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俊 ⊙ 红墙之惑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我用雨水的微光挂亮你花朵的檐》散文诗组章

◎陈俊




《我用雨水的微光挂亮你花朵的檐》散文诗组章


春夜,大雨在内心成灾

静坐,声音钻入一块铁石。开窗,挣扑,细芽姣妖。
大雨找到门,多年的风尘正在作弃身的红妆。
手握一盏浮萍的灯火,屋更暗。
有人一口拒绝雨水的招安,回头依身孤影,灯火忽明忽暗。
有人饮酒,想守住撤退的爱情。不让雷鸣和电闪染指,不让天空哗然倾倒。
酒气坚硬。
黑易碎,经不住雨点的怀旧。黑哗哗淌了一地,黑无人拾起。
而那个门,显现雨中的花朵,叹息,围成一圈安详,在茎叶上颤动。
瞬间泛滥成海。雨和黑相互戳穿又相互抱紧,就像此刻回想一些细节,温暖迷茫,真切虚幻。
嘈嘈切切,雨声在彼此的心头留下刀痕,最后在落花细碎的怀抱里死去。
雨抹去文字。雨抱紧墓碑。
没有刻痕,没有记载。
没有过程,没有刻骨的痛和浇灭的火。
雨是墓碑。

雨中桃花

在雨中漫漫,在雨中混浊,渐渐荒凉,鲜艳一回已是昨天。我用一只鹅掌拨着清波的冷暖咀嚼着年华,那滋味也浓也淡。
我知道烟花一样的三月,不是挂在门前的诗句,昨天那个含苞的相逢从草根深处的窥探中,早已远走他乡。
在雨水中清晰的三月,今又被风吹来飞逝的尘世和春花。一河的碎波,拉住上岸的汛期,而夜晚来临,每一个人的夜晚必然到来。一生多么短暂。
今夜我要听到开花的声响,而之后将凋落的声音藏到石头里面。
我坚持用一粒炭火,敲开春天的门。我坚持用绽放的姿势,吸引花蝶。
每天上班的路上,桃花又开一年,我从桃树前经过,短暂的停留、灼望、问候,衣兜里装着雨声和妥协的花瓣。


520,今夜我在雨水中呆立

做一棵草好,在雨水中呆立,泪水闪亮。雨水站在草上能看多远,草用它的芒穿透夜雾,沒有闪亮的背影是个痛苦的事件,雨水不能照亮路,它把路滴得唏里哗啦,雨水是草的偶遇,不是草的全部,只在今夜赶走草的月亮和星星。
有没有很冷的尘粒今夜依附草的衣袂,一滴水也会将远方变成它的洪流,陌生的树影里闪烁的水影是花开前世,我的草丛虫鸣枯绝,草木干净,遗落一枚种子只为放逐今生。
忘了一块泥土的安慰,忘了我是风摇荡却不可带走的那片顽劣,沒有修炼,爱得一塌糊涂却悄无声息。
窗外一滴一滴,而我好久不曾打开窗户。谁蒙面而过,将我丢弃在风声中。穿过梦和含泪的一生,星光沉默。断章残卷,一首诗生出草木之态,今夜,我要等夜深人静后摘下雨冠,摘下草木之珠和浮动的明暗,看雕刀尖上那一滴疼痛。

我用雨水的微光挂亮你花朵的檐
 
我要拦路打劫,我要劫住雨水的微光,挂亮你花朵的屋檐。
那儿有一盏四季的灯,我埋头在黑夜里走路,也许是奔跑,我想休息一下,我坐在悬崖之上。
黑夜让我不断衰老,不断对深潭恐惧。
雨水在黎明前到来,它首先敲打我的梦,衣单履薄,梦很快惊醒。
雨水转移到我的脸上,将我的脸当作大道。
村庄的路从雨水中侥幸逃脱,雨水入梦,血淌入血。
我要劫住雨水的微光,今生只在天亮前,挂亮你窗外的花朵,挂亮你花朵的屋檐。
披光上阵,以阻衰亡。
有人兴奋,看,那个怪胎生出一首诗!


雨水

雨水不见雨水。
把纸藏起来,用刺刀戳破。
用力。包裹的一切。远走的云。
我总是高举山顶的文字,而不知求援,也不知书写。
天空住着神,神一喜欢就来到人间,不喜欢隐得更深。
坐在石块上,让讨厌的车声碾压。距离春天多远,距离梦多远。
一切都在路上。风不荡,水不顾,山不移。还能湿到哪里,丝在蚕的嘴里缠着日月。
没有树木的昨夜,让一缕恨走完一本书的路途。无论嘈杂,纷乱,沒有喊声从地底冒出来,沒有乱云飞舞,明天都是幸福的。
在加油站的左侧,一辆辆急去的时光。
无明,无觉。净而不尽。
山上的晚钟响起,它敲第三下了,我们起身,奔赴一场即将到来的雨水。
而任何晴天无须伪装。

冬夜冷雨

雨水在大地上翻滚,春天有偷窥的欲望,时光起于闭幕式,光标动荡不安。
夜色聚在玻璃的过道里问远方远吗?
化石的门前一阵风吹过,不知所踪。
腊八过后,雨一天天老去,皮肤上堆积着沟壑。
谁风雨作檐,清宁砌屋,独守成俑。
一年当关,冷雨寒夜费力的安装自动搜索模式,扫描岁月的二维码,打开年华的公众号。
雨水的影子不断晃荡,有云一样的虚幻和不安。
冬天缩着身子,一副萎琐的面孔。
冷雨从墙壁里伸出头,犹抱琵琶,试图获得约会的姿势和快感。
有文字的模样,却没有血液,没有骨头。
谁能拽住一年的脚步,死死勒住缰绳?
冷雨掷着骰子,于转身消隐的路上,盖住泣声。
一地的碎银,撤退的星光止于黑。
平林漠漠,山野收留瀑水,云和烟向一个方向,水在黑暗中跌倒,崖高潭深。
昨天的屋檐下藏匿着今天淀粉一样的清寒与湿重。
相思涣散,手指在屏上乱划,找不到一句恰当言辞。文字远走他乡,他乡幕遮重重。身上有无数摔碎的雨滴。
谁能抱紧今夜的一滴冷雨,一抱成珠?

2018年6期《滇中文学》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3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