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旧作:偷车贼

◎乌城




《那条小鱼》

那条小鱼
黑色
有横纹
不知道什么品种
在我家呆了
整整一个冬天
一起来的鱼虾都死了
它安静地呆在鱼缸里
一只塑料老鹰下面
越活越小
小到我可以把它装进矿泉水瓶
去河边放生

2013-5-28


《偷车贼》

偷了一辆
电三轮

没有电池

偷了一块
电动自行车
电池
装在
电三轮上
却烧坏了
电三轮的
线路

下午三点钟
他把电三轮
扔在了
小区
墙角
然后从容地
为自己
点了一根烟

2013-05-16


爬山的好天气

早晨,阴天
父亲去爬山了
希望今天不要下雨
没有雨也没有骄阳
才是爬山的好天气

自从送走出车祸的二叔
父亲就喜欢上了爬山
他说,趁着还能爬动
多出去走走
有时和几个老友一起
有时他一个人出去

上一次与父亲一起爬山
是几年前的事了
从山上下来
只找到一家烧烤店
我们一起吃肉串,喝啤酒
聊老家的往事
聊五口之家
我们这两个男人间的话题
我已经酒足肉饱
父亲也不让我再点什么吃的
说已经吃饱了
可是回到家
父亲又吃了两大碗米饭
这个曾经的工人、小贩
他的胃不是只用酒肉就能填饱的

这个阴天的早晨
父亲和几个老友去爬山了
找机会
我也想和父亲去爬山
但是今天我得老老实实去上班
外面的天空,阴着
说不好这雨能不能下来
很多天以来,我盼望着一场雨
但是,今天的雨还是不必下了
没有雨也没有骄阳的天气
才是个爬山的好天气

2013-05-27


《狗》

第三次
把狗送人
妈妈终于下定决心
不再养狗了
尽管非常希望
有狗陪伴
可她养大了我
又养大了我的女儿
已经没有精力
再养狗了

2016-5-29


《第一回》

我头大
卡在母亲产道里
迟迟出不来
其实
我也不是很想出来
外面屋子很小
一铺破烂小炕
沾满了血
一大家子人
三天两头吵架
母亲疼得太久
已经喊不出声
屋外的人
偶尔向屋子望一眼
也都不出声
我想
总得有人发出点声音
于是就脸色紫青
挤到这个世界里来
哇哇大哭

2016-5-8


《两个高三女生》

一个坐在
酒馆外的水坑里
不停地哭叫
太晚了太晚了
一切都
来不及了

另一个
坐在旁边台阶上
与前一个一样
喝醉了酒
在教训她同伴
晚你妈的晚啊
你那么笨
从来就没当过好学生
又那么丑
从来就没人喜欢你
一切都没开始
永远都不会开始的
晚你妈的晚啊

2017-5-14


《在尤伦斯参观“例外状态:中国境况与艺术考察2017”当代艺术展》

我凭着那股子骚味
找到了展厅里的卫生间

2017-5


《宇宙中的红点》

他经常打架
他说他
是斗战胜佛转世
来世间降妖伏魔
匡扶正义
老师们说他
是精神病

有一次
我尝试和他交流
他告诉我
宇宙深处
有一个红点
时刻照耀着他
他为那个红点而生
那个红点
只为他而存在
说这话时
他双神望着窗外
眼神迷离
人已经飘到了外太空

我偶尔想起
当年的这个男孩
不知他现在怎么样
前几天
他突然出现
送来结婚请柬
站在他旁边的女孩
是他当年的同班同学
或许就是
宇宙中的那个红点

2017-5-17


《少先队员》

高年级同学
给低年级
新入队少先队员
戴红领巾
面对一个女生
我紧张极了
心想
千万不要碰到
她的胸脯

2018-5-12


《捐》

单位组织捐款
收钱时
我不在办公室
错过了
晚上在网络
找到一个捐助项目
补捐了
有一次单位组织捐款
我真的没有捐
因为那一次
没人说明是谁组织捐款
捐去哪里
我想试试不捐会怎样
结果也没怎么样

2018-5-15


《地铁站》

栏杆外校服男孩
和栏杆内校服女孩
玩石头剪刀布
赢了的
打输了的手掌
临别男孩
轻轻抱了女孩
目送她去乘地铁

2018-5-23


《迎检》

周三下午
卫生大检查
我们把办公室
打扫了三遍

周四参加
例行体检
一周前我开始
少吃肉不喝酒

2018-5-23


《迟到了》

她正站在教室门外
接受班主任批评
我走过时
她笑嘻嘻的
问了声老师好
班主任瞪了她一眼
早些时候我看见她
在校外超市
买火腿肠
喂路边的流浪狗

2018-5-25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