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阳 ⊙ 永远的南方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一行白鹭》《老家的水蓊菜》

◎阳阳



《一行白鹭》

恰是小满时节
清晨的风在南方
有河、树木与菜地的区域
随手涂下
清凉的几幅简笔画
比如此刻我在山口岩
眼睛与心掐着一致的音符
如风中的菜叶,一晃一晃

一行白鹭无意识飞来
越过我头颅、菜地、零星的樱花树种
越过小地方山口岩
一路扇动的羽毛
沿河的流向去远方,青天
成了一块没有尽头的白纱巾

尽管匆忙,日夜劳顿
但我依然要抽出一些时光
像星星一样去热爱故乡
所以找到了山口岩
靠近大山的一个小地方
我抱紧菜地和泥土,守着她们
发芽、吐绿,日渐成熟直至瓜果飘香
把日子尽力过成旧时的模样
菜叶晃动每一波清风
都如同一行白鹭
飞来,扇起故乡
2019、5、22

《老家的水蓊菜》

水蓊菜只有老家才有
嫩绿、细长、在夏日里绵延不绝
一如厨房炊烟的香甜
每日一早母亲都去菜地
挑一担回来,喂养
五个长不大的孩子

我已年逾五十
依然赶不上母亲的脚力
我要母亲从老家
发来一批水蓊菜苗
选择一种移植的方式
把老家放在身边,想看就看

我将它们种在山口岩
早晚各浇水一次
母亲隔三差五来电问询
这项重点工程的进度

昨晚一梦
蓊菜成片成片地开
母亲蹲在菜畦边
正专心致志地做工程验收
2019、5、2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