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山(外三首)

◎西厍



@冷山

一个在秋声里坐定的人
不再需要从体外消除
重重包围的热量
一个人一旦在秋声里坐定
就应该耐心等待
除此,他不再有别的长处
他听见了世界的衰歇——
鸣蝉噤声之前的自证虽犹酣然
但冷却已经开始
语言之寺成为唯一收留它的
剩余燥热的清凉地
而在秋声里坐定
日复一日缔造自己的山林
成为他的日课
山中日月长,正合他唯一所擅——
耐心等待吧
唯一的结局是一座冷山


@捕云



黄昏看云。云时如鹏鸟和凤凰
时如大规模迁徙的驯鹿、野马或象群
但是它们并不慌张和惊骇
它们不逃窜也不躲避,它们徜徉、游荡
无所事事甚至百无聊赖
它们闲得很,偶尔也狼奔豕突
在热带风暴边缘——你看到的是个别的云
作为庞大整体的云正闲庭信步
正如阔衣散发的道人或大和尚
拥有万千法身而变化不居
披覆它们的,有时是一柱落日
有时是阴霾的蓝灰色布匹
捕云无稽,不过是看云不厌
不过是心湖如镜,任云来去
捕云,不过是一个又一个镜像的
刹那幻灭,和幻灭中的涅槃


@捕云者传

所谓捕云不过是一种诙谐的或者
装腔作势的造词游戏
捕云,不过是一种心理疗法

但捕云者并不具备对云的
主观恶意,相反他们良善如云
慕云,如慕知音

他们看云如看镜中的自己
为了寻求乌有的平衡
他们把自己和云放在天秤两端

和云一样毫不费力地移动,或者停留
和云一样是蓝灰色的
或者干脆白得令世界眩晕

这是他们在自己笼子里的潜意识
和想象力作祟的结果
他们有灵魂出窍的迹象——

在用快门捕云的瞬间
他们的确和云同在
而拘囿他们灵魂的牢笼至少有三重


@月夜

蟋蟀的铜质小唢呐
把秋夜吹奏。秋夜瓦蓝

蟋蟀的铜唢呐一口气
把月亮吹偏,也吹凉了

闺中人抱臂,在自己的皮肤上
一遍遍抚摸月亮,一遍遍

抚摸远在长安的瘦丈夫
嶙峋的病骨

蟋蟀吹啊,把枯坐长安的
诗人的浊酒杯

也吹空。诗人半醉半醒伏在案上
像一张纸,折叠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