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游

◎韩宗夫



纸船

把精心折叠的纸船放入水中
少年心情激荡
兴奋的目光点燃了万道霞光
几只水鸟,惊叫着飞向火红的天空

河堤上那些可爱的大小花朵
聚集在他身旁,并且毫无顾忌地开放
此刻,小船儿的内心宁静
在浅浅的水流中扬着清波
在少年的心中升起了希望的征帆

承载着一个少年的愿望,纸船
告别秋天的黄金之岸
在一条细如静脉似的小河上
开始了英雄般的漂流

多么纯净,挥洒着前无古人的泪水
多么悲壮,装点着原野深处的风景
越过聚沙成塔的河埠头
进入炊烟与迷雾的怀抱

而你纯净如水晶的心
因风吹而不停碎裂……光阴易逝
一群在河滩上劳作的大人
突然不见了踪影
水鸟的叫声,制造出了比黄昏更大的涟漪

纸船无疑选择了一条通向大海的道路
沿着半岛滚烫的血脉
沿着夕阳辉煌的流向
纸船的身体里充溢着一个浪子的心跳
少年周身震颤着
陷入鸬鹚和草莽的包围

终于有了一次远航的体验
远离秋天浓重的黑
少年的心和小船一样在茫茫的时空里神游
悲壮的天幕上
盛开着花朵般的颂词

烟波浩淼,牧歌缠绵
纸船在两盏小小的渔火中奋勇前行
是谁把月亮也折叠成了小船的形状?
小小的纸船已不再感到孤单

当纸船没入水中,少年的心一片茫然
渐黑的夜空像密封的铁桶
只有古老的水车在转动
蜻蜓落下来了
突然起飞的水鸟认为自己就是神仙
当纸船没入,少年刹那间长大

天涯

一个少年,站在高高的江堤上
遥望着没有尽头的远方
像一个即将远行的人
没有人知道,他内心深处的秘密
和飞身前往的憧憬

风无奈地撕扯着他的衣衫
风,只是在做无用功
微茫的天空
不时有一群漂亮的鸟儿飞过
使天空极具动感,他下定决心
向踯躅告别
一种向往远方的神情
写满了他稚嫩的脸庞

滚滚的江水,翻着筋斗涌向远方
远方有多远?少年不知道
但他知道:只有跟着江水奔跑
就能找到母亲
母亲就是他隐隐作痛的天涯
可能很近,也可能很远
江水无休止的流动
似乎就是一种漫不经心的回答

秋色苍茫,草飞莺长的两岸
长满了植物密集的睫毛
护堤人的茅草小屋孤独地立在远处
像生命中的下一个驿站
可供少年的心灵歇息
可把少年的愿望
托付给远方的远方
深邃的江水,像眼睛一样眨动
散发着母爱的光芒

风吹来了暮色,时间借机遛走
一种英雄情结
充满了少年的心房
他从风中借来一对翅膀,准备着
搏击迎面而来的狂风骤雨
他试着大喊一声
空气巨大的吸力
使他的叫喊产生不出回音

他一直以为:沿着江岸走下去
就能找到妈妈打工的地方
那儿,就是他朝思暮想的天涯
他的眉毛摇曳着
放浪不羁的性格暴露无遗
他亦有疑惑:原本真实可触的东西
为什么却虚无缥缈?
他想哭的时候,却又大笑起来

一江秋水,面向少年真实地眨动了一下
整个世界只有一个颜色
一派太阳的红色,母爱的颜色
布满了整个天空

抱着一棵同样年少的树木
他听到了年轮转动的声音
捧一把江水洗脸
他嗅到了母亲的气息
他饥饿的腹腔里,滚动着沸腾的江水
他体会到了从未有过的快感
仿佛一场豪华盛宴就在眼前

朴素的风,风行于江流之上
少年躺在秋天的怀抱里
细细分辨着母亲的声音
沙粒似的星光,裹挟着阵阵凉气袭来
打乱了世界原有的秩序

江水眨动,泛着母爱层层的光辉
江水眨动,他出走在独闯天涯的路上

骑自行车穿过小树林

看,骑自行车而来的是一位少年
他率真的生命力,正在上升
他是英俊的、健康的,适宜幻想的
像奔向秋天的王子,炫耀着他的
人气和华丽。那片小树林
也正处在少年时代,和少年的活力
是对等的、交融的。其实
他只是一个简单的孩子
普通百姓中的一姓
褪色的格子衬衣,沾满泥点的裤子
卡通的鞋子(有些开胶),但这些
都不妨碍他的奔跑,和小鸟一样的飞翔
空气无法阻挡,树枝无法阻挡
光的旋涡无法阻挡
在秋日的小树林中,那半旧的自行车
是他的坐骑,也是他的翅膀
他飞起来了——
那些金黄的树叶,也飞起来了
跟着他,像一群嗡嗡叫的蜜蜂
上午的日光,被他的飞和跑打乱了
被他不可预计的少年之力
定住了,心甘情愿地铺在地上
被轮胎碾过,时而弹跳,时而欢叫
接受大地和天空的吻。
那些惊飞的鸟群,含着葵花金色的籽
叫的声音如清越的铃铛
向上的影子,被层层分割为
五光十色的小太阳
自行车,成为他穿越小树林的道具
少年成为小树林不安份的诱饵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