重了
没有什么幸福
能比人间的我们,更复杂,更单纯
2019/5/10


◎那一匹马

如果有一匹马
始终站在我的记忆里
那么就是那一匹
我只见过它一次
我只看了它不到一分钟
我只是与它擦身而过
十月的一个早晨
乌兰布统空气清冽
那匹马附近没有其他的马
那匹马也不低头吃旁边的草
2019/5/10


◎一块鱼从A地前往B地

一块鱼离开一条鱼从冰柜里出来
裹上一个保鲜袋
外面又套上一个保鲜袋
一块鱼进了旅行包
然后上了和谐号列车
一块鱼从A地前往B地
从A地到B地需要两小时
一块鱼离开一条鱼它去旅行
在旅行中它渗出血水,变软
开始苏醒。隔着袋子
我触碰到它从里往外冒出的冷气
冰凉,无言,凝结成泪珠
一块鱼彻底苏醒了
该怎么办。它不完整
挨过刀子,又被困于
方寸之间。它既不能游动又没有海
2019/5/26


◎看到波浪

有人将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的
新旧照片并列放在一起
发到朋友圈,却一句话都不说
我一个人扳着手指
默默算了算两张照片相隔的时间
是二十二年。那时
他是那个样子,现在他是这个样子
我也如此。有人一眼就看出
我迷恋过的男人已经老了
有人发出一声叹息“岁月啊”
无人应答,无神应答
抬眼看,我没有看到风
我看到的是海面皱纹一样的波浪
2019/5/27


◎安放

五月仅剩下两天,我仍然客居在另一个城市
离人间近,离天堂远
连续几天大雨
并伴有低闷的雷声
雨雾弥漫,所见之处都变得不清晰
人间像一座废园
雨水像是一个擅自闯入者
那天,几个人
在雨声中讨论殡葬方式的变迁
你说火葬把人身累积的能量浪费了
一把骨灰,虫不能吃
又转化不成肥料,还得用火用电
她说,现在开始流行树葬
就是在地里挖一深洞
人死了直接入土,不用棺柩,上面栽树
第三个人在她们之外
第三个人认为海葬最好
死后被海水包裹,然后葬身鱼腹
这是一个喜欢水的人
当时她脸朝窗外,看着雨
心想,废园被雨水接纳,包裹,也是最好的安放
2019/5/29


◎旧房翻新

旧房翻新,工程进展顺利
到第十天,装修人员发信息来问
你家原用的窗户边框是银灰色的
现在继续用银灰色吗。我说
不,请改为白色。我没有说出的是
请用重新开始的白
焕然一新的白。颜色里面
最没有事情发生的白,颜色里面
什么事都可能发生的白
最不耐脏的白,最难以清洗的白
白天的白,夜晚的白,柔软的白,坚硬的白
涵盖我的实用和虚无
2019/5/3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