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灯的人

◎梁雪波

虚无主义的夜莺(10首)

◎梁雪波




虚无主义的夜莺

在高热的掌鸣中,翻无尽的筋斗
一个接一个的圆弧
把背后的山水旋转,旋转的夜空
溪水漂走几只酒杯

在灰白的灯光下,摔打着身体
一遍又一遍的痛
加剧着失血的不驯,钢夜莺
把技艺练成凉月的回声

在句子的中央,撕裂彩云
一个词和另一个词
虚无主义的落日,痴醉的舞者
向着镜中的空地翻了过去



反复梦见雪的老虎

在劲吹的北风中,雄性的屋脊缓缓沉降
起立的火焰,缓缓沉降
在肃立的冰和倒悬的冷锋中,轻手轻脚的雪
缓缓沉降,轻得
让河水不发出声音,让道路铺向虚无

河边的树,像剔光的骨刺
在惊悚的夜梦见老虎的呼吸,绵密,游移
从天空垂下,缓缓沉降
在浑茫大气中凝聚的雪
蛰伏于掌心
枯焦的墨色在纸上推进

推进。反复梦见雪的老虎
从岩石、洞穴和骨头,向广阔的黑暗推进
带着不可抗拒的死亡的速度,在寂静中
展开内在的空旷
丰湛的雪落在翅膀上
落进卡车里的雪也落在一匹老虎的梦里



透过玻璃观察一只黑鸟
 
在薄冰的下午,我看见一只黑鸟
孤立在树顶
像一块优美的磁石,将远方的夕光
缓缓收拢,那黑得
令冬天颤栗的眼睛,像虫洞
又仿佛在时间中寻找着什么
 
透过玻璃,我看见结满黑果子的树上
积雪尚未融尽
傍晚放大的风声还没有止息
立在行道树顶端的黑鸟
有着被一幅画拔高的那种寂静
在我的注视中凸显
 
而它或许也在注视着我?看着
那个藏在玻璃后面的人
内心的雪球,越滚越大
一只黑鸟起飞,另一只投下阴影
在折光中变暗的锐角
像一枚钉子,将傍晚的风钉在空中


吃云的孩子藏在春深处

地铁穿过黑暗的石头,停在空中
春光浮动的山岗,风抚过坚硬的词
孩子们交叉跑动的小腿
像欢跳的鱼,游向细草的高处

梅花说开就开了,跳过一个时代
不祥的肺。这是在刺目的大雪过后
漫长的春天,像挤满泪水的道路
几个世纪的童声开始不绝的合唱

这是春天,油菜花在千里之外吐芳
相爱的人在蓝天下接吻
囚徒用指甲,刻下时光之灰
棉花糖的天空盘旋着一只苍鹰

像悠长的音符划过隆起的群山
一只鹰穿透孤寂,一棵树和更多的树
用花朵将季节攻陷,那些粉嘟嘟的孩子
吃云的孩子快乐地藏在春深处


反动的诗

如何将非诗的生活写成诗
或如何将一首诗写得不像诗
而本质上它又是属诗的?

每天清晨,院门将山林打开
我齐根站在那棵鹅掌楸的身旁
用后背和脊椎撞击
用手拍打,抚擦她皴裂的皮
身体渐渐生热、通络
而高拔的树干纹丝不动

直到有一天
我将双手抵住树干
闭上眼睛
感觉到她也在轻叩着我的掌心


午夜的诗学

把杂乱的散发着铁锈味的工具箱
合上,关闭那些不安的金属
那些叮叮当当的感叹号
整个世界安静了下来
我听到时间这匹神秘小兽
细碎的啮合声
我听到六楼的抽水马桶
回应着黑暗中的重力
虫子咬着石头睡着了
一扇恍如不存在的刷白的木门
从脊骨处裂开
我看见无数个我
像纷纭的春花
涌来



夹竹桃的黄昏

夹竹桃的黄昏,地铁把美术馆撕开
画布上的童年转眼变旧
空气中弥漫农业的黄沙,话语的氤氲
比前朝面影更清晰的,哦
是纯真的针眼!

我之揪心必将滚动。
因而,美必定是有毒的
——妄念只属于六月盛开的夹竹桃
静默的书中
一场迟来的雨敲打着芭蕉和怪僧



我要做兴高采烈的蜘蛛

现在我厌倦了
那些晦暗的词,脑沟深回的世界
曲折的命运和大人物
我要去做兴高采烈的蜘蛛
做沙漠上的飞轮
我把后半生交给倒悬的蓝天
交给马蹄铁
我滑行,顺着闪电的气息
我用沉默
垂钓冰层下十万美人鱼的歌声



观察一只坠落于阳台的甲虫
 
啊,不期而至的机甲战士乘风降临
于是黄昏振动着金箔
让迟钝的心推延了来自深渊的邀请
楼下的晚餐飘来,徒劳地
平衡着一场越来越费劲的阅读
整座房子的重心
开始倾斜,斜向细雨和细足
托举的打旋的虚空
天,阴郁得仿佛另一个卡夫卡
所有神经都生出了毛刺儿
即使一根树枝就能翻转命运
它稳住了肚皮和阳台
犹如秩序稳定了意外频传的夏天
世界开始起飞,转瞬的静默
像一道箴言
黏住我们原本寂寞的舌尖



午后与一只马蜂聊天有感

晾衣服的时候,看见这个小东西落在阳台
在几盆已经枯萎的植物旁边
一只我叫不出名字的马蜂
让整个阳台变得轻盈
我小着心,兜住衣角的水滴
生活曲面上折射的虚无
激怒它可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
蹲下来,试着和陌生的事物说说话?
喂,你好!异族的首领
可它不爱搭理,兀自在阳光下
摆弄一双瘦狭的黑翅
展开,然后收拢,如此反复
被秋阳晒暖的小小身影
像一架积蓄斗志的微型战机
哦,在这晴朗的午后,它的仇恨
准备向谁刺去,除了
一个凝视它的抽烟男人,有谁
配得上做它的对手?
而我希望的是:万物视我为无名
像隐匿在草丛中的孩子
他的奔跑正撞击着我的胸口
一只马蜂避开同类,分享我的阳台
在黑与白、明与暗之间
无声地上演着一场孤独的哑剧
它进入皮肤的方式,就像
一个沉溺于语言中的人
由着尘世把他推远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