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各 ⊙ 马各诗选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说说一种特殊的仇恨

◎马各



1

爱恨情仇,仇恨与爱一样,是人的一种最基本的情感模式,仇恨这种情感也是中国历史的主题之一。所谓杀父之仇、不共戴天,这样的俗语,表达的就是中国人对复仇的一种决绝的态度,关于复仇的故事,最著名的恐怕莫过于伍子胥为父兄报仇,把楚王掘墓鞭尸的故事,伍子胥作为忠孝的伟丈夫的形象,一直为后世的人所崇敬,可见由仇恨而来的复仇、以暴制暴、以牙还牙一直是中国人所推崇的一种朴素的正义观。

我曾在一篇文中说过,仇恨是人的一种正常的情感,并非是不可理解的,就如秦始皇的暴政荼毒天下,无论是陈胜吴广们揭竿而起,还是六国的贵族后代们为自己的国家复仇,这些仇恨都是可以理解的,因为秦始皇危害到了他们的切身利益甚至生存,由此产生的复仇与反抗,都是一种合乎常理、常情的行为。而之所以仇恨会是历史的主题之一,就是因为凡是有不公平的地方,就会产生仇恨,这里不讨论仇恨是不是解决问题的最佳的方式,只要仇恨所表达的是人对于类似公平这样的朴素的正义观念的一种诉求,这样的仇恨至少在情感上,都是可以理解的。那么我们接下来所要讨论的仇恨,它并不是这样一种常情、常理之下的仇恨,而是一种特殊的仇恨。

如果说,一种可以理解的仇恨的情感,应该表达的是人对于公平这样的朴素的正义观念的一种诉求,那么这里首先涉及到什么是公平。我们说以暴制暴、以牙还牙之所以是一种朴素的正义观念,就是因为这样的观念里至少还包含有一定的公平的诉求,既然你认为暴力是你的行事准则,那么别人也可以把暴力施加于你的身上,所谓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让一条行为的准则一以贯之,这是公平起码应有的含义,就如以暴力对人者,被人以暴力待之,这是公平的,因为暴力这条准则,在此人的身上得到了一以贯之的贯彻。这里不涉及,暴力本身是不是正当的,而只讨论一条行为准则在逻辑上或者说在形式上的一贯性,这条消极的原则应是公平最基本的含义。

仇恨的产生是因为自身的欲求没有得到满足,而这种欲求并非一定都是出于对公平的追求,比如在清末,皇帝以天朝上国的姿态对待外来势力,对方不愿意下跪,就对外夷恨得咬牙切齿,这种仇恨的产生就不是源于对公平的追求,因为这种欲求不符合上一段所说的那个最基本的消极的原则,那么这样的仇恨就不能说是正当的。但是,如果仅仅是这样,我们仍然还可以说,它在可以理解的范围之内,因为它满足仇恨产生的最基本的机制,即自身的欲求得不到满足。而我们接下来要说的是这样一种仇恨,这种仇恨是一种莫名的敌意,你挡了我的财路,我恨你恨得牙痒痒,这样的仇恨虽不能说是正当的,但至少可以理解,但这种莫名的仇恨它指向的往往是一些无关的人或者事情,它单纯出于对于人本身的仇恨,对于周围的世界的深深的敌意,我们要讨论的是这样一种仇恨它产生的根源与机制。

2

仇恨的一个最基本的表现应该就是愤怒和不满的情绪,而这样的情绪我们在婴儿身上是最经常看到的,婴儿凡是任何一个要求得不到满足,就会哭闹,强烈地表现出自身的不满。那么现在的问题是,为什么在婴儿身上会表现出这样一种情绪状态呢?

一个小伙子追求一个女孩子,但被对方拒绝了,如果换在婴儿身上,此时这个婴儿肯定就会哭闹了,而一个心智成熟的成年人,应该不至于此,那么这里的所谓心智成熟指的是什么呢?一个成年人被人拒绝,之所以不会哭闹,是因为他认识到了,别人是不同于自己的一个独立的存在物,他原本就不是围绕着自身的意志而转的,所以无论是对方接受还是拒绝,这都是一种正常的现象,这原本就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这是其一。但还有一种更深层的心理原因,如果一个人自身的人格无法独立,而把自身的价值依附于某一个对象身上,那么这就意味着,他的自我的建立需要借助于这个外在于自己的人格依附的对象,当在这种情况下,一旦这个依附对象不能顺从自身的意志,或者脱离了自身可以掌控的范围,这就意味着他维持自身心理安全的机制面临着威胁和被摧毁,因为他的自我是通过这个依附对象所建立的,这表现在婴儿身上,就是一种心理共生的现象,即婴儿还没有从母体中分离出来,建立起一个独立的自我,因此在这种共生现象之下,任何一种违背自身意志或者脱离自身控制的东西的出现,都意味着一种威胁,而哭闹则是在这种威胁下,一种焦虑情绪的外在表现,我们把这样一种心理状态,叫做全能自恋。所以我们所说的成人的心智成熟应该包含起码的两层含义,其一,是认识和接受一种不同自己的东西的存在;其二,建立起自身独立的人格。

而当一个成人,他没有完成这种最基本的心理和人格建设,他的心智状态还停留在母婴共生的婴儿状态,这样的一种成人,我们就叫他巨婴。我们有幸生在这样一个时代,可以通过许多现实的例子,来认识人的这样一种生存状态,由这种巨婴心理所产生的种种荒谬的景象,是特别值得人深思的。

最近,所谓的什么命运共同体,恍惚间,仿佛让人回到了“大东亚共荣圈”,这个命运共同体其实就是母婴共生的巨婴的全能自恋心理的一种外在表现,这就是一个现实的例子。那么那句让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所谓的“我将wuwo”又是什么呢?一开始看到这个,肯定会让人觉得不知所云,仿佛就是一种梦呓,但我们只要仔细想想,共生状态下的巨婴,他就是没有自我的,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建立起一个成人应有的独立的人格,而一个人的人格就是他的自我。其实这就是他真实的心理状态的一种无意识的外在表现,这就是为什么它听起来才会像是睡梦状态之下的人的一种梦呓,我相信说出这句话的人,一定是在一种不自觉的状态下冒出来的,而问题恰恰就在于这种无意识和不自觉的状态。

愚蠢并不是指一个人不聪明,一个不聪明的人他知道自己不聪明,这样的人我们甚至可以说他是明智的,因为自知之明是人的一种难能可贵的智慧,他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具备的。而我们所说的愚蠢、蠢人,他往往会认为自己很聪明,往往会自我陶醉,所以问题恰恰就出在这种无意识和不自觉的状态,因为这种状态恰恰说明了,这样的人是一种真的愚蠢,那么这样的一种愚蠢的养成,往往就源于长期的自我欺骗之下所产生的一种麻木的心理状态,那么这是一种怎样的自我欺骗呢?

3

婴儿之所以让人觉得可爱,是因为我们看到婴儿,他们仿佛生活在梦幻和童话世界中一样,天真无邪,让人觉得可爱。但人之所以是人,是因为人不是生活在梦幻和童话世界中的一种存在,就如婴儿他终将长成成人,过去的童话和梦幻世界它只能是人的一种美好的记忆和情怀。人之为人,一个基本的特征就是,人是一种具有深刻的现实感的动物,人是生活在现实之中与现实共存的一种存在物。而我们所说的最基本的现实无非就是,第一,人自身的存在,第二,他人与世界的存在,前者是人的自我,后者则是一种外在于自我的异己的存在。

这两者是相辅相成的,自我的建立它本身就意味着一种隔离性和封闭性,只有在这种隔离和封闭的状态之下,自我作为一种独立的存在物他才能建立起来,所以我们可以说,认识和接受一种不同于自己的异己的存在,是自我得以建立的前提。那么同样,如果一个人不能建立一个独立的自我,他的自我不具有封闭性和隔离性,而要依赖于一种外在的对象,那么这也就意味着他不能接受这个外在的对象作为异己的存在,因为异己就意味着他的自我的分裂,意味着维持他的心理安全的机制的摧毁。这是很简单的道理。

婴儿是一种生活在情感和情绪中的动物,而所谓的成人,心智走向成熟,无非指的就是人的理性的成长,而这种所谓的理性的最基本的含义,就是人的现实感的觉醒,在这种现实感中,人走出了婴儿时期的童话和梦幻世界,来到了现实世界当中。而在这个现实世界中,最基本的东西就是上面说的两点,自我和他人的存在。而如果人没有很好地完成从婴儿到成人的心智建设,他就不能接受这两种最基本的现实,而我们所说自我欺骗和自我麻醉,他归根结底就在这里。

每个人都可以视为一个能量体,人实现自身存在的方式,就体现为能量体的能量扩张,那么这两种现实构成了什么问题?自我的存在意味着人要为自身的行为负责,而他人的存在则意味对自我的能量扩张的阻碍,因为他人也是一个能量体。所以自我和他人的存在,都构成了对全能自恋心理的一种巨大的阻碍。一个人不能接受自我的存在,就意味着他需要把自我依附于某一个对象身上,来逃避自我的存在,而一旦选择了一个依附对象,则意味着他不能接受这个依附的对象作为一种异己的存在,因为这就意味着他的自我的分裂。当这个异己的力量处于一种强势的地位,巨婴则表现为奴性,他会强迫自己把自身视为这种异己力量的一部分,这是第一种自欺,所以他的自我在本质上就是建立在这种自欺的基础之上的,由于他的自我是依附于某一个外在对象的身上的,那么任何异己力量的存在,都意味着自我分裂的威胁,所以此时他会狂热地维护这个人格依附的对象,此时巨婴则表现为暴君,所以暴君和奴才,他们在人格上是同构的。

婴儿生活在情感和情绪之中,他可以通过情绪的发泄释放这种焦虑,而成人则因为理性的成长,现实就成了一种不可回避的存在,自我欺骗和自我麻醉的心理机制正是由此产生。那么现在我们回到前面所要讨论的仇恨产生的心理机制的问题,由于他的心理安全的机制是建立在自我欺骗和自我麻醉的基础之上的,而这两种现实的存在对于他来说是巨大的、无法绕开的威胁,这就构成两种最基本的仇恨,即对人本身的存在的仇恨和对周围世界的存在的深深的敌意,前者是他自己骗不了自己,后者则是他人不配合他自欺,所以这些仇恨在正常人看来,他会指向一些莫名和无关的对象。

4

由于一个人的心理安全的机制是建立在自我欺骗和自我麻醉的基础之上的,那么对于这种心理机制来说,仅仅是事实或者说现实本身的存在,对于他来说就是一种威胁,因为一个最基本的现实就是,他人或者世界并不是围绕着任何一个人的意志而转的,仅仅因为这个,就使这类全能自恋的巨婴产生了对他人和世界的仇恨,就如你不配合他自欺欺人就已经成了一种罪过,而事实上,除了父母哄骗小孩,任何一个成人都没有这样的义务。

由于不能接受他人或者世界作为一种不同于己的异己的存在,由此而产生的妄想症又是巨婴的一个典型的特征,他通过情感和情绪上的妄想来回避切切实实的现实的存在,那些梦呓般的胡话、精神胜利法就是这种心理机制的外在表征,在这种状态下,任何沟通和理解都成了一种不可能,因为现实的存在或者说实事求是,是人和人之间理解和达成共识的一个重要的桥梁,如果一个人仅仅是凭借情感上的喜好,而无视现实、自说自话,那么人和人之间的共识也就不存在了,也就不存在真正有效的沟通和理解。

全能自恋,它还会导向一种偏执,在这我们试图分析下这种重要又比较典型的心理机制,如果说自我分裂的威胁的焦虑是指向依附对象内部的,那么这种偏执则是指向依附对象的外部的,比如外部敌对势力。所谓的全能自恋,无非就是我的意志必须实现,整个世界必须围绕着我的意志转,而巨婴通过把自我依附于某一个外在的对象身上,来逃避自我,同时也是逃避自我存在的责任,因为独立的自我就意味需要独自承担责任,这会严重地阻碍全能自恋心理的实现,所以全能自恋必然会导致人格依附,所以巨婴通常会通过把人格依附于某一个外在的对象身上,它可以是国家、民族或者领袖、权威等等,通过使这个对象不受限制,而达到他的心理需求的实现,这就会导致他把这个人格依附的对象神圣化,就如他在政治上往往就表现为偶像崇拜。这就是说,他需要一个使这个人格依附的对象不受限制的心理上的合理化的借口,如果这个对象不能达到神圣化的程度,他就没有使整个世界必须围绕着他的意志转的理由,由于这个自我依附的对象被预设为了神圣的位置,那么那些外在的异己,阻碍它的东西,则必然被推向了妖魔化的另一端,他们是邪恶的、存在着恶意的,这种偏执心理,是巨婴对世界或者他人存在的仇恨和敌意的根源,在这种心理下,任何异己都是邪恶的,都是可以被理所应当地消灭掉的。

由全能自恋而导致的妄想症和偏执,就构成了一个既不能沟通、也不存在尊重、宽容和理解的世界,当这种巨婴掌握了权力,那么他对我们所生存的世界所造成的破坏和影响,是怎么估量也不过分的,他所制造的就是一个充满敌意的世界和对周围的世界充满仇恨和敌意的人民。

究竟是什么造成了这样一种巨婴?这里难以说清楚,但归根结底,无非就是人在成长的过程中,他没有建立起一个独立的人格,这就是为什么在教育中,要反复强调,要使人学会独立思考,因为这是通向独立人格的必由之路,而一旦一个社会它无法完成人成长的基本的心智建设,它对社会所造成的危害,就是我们如今所要面对的切切实实的现实。


https://zhuanlan.zhihu.com/p/6617749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9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