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陈蔚 ⊙ 从东到西找北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说说三篇

◎陆陈蔚




说说饭饭的《今夜,海上无风》

    在苦多乐少的人世里,最快乐与幸福的,大概就是性与爱了,因此中外古今的情诗太多了!其实写性的也不少,大都被道德与艺术规则屏蔽和淘汰了。

    人是万物灵长,除了动物性,他还有神性。在男女这件事上最见人类生理需要与精神追求之间的搏斗。柳下惠坐怀不乱,已是常人无法企及的圣贤;鲁男子对她说你别过来,我怕我把持不住,才是令人可起而学之的世间好人。

    不过人十分复杂,他可取不取也可能是为了别的更大的利益。他动心忍性,不是为了修行成佛、利益广大众生,而可能只是为了出人头地、以便更多地玩弄异性。

    还好人到底是人,即使男人更多兽性,一般不会在大庭广众中行强奸之事。也有少数这样的事情发生,那是被邪教控制了的灵魂,已经不光兽性、已经成魔。这些被政治蛊惑、被仇恨裹挟者在大街上杀戮、强奸,不仅在战争状态下,相对和平时期也这般群魔乱舞!所以有的人提出来最理想的政治应是女权统治,说她们更仁慈些。那是在男权社会里显出来的柔弱吧,我觉得一旦她们全面控制,会有更多小鸡鸡和小命不保,她们似乎更多有情绪、情感,而少些理智。因此毕竟要依赖于良好的制度,而不能寄希望于统治者的道德品质。

    人在情爱关系上还不如动物,大雁就严格一夫一妻制、决不出轨、甚至如果有一只先死另一只也将自坠而死。元好问因此而写出《摸鱼儿•雁丘辞》之名篇:“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古代人结婚时的“奠雁”礼仪就取喻于大雁的忠贞爱情,最初用真的大雁、后来木刻、再后来就用鹅了,鹅可是滥交的!鸳鸯更滥交,却被后人纷纷相互自许——怪不得现时今风气如此淫靡不堪了,原来爱情的隐喻系统早早出了问题!不但语言会产生新的现实,就连心念一动也会产生心波的,可不慎之乎!没想到我行文到此成了位道学家了,可博一笑。

    饭饭的《今夜,海上无风》抒情格调纯正,不使人麻而使人想落泪。诗里的女子也如古风,男人因奔忙于生计一年只回来两次,而女子傻傻地等。从诗里来看,似乎也不是正常的婚姻,“你想起那个被留下的女子,/她没说自己叫青梅。/你跟她说话,都从不让她开口。/你和她一样,都不知道明天会是个什么样。”,如果有人违反了道德、法律,自然而然将有不好的后果,我们管不了那么多,只为诗里的女子自甘卑微的爱感动。“今夜,/海上无风,有人张了张双臂,/像拥抱,又像飞翔。”,希望尘世的爱情既有最初的让人飞翔,又都能平安、心安地落于实处。


《今夜,海上无风》
——作者:饭饭

上紧发条的老式钟,一根筋地走。
秀英港的渡轮惯常于等待,
夏虫也只是偶尔叫上两声。
一年往返两次的人再次远行,
2019年的第一场台风还没上路。
据说适应一件事至少需要21天,
你想起那个被留下的女子,
她没说自己叫青梅。
你跟她说话,却从不让她开口。
你和她一样,都不知道明天会是个什么样。
仿佛一切就该如此——
船是大海的睡婴,灯塔是
缄默的忍者。今夜,
海上无风,有人张了张双臂,
像拥抱,又像飞翔。



说说玖殇的《我是你们所有人,我谁都不是》

    玖殇的诗充满异质感,他的语言像是进入潜意识后的自动流淌,词语与词语之间的崭新连缀,给读者带来不求甚解即可欣获的奇特美感。是的,我们每人对自心的了解均很粗浅,它是个无尽宝藏,只是从古至今都不得其门而入。偶尔有人能从心的深处浮现灵感,我们就惊为天才。

    玖殇很年轻,可以说还是个孩子,他自己更感觉自己是停留在了十三岁。不知道当他十三岁时发生了什么,总之不会是幸福来敲门,一定是一种年少者无法想通、无法承受的伤害。当岁月沧桑使我们遍体鳞伤、心肠如铁,我们还是会对一个孩子遭遇伤害感到难以忍受。年轻的一代并没有多少福气,看看全国有多少留守儿童就知道他们大都缺少至关重要的父母的陪伴、缺少正确关爱、缺少真正符合成长规律的学前教育,这样的童年缺憾甚至让不少人成为了“来自星星的孩子”。

    等年岁渐长,才会知道其实无人不孤独。努力合群能令世俗事业更有建树,孤独却会使艺术创作呈现异彩。说不清哪种情况更幸福,只知道有时候人群中更其孤独、写作却能给人一生的快乐源泉。狄金森就觉得外面的世界好可怕,然后把自己关在了家里、甚至长年不下二楼,写出了数量众多、品质上乘却等死后才得到了普遍承认的好诗。

    《我是你们所有人,我谁都不是》几乎每句都美不胜收,这种美不是初学者容易服膺的从古典化用的意象,不是被诗教教坏了脑子的粉饰现实,不是从流俗歌词里学来的肉麻抒情,而是如碎玻璃割身的喷溅血花……

    虽然看起来像是自动写作,这汩汩涌突的语流还是需要有所剪裁、还是需要用到技巧的,譬如玖殇在这首诗里把成语砍断分列于上下行,就见出意识对潜意识的控制与引导,这样的刻意安排有确实起效的表达效果,并且见出甚有意思、更增添了一些新奇。

   “你发现,满大街都是要死的人”,这样的发现不应带来沮丧,而应该带来安慰。满大街都是要死的人,他们没有作为隐秘快乐的写作陪伴,也全部想要和相信着长命百岁,星星的孩子们,因为被动向内求而已引发了内在光明者,更应自惜、自爱。


《我是你们所有人,我谁都不是》
——作者:玖殇

在纪录片上得以出入
它们鲜活的肉身。煤气的阀门打开
贯体而出的却是暴雨。像十几年前
没撕的挂历,暗地里咬你一口。像天昏
地暗中,你期待着杯盘
狼藉的鱼——早已滑出了时间。那么
就把我寄存在这儿,服下药片
一沓收据从楼上俯瞰:
你发现,满大街都是要死的人。
当你鼓掌,然后感到沮丧,穿上医生
也拧不干的衣服,你认识到的活着
是黄土也埋不下的活着。
而它们在笼子里,缩回头去
麻木的,盯着你看。举手无措的是
人类。徒然面壁的你,每一天都在睡去。
这片星空下没什么在发生。
大伙儿好像无所事事
什么都没干过。



说说一酒虫的《杂谈集(1647)》

    时空说到底是个假象,每个生命都有各自的时空概念,与各自的际遇、际遇所产生的心理状态有关。爱因斯坦就说,一个男人与美女对坐一小时,会觉得似乎只过了一分钟;而如果让他坐在热火炉旁一分钟,却会觉得似乎过了不止一小时——他说这就是相对论。佛法更是说一切唯心造,说呼吸21600次即会让每种生灵各自感觉到这是一天的时间长度了。因此小飞虫虽然在我们看来只能活上几天,于呼吸更急促、贪爱更强烈的它们来说,与我们的人寿百年一样有时反而觉得无聊而漫长。想多了会让我们手足无措,对美女时看到了她的骷髅;对蚊子不忍下手拍出它微细腹腔中我们仍觉得是属于我们的血。

    无论怎么感觉,时间给每个生命都是有限的,尤其中年以后会有紧迫感,才懂得珍惜宝贵光阴。要与自己和外界和解,少些对立、评判。即使仍心怀天下,先记得对身边的有缘者和颜悦色。要知道自他都会突然就离世了,这一个个都知道疼、都怕着死、都希望安全和幸福、都想远离恐怖与痛苦的生命……

    普通人说到底只对几个人负有责任,伤害也只能伤害到身边人。所以无论富贵贫贱,一颗善心是最高贵的,不发脾气就是在过着有道德的生活。

    “有时你觉得时间过得太快了那是因为你没有去珍惜/时间有时候会突然变慢,/每一秒钟都会变得那么漫长”,要是能一直快乐,时间就让它过得飞快吧!可是随时会产生痛苦,有时亲爱者遭受痛苦会比自己遭受更加让人心如刀割。该诗里的对比为什么让人感受强烈?因为同为人类。直面人生、直面必然的生离死别,会更加温柔、慈悲,要帮助更多转瞬即逝的生命!“就算是时间也不忍心就这样抛弃”他们……


《杂谈集(1647)》
——作者:一酒虫

有时候你觉得时间过得太快了那是因为你没有去珍惜
时间有时候会突然变慢,每一秒钟都会变得那么漫长
当你面对生离死别,你知道么,就算是时间也不忍心就这样抛弃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