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作(2019年5月)之一

◎伊沙



无限制超长诗《梦》


《梦(1451)》

怪没出息的
五一小长假
到五星酒店
吃个自助餐
就把现场
服务的师傅
请君入梦
吃完他不收钱
说是有人付了
还领我
四处参观
后来
他忽然不见
我才发现
我被领进了
动物园虎山
几只大老虎
正恶狠狠地
盯着我



《梦(1452)》

我的家还住在
上世纪七十年代
住过两段的太平巷
向阳院小平房
如《中国往事》中
所写的那样

我的家
是个养鱼专业户
这一定是把
洞庭湖之子朱剑
他家的营生
移植到了我家

父亲(三十岁的样子)
命我赶紧回家去
看鱼塘
我就一路小跑
跑回家去
看鱼塘



《梦(1453)》

在夜里回到旧居
黑漆漆的屋子里
没有电——是啊
我有多久没买电了

骑单车去西外的路上
爆了胎
在修车摊上补胎时
手提包被人顺走了

手提包里有我
上课用的教材
没有教材我也可以讲
但是我忘了该在哪班上课了



《梦(1454)》

蒋涛给自己的球衣上
印了三颗五角星
我问:"这啥意思?"
他答:"三个冠军"
我说:"说说看
都得过哪些冠军?"
说着便照着他的啤酒肚
狠狠地擂了一拳





《梦(1455)》

我们在大海边玩跳水
你跳后
打出的是C罗的进球数
我跳后
打出的是梅西的进球数


《梦(1456)》

我梦见的
只是一团
遭遇挫折后
碎罐破摔的情绪
甚至知道
它来自于巴萨的惨败


《梦(1457)》

梦回八十年代
梦回母校北师大
梦回西西楼305男生宿舍
鼎盛时期的拳王泰森
像一尊黑铁塔
坐在徐江的床上
我和侯马反复与之握手
嘴里念道:
"不敢相信!"
"真是不敢相信⋯⋯"


《梦(1458)》

一辆解放牌卡车
正在下山路上
朝下冲
开得太快了
十分凶险
我和一个人
一个像发小郑重
又像徐江
又像吴雨伦
又像李海泉
的一个人
站在车斗里
使劲拍
驾驶室的顶部
让司机
慢下来



《梦(1459)》

上课中
有个像西毒何殇
那样方头大耳的男生
在说话
我说:"别说话了!"
他还在说
我一个箭步
冲到他面前
命令他:"站起来!"
他站了起来
"罚你唱首歌,开始唱!"
"我不会唱歌⋯⋯"
"听你口音,陕北人吧
陕北人哪有不会唱的?
快唱,唱酸曲儿,《走西口》!"
"老师,我不是陕北人
我是关中人⋯⋯"
"那就唱秦腔!"



《梦(1460)》

本城搞读书月
哪个没眼力件的
把我排在某座大山
前头了
那可不得了了
皇上不急太监急
我差点没让唾沫星子
给淹死


《梦(1461)》

我梦见了
并不遥远的未来
我对一个
长得像横路敬二的
家伙说:
"当今世界
你们这种
怀抱吉他吹口琴的人
还没有死绝
就还有希望⋯⋯"
他猥琐邪恶一笑道:
"你们写诗的
死绝了的地球
不还照转吗?"



《梦(1462)》

我和妻
站在贫民窟的
人群中间
听候训话
一个戴老式军帽的家伙说:
"你们这帮贱民
有人竟然从1997年开始
就没交过电费⋯⋯"
话未说完
朝人群吐了一口唾沫
"揍他!"妻喊
我一拳打过去
把他军帽打飞了
把睡梦中的妻
打醒了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