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笑忠 ⊙ 醉生梦死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种豆得豆(新作十首)

◎余笑忠



去向
 
周末,早晨六点破例起床
听到一只斑鸠在近处啼叫
一声又一声
为一探究竟,我走上阳台
开窗的刹那,自落地窗下方的边缘
一只斑鸠扑棱棱飞走了
……竟有怅然若失之感 

如果夜里一直窗户大开
它会不会进来呢
不,问题不在这里
问题在于它正叫得起劲
而我的好奇终至侵扰了它
不,问题也不在这里
问题在于总把鸟鸣幻想成召唤
而飞鸟,从不和我们
缠绕在一起
它唤来的黎明,有时
又不知去向 

2019.4.14-22
    

雄心勃勃,写下的尽是败笔 

雏鸡要长到足够大的时候
才分得出雌雄
雄性越少越好
有一年,我叔叔苦笑着说
养十只鸡娃
九只是公的
害得他杀心大发 

2019.4.23,世界读书日
   

过早醒来 

偶尔我会过早醒来
四点半,听到鸟鸣声声
而后再也难以入睡
想起作早课的僧尼
厨师。商贩。赶火车、赶飞机的人
他们各有各的去处
想起年迈的母亲,每天
晨光未明之时,在房间里摸索一阵
然后开门、如厕、前往菜园
施肥、择菜,再回到家里
打开鸡埘
一群小鸡欢天喜地
而每逢初一、十五
她会把焚香祷祝放在诸事之首
其余的一一顺延
然后是灶台、柴火、一个人的早餐
缓慢地咀嚼,……像早年
将我们送入梦乡后
从我们幼小的身体下,抽出发麻的手 

2019.4.27    


鞋带问题
 
我穿过的鞋子,有的走着走着
左脚或右脚的鞋带
松散开来
出问题的鞋子,总是同一只脚上
鞋带老出问题
好在问题不大,可以随时停下
弯腰系紧
好在没有被卷进溃逃的队伍中
不会有致命的风险
可以处之泰然,感激这小小的尴尬
将自己打回原形——
双脚并不完全对称,如同双眼
步幅也不完全相等,如同双眼的视力
完全有可能绊倒自己,偶尔
这时可以哈哈大笑
为紧绷的雄心,与有限的张力之间
形成的死结 

2019.5.2    


涉世未深 

母亲在电话中说,两只小鸡不见了
一只公的,一只母的,半斤大
她将原因归之于天气:
如果是下雨天,小鸡会在屋檐下避雨
如果是晴天,野物不会明目张胆地出来
遇到阴天,黄鼠狼会抓住天赐良机
悄悄尾随其后
小鸡半大不大,羽翼未丰
每一声叫唤都一派天真
对潜在的危险浑然不知 

两只小鸡,在我这里自动缩减为
很小的数字
在母亲那里,则是不忍想起
刚才还活蹦乱跳的它们,转眼
被活活咬死 

2019.5.7    


一张合影
 
在他人抓拍的一张照片上
你们席地而坐,笑容可掬
那里有草坪,虽不是真草
但和草地一样柔软
似乎是我在说话,说的是一件
令你们开心的事
但我完全不记得说过什么
从我侧身半蹲的姿势看,应该是
我聊过几句之后就走开了
也许你们也不记得
当时为何乐不可支
只记得那里草坪柔软,虽不是真草
仿佛也会沾上露珠
而得意的摄影师,会像一个裁缝那样
偶尔抬起头来,从走过的路人身上
看到一件令他都怦然心动的衣裳

2019.5.8,世界微笑日


庙堂 

在旧宅的荒地上,婶婶盖了一间庙堂
那是我所见过的最小的庙堂
一人勉强可以容身
只有香案,没有偶像
她礼敬的只是祖先
因此,它甚至不能称为庙堂
于我婶婶而言,它显示了一种存在:
“在我有生之年,我必躬身祈祷
在我有生之年,它将洁净如新
我将一天天变小、变暗,它将
美轮美奂。” 

2019.5.9        


高度问题 

两栋高楼
你位居其中的一栋
从你的阳台上望向对面
未必能一眼找出
另一栋高楼上对应的楼层
如果你不在最高层
或接近最高层
(所幸你不在底层 或与底层相差无几)
你的目力缺少参照
我们的眼睛不自带水准仪
可以肯定的是
你在一定的高度,但不是最高
须知山外有山。何况
还有白云,还有飞鸟 

2019.5.10


 ◎在阿默斯特候车 

有的是时间
沉重的行李,暂且放在一边
就成了一个闲人
每一阵风过,都会吹落花瓣:棠梨、晚樱
五月,新英格兰犹在春天
雨后新晴,适于安坐,适于闭目养神
这里车多,行人少
路人从身边经过,从容的脚步声
像灵魂轻轻落地 

飞鸟也有落地的时刻
两只麻雀的争斗让人分神
车站的长椅底下,它们缠斗正酣
为使出更大的力气而放弃飞行
要在地面一决胜负
好在它们无意将互啄
升级为你死我活的血战
好在第三只麻雀登场,像一位要人
清一下嗓子
一场争斗暂且平息 

这时候,恰逢钟声响起
来自对面的小教堂
太庄严,以至于闭目养神像入定
太宏亮,像当头棒喝
以至于我相信,有人会回心转意
庄严又宏亮,以至于落英缤纷
像有命在身,赶赴秘会 

2018.5.13
2019.5.11

 
种豆得豆

院子里有一畦蚕豆
认出它的人不多
同一块地,去年也种了蚕豆
只是不知道是什么人种的

这里看起来像一块无主之地
蚕豆快成熟了
我不便在一旁待的太久
以免别人觉得我有非分之想

我能想象收获者的快乐
虽是必然,但也有一份意外
土地是肥沃的,种子是守信的
收成纵然微薄,但从不辜负

我不想以可见的一般
论及不可见的种种
在天真的花与朴素的果实之间
唯有恒久的秘密令我着迷

只是,如果来年种下别的
我会怀疑是不是换了主人
如果来年什么都没种
我会疑虑,其中有了什么变故

2019.5.16

————————————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