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地荒凉 ⊙ 裂缝园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没一个好东西

◎心地荒凉



爱不释嘴


我给一个
喜欢帮我
口交的女人
创造了一个新词
也不算创造
只不过是将
爱不释手这个词
最后一个字
改成了嘴
你就说吧
刺不刺激
形不形象
2019.5.19
 

老外不挑食


想到老外二字
我就会想到
不挑食三字
那帮浑身长满毛的猴子
好像还都活在原始社会
公的看到母的
就想扑上去搞一搞
母的看到公的
就想叉开双腿
冲公的嗷嗷叫
2019.5.19
 

黑暗料理


巩依凡那次对我说
昨天晚上我跟王耐植
在楼上包间收碗
他将桌上的所有剩菜
都倒进一个盆子里
然后拿手指头
在里面搅拌了一下
并很快将那个手指头
放在嘴边舔了舔
舔完后他陶醉地说
味道真不错
后来我把这事
转述给吴胖听
吴胖听后笑喷
说这很有可能
是王耐植在调试
专属于他的黑暗料理
2019.5.19
 

可乐可乐,哈哈哈哈


坐在102的那俩哥们
要了份加量版的
湘水卤虾
一瓶大可乐
卤虾吃完了
可乐没喝完
然后他们结账走人
冯波将他们喝剩下的
那瓶可乐拿过去
给自己倒了一杯
坐在101喝起来
海艳突然
跑到冯波跟前说
那个穿白衬衣的客人
又回来了
赶紧把可乐藏起来
我说藏什么藏
他要就再给他
拿一瓶新的
结果那个白衬衣
回来只是因尿急
要借用一下餐厅厕所
2019.5.19
 

色子


收桌子时
海艳收到了
一个色子
海艳说刚才这桌客人
就是用这个色子
赌的酒
谁输了谁喝一杯
我说这个色子
看上去好眼熟
是我们店里的吗
海艳说是侯问初的
2019.5.19
 

农村四哥


只要一闲下来
冯波就会
握着手机
用西瓜视频
看农村四哥
这个节目
他看这个节目
有一段时间了
他不仅在店里看
回到宿舍
躺到床上也要看
睡前看
睡醒一摸到手机
又要看
还曾三番五次
地将这个节目
推荐给我看
他说你快看
这哥们的粉丝
已上升到
两三百万人了
我说你天天
看这家人做菜
难道不觉得烦吗
冯波笑说没办法
天生就是厨子命
2019.5.19
 

泽郎拉姆


非要拉我进她
发起的
什么读书群
读什么书
不得而知
来自呼伦贝尔
叫泽郎拉姆
我说不好吧
你们都那么美
她说不及你
光芒的一半
诗人你就
别谦虚了
加入我们吧
我们都向你学习
跟我想象中的一样
群中成员
统统都是半吊子
可以说一两百号人
全部都是傻逼
我想退群
但又怕伤了
泽郎拉姆的心
那次她在群里
发了几张照片
拍的是自己
读过的一些
书的章节
那次我实在没忍住
在退群之前
无情打击了她
我说你们读的
都是些什么
狗屁不通的玩意儿
骂完我就退群了
而泽郎拉姆呢
泽郎拉姆她很快
就删除了我的微信
2019.5.19
 

抖阴王子眼中的江雪


千山屌飞绝,万径屄踪灭。
孤舟蓑笠哥,独射寒江雪。
2019.5.19
 

有个八岁宿迁女孩,对我动手动脚


不好好吃饭
从店里跑出来
站在我面前
跟我闲扯淡
还帮我招揽客人
都快来吃啊
最好吃的湘菜
她冲路人大喊
然后回头靠近我
伸手摸我的脸
抓我的耳朵
捏我的胳膊
我说别动我
请你放尊重些
过了一会儿
有俩男的
从店里走了出去
其中走在
前面那个好像
是她的爸爸
她的爸爸问人呢
走在后面的那个
回头看到了我们
说在这里呢
她居然在
撩小哥哥
2019.5.19
 

没一个好东西


早上
一个一脸凶残的
女胖子
牵着一个
小女孩的手
在幼儿园门口
过马路
一辆小车
狂摁着喇叭
被迫在她们跟前
停了下来
那个女胖子
回头冲那个
小车司机骂道
叫什么叫啊
你他妈看不出来
这是人行道啊
2019.5.1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