裂缝之二(15首)

◎雨人



《那颗星》

 
最近,经常梦到年轻时的事
甚至儿时的经历
仿佛时间倒流
这是人之将老的征兆吗?
如我每天夜晚漫步
看到天空中的某颗星
也许已经死去
发出的光在亿万光年距离的旅途中
抵达现在的我。
很多年后,也许你会读到这首诗
恰是那颗星带来的光芒。



《仙人掌》 


我偏爱山水的枯淡
甚于米家父子
笔下大点、小点纷至沓来
烟雨下的葱岭。
至死不会妥协的屈原
其实是个浪漫主义者
在汨罗江投河之前头上插满鲜花
衣裳佩戴兰草。
而我更像山顶上坐禅的老僧
身处沙漠仙人掌的肉身
多汁的表象下隐藏尖锐的刺
但你可以接受
数天的微痛
最终消失于肌肤的吸收。




《摧毁》 


“进行自己摧毁自己的事业
如地球板块的碰撞造就伟大的山脉。”
写到这,你卡壳了。
像断了线的风筝
公交车慢慢爬上大桥
你从车窗望着桥下的挖沙船
日复一日
年复一年
制造暗流。




《训练》

海洋馆训练海豚
是反音乐性的。
一只正在摇尾的小狗
挨了一棍,它无法理解。
自从母亲去世
我就远远避开哪个小区
好像这样就能切断视觉建立起来的联系。
 


《修剪》


我们不能接受
一个人的离世
如砍倒的一棵树
以座椅或柴火的形式继续存在。
所以,我们需要神学
需要园丁
把生长的植物修剪成标准的几何体。



《手机》


我躺在床上看手机时
不小心滑落地板
捡起发现有一道裂痕
以后看屏幕时
人的面上都有一道裂纹。
有时,走在路上
手机从口袋掉落地面
屏幕从另外一个方向裂开。
生活中总有不断的事情发生
裂纹一道道增加
以致面部彻底花了。



《马路》


夏天新修的柏油马路平平展展
光可鉴人
过一段时间
经车子的碾压,特别是重型卡车装满沙子
出现一道细细的裂纹
每隔一段距离。
筑路的工程师说,这是物理现象
铁板一块
那是人们理想化的想法
它要通过裂痕释放力量。



《照片》


阳子去世后
荒木整理妻子在弥留之际
拍摄的画册<冬之旅>
冲洗照片时
不小心打翻墨瓶
墨汁从上面流了下来
他并不急于擦掉
照片上的人和物
好像在雨雪中,又好像在流泪。



《刻砖》


我新购买了一部汉代囚徒刻砖
打开一看
寥寥数字
狂野之气扑面而来。
那是犯人临死前
在胚砖上
用细木棍急就划出自己的名字和家庭地址
烧成砖后
扔在坟坑里作为墓碑。
 


《脸谱》


在非洲
土著部落的勇士
在脸上
用刀划出一道道直线
如猎豹
从眼角迸射出的几道黑色斑纹。
但我看见
少女光滑的脸上和柔软的身体
也被刻上各种图案
我首先想到
那一定很疼
而不是美。



《山水》


泼墨山水
很难画好
弄不好如一团乱云。
所以,一定需要断裂
纵向的
横向的
用大斧劈
小斧劈
披麻皴
绞索皴
才能显出群山的雄起。



《夏夜》


初夏的夜晚
微风吹着有点凉
散步时看见走在前面的女人
穿着短裙
露出修长的大腿
有一一风荷举夏天的味道。
第二天早晨起来
依稀记得在梦中
命令我把T
弯成P。



《划线》


小时候我们都有过在地上乱划的经历
细细想来这就是书法的起源
从划出的第一条直线
文字就创造了。
石虎在一本书中说
他从田野杂乱的麦秸交叉中
看见了书法的线条。
如果你久久盯着墙面
由于天气的变化和时间的推移
产生各种的裂缝
在你想象中
特别是你心情不佳时
会构成痛苦扭曲的面孔。



《木瓜》


最近,我看了越南导演陈英雄拍的电影
<青木瓜之味>
那种木结构的房子
大厅里摆放的灵牌
天井边栽种的亚热带植物
宽大的碧叶下趴着四脚蛇
还有男主人弹拨的琵琶、吹奏的长笛
这一切多像我儿时南方的故居
多年后我回到哪儿
梁上的彩雕有些脱落
客厅的墙面写满毛主席语录
厨房里的碗柜
景德镇的瓷器只剩下文化大革命的画像。



《便条》


王羲之留下的法帖
大多是一些记录:
菊花开了,可否过来饮酒?
园中橘子不多,特奉上几枚。
看着窗外的落叶,忽然想到远行的你
可曾登上峨眉,正眺望我的方向。
昨夜肚痛,你在他乡安好?
赶忙起来念经。
诸如此类,很像现代人写的便条:
冰箱里留着蓝莓、冰激凌
锅里有热好的饭菜
别忘了吃。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