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刚 ⊙ 在自己的那里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再见五月

◎横



《伊藤的女人16。身孕》

她在门口站了一会。从房子里出来后。出现在门口。
从体态上看她有了身孕。她在门口站定后。摸了摸
腹部。下意识。但没有疲态。阳光照在屋檐下的青
石条台阶上。说明很满意。对此刻。这一个时段。
她还看见那个男人坐在院子的阴影里修缮一件器物。
因为专注。没有注意到她的出现。她点了点头。对自
己。朝镜头外走过去。

2019.05.17



《伊藤的女人17。视觉》

嗅觉里存在。
一个。
另外的。
拉开帷幕的空间。
尚未完全呈现。
土黄色。
有些滞疑。
固执的缓慢。
在。
内部。

2019.05.17



《伊藤的女人18.鸭舌帽》

我准备好了。
如果可以。
每一条
路都通往
我们
要去的
那个地方。
把你呢子绒的
鸭舌帽戴好
。有点重量刚好
对付降下的
寒冷。

2019.05.18




《伊藤》

我坐在有点温度的水泥地板上
。有个时期
一只黑色的蚂蚁
个头有点大
它从马齿苋肥厚的叶片的
间隙里探出脑袋来。有那么一小会
我感到了阴影的重量。那是一片
表面发暗的铝片。又有一个
时期。表面被氧化变得
脆弱的铝烧水壶表皮上白色的
颗粒物从我父亲的
手指尖掉落
在钳工桌的暗处。我明显
听到蝉尖厉的鸣叫声
呈现远处的那棵香樟树
在天空里的轮廓。

2019.05.19




《》

水经过嘴唇进入口腔。
他那件长袍蓝色咔叽布工作服。

2019.05.20




《乌云》

那一坨乌云
不是云朵
在湛蓝的城市建筑的
天空上面它移动得
缓慢
好像要用
一点点哀思
那么寂静的时间
才可以消散

2019.05.18-22



《》

在冬夜。那些被远处火光照耀这一面墙壁
又深陷在暗黑里的房子真好看啊。那么的
稳定。仿佛就是依靠。




《梦》

做了一个梦。

但完全不记得了。

仿佛自己
是留在
照片以外的事物。

那种
被迫的离开

还不允许回头
看一眼

2019.05.22




《几乎没用力气》

几乎没花力气
的意思是
还是
用了些时间
和专注度。
那架红旗牌重型
自行车
开始启动了。
能感觉到
橡胶车轮的防滑齿
咬合力
在半干的沙地上的
作用。

在爬楼梯
扶住
楼梯的木制扶手。
前倾的身体里
有些从堤岸那头树梢
传送过来的风。

2019.05.20——22



《你穿着黑色的衣裙》

他(她)淡(单)薄得
像个架子。
刷上了黑油漆。
有油漆附着到物体上的
吸附力。向里收缩的
同时。还在
向外凸现她存在的
空间的巨大。
那是很新鲜的
一股气味。
反射着光也在拉长光。

2019.05.22



《那个混蛋》

那个混蛋把她
带到昏暗的巷子里
把她卖了。
从很多个地方
杀了她。
她的容貌
心脏
以及她的肉体。
抹平擦
掉以及熄灭
了她。
手指夹着烟卷
吹着口哨
在路灯下消失在黑暗里。

2019.05.22



《第一个高温天》

我讨厌
那件服饰。有时候。
容易混淆。我看过去时
。不同的气味
增加了焦虑的份量。
我愿意那
只是一种猜测。
这符合我
守在那里的原意。
所以
我在凝视它的片刻里
希望自己走神一会。

2019.05.23



《等于我没说》

他们明显有着
沙漠人的
特点。
有着骆驼的气味。
羊粪球与牛屎
的那种干燥
。尽管
身上套着纯白色的衣衫。

2019.05.23



《》

他敲击的是
铁皮鼓。
声音有点破。




《照片》

那个人看着
照片呻吟
在看完第三张之后
把剩余的一叠
抛向空中
事情
就是这样

2019.05.24




《蓝镜》

底片色(蓝镜
)。一种对于色调的界定。
类似多云阴天。
不是阴天多云。
风在街口
的银杏树与槐树上
下来。
纵深一跃。
树的枝干摇晃了一阵
后。
像涟漪突然静止。

2019.05.24




《5G时代》

前方两百米。
左转。
进入魏晋路。请减速。
系上安全带。
车窗外面。
一棵树像鸡爪子那样。
痉挛。
阴影之外。
阳光填满空地。

2019。05.24




《细节》

你注意到
这几个中国人
有什么
不同?

他们都不系安全带。

2019.05.24



《绿豆发芽》

她在嘤嘤的哭泣
这之前那个人的咆哮
现在
在那堆黑暗的
阴影里收敛
光线在它的轮廓
周围
黑旧的棉袄
白棉花
在那一段距离之中
天光在迟迟的到来

2019.05.25




《某》

脑子里闪过一个人。
先是神态包括出现他脸部
骨骼毛发气味
然后是
那个季节里特有的服饰
。那个名字
很多年都没出现过
它意味着一些
故事。
讲述的口气是这样:
有一天

在歌舞厅跳舞
我接到了一个电话。

2019.05.25




《训练逻辑思维》

这个时候彭德怀正在给聂荣臻安排攻击任务
好像要打一个县城他对着镜头说计划做得越详细越好
然后他看了看会场接着又说
这可能是我们一辈子才能遇到的一件事。
杨虎城被主席台上的蒋介石叫了起来。
你去告诉子良
以前他东三省易帜很好
现在如果他能消灭红军那就居功至伟。
杨虎城戴了付眼镜很瘦
和他在重庆渣滓洞不一样。
现在似乎明白了一点了。
为了不和驻地农民争粮彭德怀准备跨过界限
到国统区抢粮。
我只是需要从剧情细节上
理(厘)清楚逻辑学的规则即可。

2019.05.25



《心惊胆跳》

一趟晚班列车在开进车站。

我不太愿意见到的场景
是:有很多人下车
场面乱糟糟的。

很久从车厢里走出一个
拎着旅行箱有点疲惫
且紧张的人。

更多的时候是我
喜欢站在出口昏暗的灯光下。

有个镜头
是一排长长的绿色栅栏
它的每一片木头
都削得尖尖的。树木在灯光的
轮廓里慢慢显现出来。

月光落下来
像一片水。现在可以回头
看看空无一人的站台了。

接过来人的箱子
开始担心即将开始的生活。

2019.05.25




《麦》

这就是群畜生。这是
麦说的。长着天然的一头
卷发。
长着一头卷发的麦
抽着烟从嘴唇里
吐出一个烟圈。

2019.05.25




《X是本杂志》

这看样子是
一个什么杂志。
主要是杂。
至于志
。应该指
。治愈。
意思是。与
你们(指。他们)
格格不入。

2019.05.26



《醒来后被治愈了》

昨天晚上。
肚子疼。
擦不掉的时候。
沉到了湖的。
水底。
有个时候。
只看到
蜷缩起来的
背影。
深深的向里收拢。
像情感深处的天使。

2019.05.26




《无垢》


身上有土。
需长久的凝视。
假设纯。
它是吸纳。
一个无穷的
无底洞。每一个。
美好的都
相对的
有那么多的。
邪恶。

2019.05.26




《干净的树木》

用力擦
。发出热能。
痛感。

在街道中央走。
一股灼烧感。

干燥的稻草啊。
干净。
沙沙沙悦耳的声响。

2019.05.26




《一个师经过炎热的中午》

找到了一盒烟。
找到自己暂时的惬意

安宁。
找到了
在一棵树下的感觉
以及风温和的
形状。像
一个泡。

2019.05.26




《还真好看》

阳光。这面镜子是
有光亮的镜子。
充沛而明亮。
因为有风
铺满了新棉花的温暖。

2019.05.27



《吉祥》

那个人吉祥。
极像戴眼镜的
杨铮胖子。
走在万德庄南北街
那边的阳光底下。
我觉得
我喜欢他的
步态。
类似一只
散步的
鹅。我还觉得
他踏着
一双人字拖。

2019.0527



《门洞》

你(其实想写
。他。)在想念一个人。
因此迈出去的每一步
步子不大。
缓慢
是对于
对细节的审视和
把握。怕错过
或忽略掉。
总有一股类似山泉的
气息
在经过我。
你说。
你有可能讲述的是。
一个异性。

2019.05.27



《天空》

天空里有天使。
这是对此刻天空
最佳的描述。
这里面
估计还有风的缘故
。嗯。就像
在他的翅膀底下
。感觉到了
翎羽的
绒毛。

2019.05.27



《low 》

那谁其实不太愿意。
看上去。
或者假装拒绝。
实际上没有。
这可能不是件好的事情
。有可能
也是好的。所以
很模糊。
中性。
lou。
有一种动物的气味。

2019.05.27




《黑夜》

不是正常的持枪方式
但枪响了
在雨中倒下一个
这么多的人
今晚只有某个会留下来
打湿的衣服收集雨水
同时也收集微弱的
光亮

2019.05.28




《他想他知道
。他觉得
醒觉是能确定的事。》

那个人的早上
是这样的。
他看见窗子里
有光。

把窗帘
照得很白。那是一种亮度。
光的亮度从窗帘那
照过来。进入
房间。并且
占领了
一片不大的空间。光的
亮℃不是很强。
刚刚好。
就是刚好把
明和
暗黑区分。一小片的区域。
刚好看清楚
房间的
事物。光。是从窗子里
过来的。

2019.05.29




《青涩或青涩》

手上充满了不幸。
手上充满了不幸的
意思

有一股气味
像青草
叶子散发出来的。
被揉烂了。

2019.05.30




《铁西区1984》

有一个片子
叫作
铁西区。
换作汨罗那是
安徽人的
地盘。
那个打架的
个子很高
瘦。
他们讲的不是
汨罗话。说话有香(乡)气
。有时候
夜色和路灯的光亮
在石头上闪动。
有时候不是。
一个在躲闪的背影
它不是小偷
它的另一个名字
叫作谨慎。

2019.05.3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7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