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作(2019年5月)之二

◎伊沙




《郑州行》+《商南行》(组诗)



《郑州》

神州大地上的
十字路口
也是很多人
人生的


《母亲节》

郑州诗友说
明天母亲节
大饭店的包间
几乎全订满了
令丧母多年的我
心下黯然


《对话》

西毒何殇:
"你把手伸进衣服里
掏啥?"
王有尾:
"掏啥?搓个泥儿"


《东方红》

在郑州
二七纪念塔下
当《东方红》乐曲的
整点报时钟响起时
我在一瞬间里
心怀神圣
有泪涌之感
没办法
我们这代人的耳朵
也是被洗过的



《参观河南博物院得句》

文明
荒野上的马蜂窝
一棍子捅上去
便群蜂飞舞



《线路图》

朱剑发现
我们在郑州
参观河南博物院
碰见的外国游客
又随我们上了
去西安的高铁
我说:"这有啥
一惊一乍的?"



《陆鸟》

在郑州街头
吴元成和李霞
这两位老友
指给我看
马路上的鸟粪
组成的龙纹
作者是陆鸟
吴说:
"城市的热岛效应
吸引它们来此过冬
白天就在你撒过尿的
黄河上抓小鱼吃
晚上就在我们头顶的
大树上睡觉⋯⋯"
说着我们都把头举起来
望着五月间
空空荡荡的大树



《反逻辑》

我才该当诗坛的会王
因为我写诗能力最强



《考据》

吴元成断定
《车过黄河》
写的是郑州的黄河
"不是"我说
"写的是风陵渡
秦人东出潼关的第一站"


《季节》

五月上旬
我们到名字叫做
郑州的夏天
去了一趟
又回到名字叫做
长安的春天


《总结》

离开郑州时
朱剑用
"兵败中原"
来总结他的
郑州之行
车到长安后
李海泉
也跟着
用同样的话
来总结自己
当时
我觉得他俩
有点矫情
诗人嘛
现在当我
一连推荐了几天
这次诗会的
上乘之作
觉得他俩
这么总结
是对的
谁让我们
是诗人呢



《郑州点滴》

人生最大的幸福
莫过于在地铁上坐着
像艾小龙那样睡着
间或写了两首诗



按照曹村娃
这种官道混子的逻辑
中原诗歌节属于省级
长安诗歌节属于市级
长治诗歌节属于地级
吃顿饭就算搞一场让他不屑



我若无灵感
便是诗坛大新闻



以后剥鸡蛋永远会想起
河南诗人张敬成讲述的
一个给领导剥鸡蛋的人

王有尾
从河南省博物馆
穿越到商朝
哇哇大哭
世无烈酒




《当事人又要夸我记忆力好了》

上个世纪末
在陕北
一个座谈会上
老诗人
"陕北王"
曹谷溪发言说:
"离了白羊肚手巾
放羊娃
陕北还是陕北吗?"
当年还是
青年诗人的李岩
坚决否认:
"不,不是的
你说得不对⋯⋯"
又不提供论据
这个学期
我每在
《现代诗写作》课上
挖掘出一个陕北娃娃
(全是漂亮女生)
推向《新诗典》
李岩都要数数儿
就像在二十年后
找到了论据



《诗会有别》

在中国诗坛
只有这一隅
给人这种感觉
每开诗会
便有杀手
从四面八方
提诗而来



《全球同此凉热》

长安刚入夏
又返春
我问维马丁
维也纳的冬天
有多冷
多瑙河会结冰吗
"一百年前可以"
马丁回答


《经验》

与维马丁
交流译诗经验
我说我有时
会将葡萄酒
译成美酒
但其他酒
享受不到
这份待遇


《鼾声也是声音啊》

从长安到商南
三小时车程中
聋哑诗人左右的鼾声
响了一路
甚至压过了
其他人的鼾声
这点发现
叫人有瞬间的惊喜
和绵长的沉重
就像一路上
秦岭总时时
压在我们头顶

《商南青山记》

城里的鸟鸣
与山中的鸟鸣
区别何在
书面语诗
与口语诗


《恩师》

任洪渊先生
还记得我
当代文学课的
成绩:98分
还记得
我在卷面上
文采飞扬
他说
他原本以为
我会成为一名
剧作家



《错位》

在文笔峰巅
与恩师任洪渊
谈起为什么
接连推掉两篇
回忆文章约稿
的原因
一篇是关于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