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天笑 ⊙ 内心的光亮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向天笑发表在《汉诗》2019年第1期的诗

◎向天笑



小小的首都
 
你是我的祖国
遇上你,就不能脱离你
否则就会流离失所
 
多么渴望每天能够自由
进出,我那小小的首都
那里繁华如梦
 
在小小的首都里
我真是迷恋那像迷宫一样的巷道
生怕越雷池半步
 
喊父亲

小时候
我通常到田野、地头、山坡、湖边
喊父亲
大声地喊,声嘶力竭地喊
一直喊
喊到父亲答应
或者走身边,为止

父亲一年到头早出晚归
无论中午、晚上
我几乎都在饭熟后喊父亲

有时候,父亲摸着我的头说
喊个鬼!
然后牵着我的小手回家

如今,回故乡
站在村口
我也想喊父亲
可我喊不出声来了

就是喊出声来
喊破嗓子
我的父亲也不会答应了

但我还是想喊
在内心深处喊
哪怕喊个鬼出来
还是想喊、想喊……

最后的告别

亲爱的,我们告别过很多次
相信这一次,真的是最后的告别

我知道小小的输赢
一次又一次地伤了你
可你不知道一次又一次伤了我
你输不起,其实我更输不起

人生就是一场没有输赢的赌博
输了好,赢了也罢
到头来,结果都只是小坛灰烬
爱恨情仇也转眼成灰

多少次深入浅出
你都快乐地接受
接受你的赢,不能接受你的输
而我只能接受你疯狂的报复
或者死亡的威胁

把长江安装上钟表
记录分手后的分分秒秒
我们不再争了,不再吵了
像江水消失于大海

你不相信自己触摸的深度与硬度
一切在你面前不堪一击
尽管那种消融的感觉,还没有隐退
像冰凌一样,悬挂在窗前

我踏着坚硬的冰雪离开
留不下半点足迹
从此,我背后的院门紧闭
春天来了,也不见桃开一朵

抱紧你

半夜醒来
是多么残忍的事情
月光洒在床上
像你柔软的肌肤
洁白,光滑,充满性感
 
多想你此刻就在身边
我可以抱紧你
不再让你溜走
可你如月光一样
无论怎么用力都抱不紧
 
幸好被窝里
还有你残留的味道
我无法抱紧你
我可以把你的味道
紧紧抱住

采下的桃花  

桃花开了整整一中午  
沸腾的桃花
疯狂的桃花
终于静了下来
  
我采一朵
只采一朵,慢慢  
嗅她的味道
  
这朵再不能结果的花
拼命散发她的芳香
我吸进自己的体内
沉睡已久的激情苏醒了

我听见骨头坚硬起来
我听见整个大地都在回春  
成片成片的桃花,都在窃窃私语  

啊,这采下的桃花
我还能期待有什么结果 
 
包围

在皇姑岭,你种花、种草
种树、种竹,也种房子
那单独的院落被坟墓包围
似乎是一个生灵被许多亡灵包围
 
你目睹夜色慢慢爬上山坡
像无数的黑兽包围了院落
寂静无声,可你还是听到它们的吼叫
如此逼真,如此虚幻
 
一只只冰凉的手伸过来
你一次次地拒绝
却不知为何叫不出声来
这被冰手包围的场景一直历历在目
 
你吓得灵魂出窍
醒来,身体被虚汗包围 

深夜的大泉路

去火葬场,不是要走过大泉路
就是要穿过大泉路
 
那天晚上握着你的小手
在大泉路上走过
那天晚上的月光淡、风也轻
我们的脚步更轻
 
生怕惊动神灵
一句话也不说
轻轻走过大泉路
 
在十字路口回过头去看
仿佛与大泉路交叉的是黄泉路
 
原载《汉诗》2019年第1期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