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诗

◎纳兰寻欢



《提笔写你》

我又提起笔来
写起了你
我提起笔来
像是握住了你
你的眼睛鼻子耳朵
一应俱全
你的撅着的嘴唇
那是那是俏皮的发祥地
你的丰满圆润的乳房
摇晃的天堂
小小的你
正在被我
握在手中


《么站》

我给她寄去一封信
信封上写着
么站
某某某收
一直没有收到回信
假期
我终于在东门
看见了她
我尾随她过了上官顶
过了上帝庙
到了石关口
我壮着胆子
问她

收到我的信没
她说
我不知道
多年以后
我才知道
我们威宁县
有一个么站镇
和我们盐仓镇的
么站村同名 


《大象》

我曾经在气象站
看见一头大象
甩着鼻子
它被人牵着
用来让人爬上去
照一张相
我站在路边
看了很久
没有人爬上去
大像的主人也
沉默不语
后来我
走过去爬上大象的背
照了一张相 


《小县城》

小县城
人长不过三寸
树高最多一尺
跑步者只要一出腿
便跨出了县界
开会时如果不压低声音
就会被邻县的环保部门投诉
一滴雨
就能将它淹没
一转眼
便不见了它
人们看跟前
做短账
过紧日子
有一天
有一个傻逼
做了一个小白日梦
那梦
竟撑破了县膜


《信息》

我给她发了一条信息
迟迟没有收到回复。
一周之内
她总共拿起手机
看了它四次?
其中一次
她微微地
叹了一口气?
第八天夜里
她按住它
她删掉了它?
现在这条信息
只单边存在于
我的手机里?


《手机》
 
读完诗
点开微信运动
排行榜
显示9990
为了凑足
超过10000步
我在房间
走过来走过去
其间
夹了两个核桃
吃了半片西瓜
烧了一壶水
往窗外看了
三次 


《一天中只记得这个》

孩子兴高采烈地
两块钱买来
三张粘蝇纸
(老板送了一张)
我使劲撕开一张
放在柜台上
傍晚去看
上面死了许多
小苍蝇


《寂静》

夜晚我们躺在床上
我睁着眼睛
一个人在窗外喊
要快乐啊
白天看权力的游戏
突然悟到一个道理
但一下子用言语
又表达不出来
我得用其他方式
告诉她
虽然为时已晚


《想起大块头》

想起大块头教我手淫的前一年还是后一年
某天晚上
我们在我家的长凳上
坐到天亮
夜深时我们
哭了
为了我们
各自喜欢的人


《她说嗯》

每次做爱
到中途
我都会边做
边问她
你是我
一个人的吗
她点点头
我又问
你幸福吗
她说嗯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