炭画等四首

◎刘会子



一. 炭画

1.观看或指鹿为马
 
眼睛在第一时间
为我指证: 这是鹿!
它的长颈错不了,
还有那梅花。
 
但它那像马一样的前蹄
和改良的尾鬃,是怎么回事?
 
“现在开始讲马尾巴的功能”
     ——平衡,保护生殖器官。
 
一个母亲在太阳底下
叉着腰,吆喝自己的孩子: 
      ——喂!小心点儿
别从那不知道上摔下来!
 
 
2.牵牛与蚱蜢
 
炭所保持的活性,
死亡,同样具有。
 
它吸附,以范德瓦耳斯之力
将记忆控制在内部。
 
时间之墙不可能被推倒。
 
牵牛,需要永恒,
一只绿色的蚱蜢,带来遗忘。


二. 出租屋

开窗而不开灯的时候,如枪口;
关门的瞬间,卧室像防空洞不保;
阅读时,是花园,又是粮仓;
八月像蜂巢;十二月成了冰窟;
哭的时候是贝壳;笑起来像海湾;
主人一旦睡去,它仿佛森林;
醒来,就是那空空的缪斯山谷;
是沙漠撒哈拉,当水龙头被拧开;
时间追赶我,好像在溜冰场;
一个人时是鼠洞;两人是迷宫;
质问的时候,俨然公堂之上;
但卿卿我我的夜晚,曾是池塘;
曾作为坟墓,被第六感择定;
也是博尔赫斯的天堂,不单被假设;
所以打开书,膝上的河流会骤涨;
是月底要准时续费的,第十二宫;
在诗里,该叫它波塞冬的鱼缸。



三. 撞击……

撞击!
青眼对青眼,脑对脑,
风,对着一片四月的肉海,
鸣叫对鸣叫,光对着光,
在它骨盆的倾斜处,
村庄,翻卷起一颗水手般的
惨白的心!
在这里静静发芽的只有等待,
结出果儿的,都是死亡。
我们不停地交谈,
向下面浇灌我们共同的哀伤,
而一只理想的柠檬,
不停地在干涩,
啊,是谁突然兜走了它?
用一块云的巾袙。



四. 歌

爱我,不要像皇帝的妃子,
不是眼睛雕刻的大理石躯体,
在没有英雄的地方,目光碎裂,
爱我,请走出春天的薄雾。
 
爱我,胡渣里分裂的下巴,
和那股间暮年的蜡烛,
爱我的汗水,以及同样多的泪,
爱我,请走出春天的薄雾。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