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桥

◎刘义



七年前,桥头的雕塑被拆除
包括那个时代的审美。

五年前,参加过落成典礼的长者走了
留下百万字的著作,无人问津。

我们途经两年前的夜晚——那排年长的枫杨树
其中一棵被90年代的雷电击中过。

童年的我少年的我中年的我
好像无数个我汇聚成一个绝对的我。

而临近的爆破的声音,来自我体内
那座撞击金色晚光的桥。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