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只言片语

◎陌

2016

◎陌






你好,陌生人
 

我是我
自己的回忆。
不管别人如何,我是我
自己的奇迹。
我不想让他活得更好
亦不敢杀死他。不管时间如何
我将会比他先一步
抵达死亡。
就像我正在努力隔离他。
我不能解脱的孤独和虚无,仿佛
那里的幸福充满欲望的
窒息感。




外层空间
 

另一个我看见我
巨大的眼球
当我回到床上
离开我的妻子我要睡眠
另一个我惊讶我
世界的真实的颜色
所有事物被虚无压缩
遥远的鼓胀的视点
另一个我不在我这里
他在天文望远镜中
死亡显露出来:
烧焦的巨大的星的残余
 
 
 

各自不同的命运
 

因疯狂而引发的梦
从未停下
就像把爱的碎片装订
在一本小说的处处
男人们带着女人们回家
为时已晚
“曾经”这个词语
我们真的学习过吗
生活的书页已经发黑




不受阻碍
 

我们是否会永远活下去
常常快乐着,爱我们的孩子
像特别真实的永无止境的一生




生活的感觉
 

这么多的人
每一个在死前
已得到了足够的死亡
石头用影子,词语用沉默
建筑爱,多么无用的
分离,迷失,空缺
时间清醒而孤独,日日夜夜
街头的欢送,人群的鲜花
然后我们开始小声哭
 
 
 

回忆
 

雪地里
我抱起你
脚下
有双倍加重的身体
挤压的透明体
当我们离开
它们就暴露无遗




尽管每一滴雨


尽管每一滴雨都很小
但都落在我的脸上
它们集中力量
拖曳走了这里的生活
像我孤零零死去的那一天




回家
 

回家,像一个死人
寻找他的灵位
路途
死气沉沉
在漫长的睡梦中
睁开眼睛
冬雨,汽车玻璃,雨刷
就开始出来
哭灵
 
 
 

傍晚抵达尖峰山
 

我现在是
一个幸存下来的人
好像没有欲望地
停坐了
二十一世纪
看着眼前成群忍耐的图谋
记忆的战争
缓缓运转的恐怖计划
布满窟窿的日子
废弃的星星
宇宙中的炸弹碎片
 



一首写在地上的诗
 

山路很长,有树,各种各样的树
其中一些说不来名字,我穿过它们
走到山顶,然后下坡,走上去
又一个山顶,想起站在第一个山顶上
看到的是波浪一样静止的许多山脉
目光伸延着它们刹那远远地消逝于淡无




微弱
 

伸开四肢——躺着
像一片雪花重压于黑夜
那么那么白的梦
那么那么黑的光亮
如果尚有——滑落的爱抚
就会像死去一样
变出梦幻




寂寥


当你想到自己
这时候
成年就像阴暗地裸露的光
冬景里的沙丘
你不想在那儿走来走去
你不想把自己一人
留在那儿




雨夜


漫长一条街
排队的
尾灯。
许多不想说话的
红色心脏。
一个梦在静静爆发。




黑暗的马
 

斑马
放映人的寂寞
坚持,守真
在眼睛的那一边
 
像一个目击,发着抖
垂到地面
 
直至我想写首诗,描述
这种孤单
沿着脊背再次行动的
寒颤,漾开
 
渺小又可怜啊
词语的漾影……




小旅馆的单人房
 

甚至彻夜里,能体会
那种悲伤,温暖,又潮湿
就像睾丸和脑,堵塞的
睡眠喷泉,急需剧烈地摇晃
身体饥渴的重量
——似乎有些疯狂
而且,总在梦的这一面




我们无所事事的温柔
 

……是我们吗?是我们吗?
在这广大的世界上,在暮晚里
听,并没有车轮在响动
不希望过近地生活,做梦也
徒劳无益,仅像一列火车
在一个黑色的滑动中
与远处融为一体:很快地忘掉了



 
鲸鲨


如果一个人和
一条鲸鲨
只有三米远
如果他第一次看见
那种滤食性动物
它正用鳍
辅助身体平衡与运动
如果他站在船上
而船的外面
是一个平静很暗的世界
好像悬在天边
远离人间
如果鲸鲨来到那隐逸的高处
在冷淡的厌绝的清醒里面
投入自己
如果他忽然感觉了三米远的孤独
仿佛有某种力量在面前
庞然瓦解




幻象
 

我揉揉眼
天亮的光景
做下了一个梦
看见两只黑木桶
被放回
横着的扁担上
陈旧发尖的担钩儿
颤颤微微
直至它们提携出声响
顺着小路溜走
而一些汲上来漏洒
井沿的水
后来滴落在
深井之下的羊齿叶之间




无形的存在
 

从遗落下来的数颗
驯鹿牙齿中
可以看见时间的精确
大地之上的距离隐藏着事物
孤独的秘密
它们的意向,譬如四肢
瞬息移动
空旷中
点点滴滴的
噪音





 

在一片黑沉沉的水面上
浮泛着的白色泡沫
永远
像记号
非常陈旧且非常短暂
形质简单又神秘
有一丝宁静的气息
无穷无尽
攀升




夜晚开始
 

无论你去哪里,都会从这里消失
从旋转地球的这里
瞭望,平原和河上的星
飞越边际
 
有人驾着车
有人慢慢地走
到处弥漫着大地的微微的蒸汽
 
道路四方相连,那是我们一生看着的东西
关于死亡的想法,集中精神
记忆又忘却的世界
 
那里,所有事情开始漫游——
生活着的房子
递送出消息的灯
阴暗的田野,和田野后的树
 
万物潜伏在它们周围淡淡的奇迹中
孤立出轨道一样的寂静




空旷


一大片旷野上有什么
只有一大片旷野
我听音乐,在家,对空旷的感觉
非常敏感,甚至没有
多余的热情去生活
只想在空旷中将一个人
继续下去




半个世界
 

我去了蛇麻窝,希望再走远一点
到达天沙坑,虾公唇或尖峰山
它们是连成一片的,当我独自走进去
另一边的时间就停止了,那里是
人来人往的小镇,他们在工作
生活和喝酒,那些事情仿佛
有着一种打开许久的酒走味的感觉




刺戳
 

初阳刺戳,两片眼睑
像灯在玻璃上。
早晨的,空气里的,钉子
正生着锈,那样的锈迹——
黑色创口,粘附了
一圈红色血肉。




冥想,无始无终
 

一个人立于大地,光芒
伸手接不住,寂静的星河涡旋
无边无际。凝视痕迹
斑斑点点午夜。
理解时间:给予
星星,微渺,一个轻轻地撞另一个。




内部某处
 

房子,分割出
许多房间,不发出一丝声响
往里面填满灯火
好像空间,将倾泄而出。
我望见生活,和
在其中发生着的一切。
黑暗
(一种神秘未来)
迅速向此沦陷。
我被吞没了吗?我
有着什么样的吞没感?
是否是一个标志
横亘在空间里
像夜晚与夜晚之间
漫长而光辉的白昼一样?
 
 
 

奇迹
 

大风凹。离此七公里。我敢肯定
那里没有人居住,因为它是一座山
四周是天师公顶,双石,虾公唇,鸭爪冚。
没有路去那里。没有人在那里。
我知道抵达的感觉,就像陪伴自己
脱离一个世界,进入另一个世界。
这片土地上衍生了无数个世界
我常常只使用其中的一个
这大概就是,称之为“失踪”的东西。
 
 
 

无名指


我父亲

断了一截
比正常手指

短的
无名指

触碰着他
后来的
生活




一个人
 

经过一堵绿篱笆
寂静,有很长时间的样子
像植物的触须,向前延伸,三公分




夜行
 

夜里三点左右,街上静得可怕
偶尔能看见活在夜里的人
有时我向他们其中一个借火并聊上几句
可以藉着微弱火光察觉一具身体上散发的寂静




经过


一扇绿门长满了铁锈
就像一扇铁门长满了绿锈




空虚突然来临
 

那些猛烈或幽微的,失败者的,兴奋感
——好吧,我承认我是
一个失败者,并以此证明我的幸福
生活有一个期限,周围是人们
和他们封闭的时间,我喜欢紧贴着生命的
这个孤独的括号:
一种看上去为反幸福而越来越沉默
奉献的梦想
我只需要少许时间,它们就会爆发出来
欲望的死寂气息,守护
那些越来越少得可怜的自我




我是一个飞逝的东西
 

紧挨着
橘子

主宰我们的城市
闻它们的味道
是那种没有人的味道
我有足够的时间
不去完成
我已被计划的人生
看着
公共汽车上
拉环
在无人中
不停地摇晃
一些释放寂静的音乐
正变得越来越动听




时间减速


在冰箱里
蔬菜,有它们
心慌的样子
世界
是冰冷的
它们被关着
悲伤绝望
在死后
再死一次




永存
 

夏天的沙砾
有一粒消失的雪
雪的滋润
死亡的极乐空间
小宇宙的寂静
什么在服侍着我们
我们的寒冷
被一日日榨干
一抬眼
就看见了
返航的星座
里面空无一人
我们不曾看见过死亡
尽管我们看得很远
并且很久以后
为衰弱感到犹豫和晕眩




宁静


行走在风中
跟随夏天缓缓
穿越
像一丛
年轻的温柔的灌木
延伸出时间花序
向着虚无







我一直倾注的
生命仅仅是不经意俘获的
一连串感知,就像
在沉睡的黑夜里
数颗星横过




一个人温热而稀薄的状态……
 

我有一个星系,秩序把我领到一边
组成圆盘外弯曲尘埃的旋涡臂
“三岁那一年,我的外祖母死了”
一次星爆,不断的合并膨胀,星系际
空间充满了极稀薄的电浆
“我活在人们的视觉上”
好像一个星系群,甚至超星系团
围绕在宇宙的一个空洞周围
“我父母还活着,他们
将会死去,而我亦是如此”
如何适应新处境,当一千亿个星系
忽然消失,虚无击穿时空的孔
密码的巨大的惯性力量
“我还在那里吗?”
 
 
 

外出
 

我时间充足,无处可去
注视一朵花的旋转
它的旋转力,像只坚定的眼睛
让我磨蹭了一会儿
早秋还有点遥远
岩石上放着白色的万宝路
人们的生活井然有序
宛如一群鸟正穿过云和苔藓
我时间充足,无处可去
 

 

固定
 

在这块土地上
如何确认我们于移动中
一动不动
巨大的风景拱出细小地平线
一日又一日
充满笑容的照片
太阳合上我们的眼睛
词语关闭
睡眠的沉默在头顶滚动
渐渐地
当我们变得异常寂静
好像乌鸦一样聊天
子弹一样的生活
就横穿而来




封冻的线条
 

孤独里显着的恶意
雪地上升的部分
滑行的掠来掠去的火车
一座城市跨在桥上
叫唤不醒的离容
寒星穿越涌回
空荡荡的无人之境:
我的死人的脸
投射向幽灵观众




动物踪绪
 

指肚的皮肤
(一次闪失)接触而不容留
好像里面有一个洞穴
穿过冰山
(拱壁上
寒冷的范围和极限)
通往另一边
一直文明地清醒地走下去
很长的距离
(我们将会活到永远)
某个地方
(穿透肉体的程度)炽热等待




夏天要过去了吗
 

嗯。
说点什么吧
好像自由
死了。
好像
死在了路上。
警示路标,闪烁中消失
走路的
感觉:
被话语融掉的事物
慢慢地融掉
一片停顿。神经反射
脱离了所有的目光的触碰。
软软的
舌头撞击寂静。
硕大的梦
硕大如一个比邻星系。
说点什么吧,说点
什么。
时间寂寂,波
和粒子缓缓。




墨西哥的一些房子闪过荒漠
 

电影镜头
长长往前推进,直到
某一帧
替换。
我在一辆福特车上
穿梭时光。
载回了许多巨大的仙人掌
有花瓣的影子
孤独
又荒凉又小。
好像我就是那个去拯救它们的人
热闹又文明地活着
需要不断
对其维持拯救,像上帝一样
处处确立这一个自己。
 






有一艘船
停泊
在河湾
像一座白色的房子
不让陌生人进入
它升起来的
光辉
雕刻着
静默的空间




这里
 

昨天我醒来,在
一个长方形箱子里面
还有更久前的一天。
他们叫它们:家,火车
以及旅馆。
我相信了并习得不同感悟。
那公共语言笼罩了
我的一生,使
我无论去到哪里,都
发现沉默的不可及。
有一次他们说“博物馆”
还有一次是喁喁之声“棺材”。
那就是我想看望的东西吗
遇见,许许多多的人
围拢至一个地方,割据幸福。
那就是重新建造的事物边缘吗
没有人会关心孤独的延伸。
为何在我不爱说话时
总察觉外面的一种
凝止,密集,以及反常。
在有限的光阴里面,看见
自由移走的生活
而某处并未增长空间。




电脑屏幕照着的地方


那里
是一副
发光

机械键盘
每一颗
黑色

键钮
都有着
白色的字

数字或符号




一辆抛锚在盘山公路上的汽车
 

前尘不再,满山满岭的
静静的红豆杉树林
青春是一个孤单感觉
那些生活是
出发时的行旅。
一种特别的安宁,是
一种特别的回忆。远处太阳
光泽渐渐消融于一座雪峰
仿佛是白雪产生热和
云的足迹,那般浩大的
强烈的周围的透明。
时间自思自忖
时间把它们记错。




雨中蛛网


发生过的还会不断发生
每个人都永久,世界依旧反光
黑暗会脆弱,瞬间被摄的感觉刚刚好
 
在那里显映出来那城市,那街道
那雨中蛛网,静静地好像
一张潮湿的照片




写是一件悲伤的事情


生活,是一件悲伤的事情
我是诗人时,它
是一种充满词语的悲伤
我不是诗人时,它
是一种内心布满
窟窿眼的悲伤




夜的身体
 

人马座A*是一个符号
它暴露自己就像“我很孤单”
无形的空洞周围布满了
星爆,安静的电浆
一个人打完电话
上床睡觉之前,拉上窗帘
于是某个念头发生,一意孤行
它静静越过街道
变得巨大,垂悬在时间边际
拥有若干光年的涵义
如果心中的话语会分离
就能听见宇宙星群的声音
 
 

 
黑暗中
 

出了地球
迎面驶来头一个
感性得
纯净的睡眠,比过去的
所有留下踪迹的
生活,都遥远,巨大
几乎无人感知的
几乎像土星环
 
 
 

某个时候
 

我一直向下走
楼梯布满脚步的
斜齿
因为一切都像回忆
穿着睡衣
忘了要下去做什么
在那样的空间距离里
一边坠落一边想
感觉到身体
好似在黑暗深渊
闪烁滑下的一个白洞
不断扩大
无声无息地掉入早晨




石头坠落
 

一颗星
朝向无限小而远的
一个黑洞
崩溃
再一次感受
死意的
私密宁静
刷满整个身体
——磨灭的长线——
冷而暗
多梦
在生活的高处
我一次次地抛出
自己
以一种孤独的概率
百分之一
或千分之一
或亿万分之一




记忆碎片
 

当我呼救的时候
我已不在我的里面
你听见,我就在你的耳朵内
而我,空无一人
 
精神病院没有圣像
这一天什么也没发生
死神穿过街道
 
生活是恐惧
恐惧是教堂
教堂是两只睁大的眼睛
 
日子闪着光
渴望有尖顶
痛苦,记住的很少
充满梦境




有那么一会儿,杀气腾腾
——威廉·卡洛斯·威廉斯
 

生活
使用我的每一个部分
甚至连自己
都没有察觉的那些
譬如细胞核
譬如梦境
譬如死




冷冷淡淡
 

或许是星空之下
这颗星星那样闪烁的
遥远
我一生
只做一个梦
看见自己




薄暮
 

从海边涌来
淡淡黑暗,有街心
展开的报纸的亲切感
充实生活:根本
没有其他人的
那种虚弱的感觉
无尽星球,拓荒一般侵占
过来,在头顶上
一片生事微渺的宁静
 
 
 

无名
 

一个人去数公里外攀登
群山,群山呼啸,在土地上
迎面吹拂身体
感觉到了脸庞的透明
当向晚,山中湖泊
几只木舟,对着
一个高山上落下长影的人
那里的宁静
就像镇上薄弱灯光下
等待中的台球桌
散乱的台球和一根球杆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