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玉磊 ⊙ 高玉磊的作品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猫(7首)

◎高玉磊




  《猫》



咖啡厅隔开一间屋
养了一群猫
收费并张贴入场须知
多少次
我站在铁栅栏外面看着
偶尔
有猫瞥我一眼
也有愿意对视的
我沉默
必有沉默者
我哀伤
必有哀伤者
如果
我喜悦
我就会入场
去里面随意走走





2019.3.28





《在路上》




工农红军士兵身子很小脚步极重
黑色车轮偶尔点缀着红色
国民党第72军第六师三营七连的一只硕鼠被称之为先遣骑兵团
长江是一条线黄河是一条线长城是一条线都是绷紧的棉线
缠绕不断
磨盘和鞋子遗失在沟坎里月光照着水井上升
山势平缓夕阳西下一滴鸟鸣比枪管的音色更黄
一匹瘸腿母马东张西望在路上



2019年4月17日晨 深圳 




《回眸》




从楼道下来一个老妇人
带着她的七只猫
我称她为猫的一生
我让她和猫先过
她回头看了我一眼
就这不经意的一个回眸
我称她为鲜花开在坡上的小旅馆
上中学时和人打架
我输了最后一场后来
那个和我打架的人进了大牢
被枪毙
我称那次打架把我绊倒的石头为
沙滩上刚刚出生的小海龟
两个破罐子的墙角
我称之为上帝刚激情过后的小眼睛
在大年初一
有人开着晶莹闪烁的越野车冲进茫茫河道里
我称那高高溅起得水花为逆流而上
永不凋谢的水花
其实那天整条河结了厚厚的冰
硬得像还有一丝温热气息的犀牛角
我多年未见的老父亲





2019. 5.8 深圳  



《天桥上》





老槐树上挂着风筝
两只猫同时伸着懒腰
白色塑料袋在斑马线上
徘徊
一条小路深入地下
向北的一条路在上坡
咖啡馆边的林荫路转过街角
不见了
一条路和另一条路在远处
交叉
鸽子飞上遮雨棚
餐馆坐满了人
女孩弹着白色钢琴
十字架在高高的屋顶上
瘸腿老人的拐杖掷地有声
雨落下来
我突然觉得有一条路必通往
荒原



2019.2.11 深圳


《落叶》



一条斑马线
2369号房间的白色单人床
水果盘上的一粒
沙子
一片树林
塑料袋里的葡萄干
拥挤的骆驼
它们都是时间的旅行者
几朵白云飘着
落叶里不动声色的
石榴树
风轻得没有边际
街上行人打着雨伞
一只小猫的叫声向远处
传递
咖啡馆的下午
她的红色围巾



2019.2.26



 《此地》


路过学校门口
走出一群佩戴红领巾的小学生
不知为何
我有些慌张
1950年此地是乱坟岗
镇压过七个地主
其中有一个人头落下后
想咬自己的脚
1974年是砖瓦厂
厂长乱搞女人被枪毙
1982年是荒地
有人捉蛐蛐时被雷电劈死
2006年一条跑进学校的狗
被胖保安用菜刀砍死
2017年二年级五班的张小燕
从五楼跳下
据说她和国产奶粉有纠缠
这么多年过去了
有两个问题让我困惑不解
学校没有食堂
保安哪来的菜刀?
那条闯进学校里的狗
是谁家的?



2019.1.18





《多年以后》


多年以后
我才发现我身边的这些亲戚和朋友:
城管队长老阎纪委第一监察室主任小学校长油漆工彩票中心副
主任卖假药的黑帮老大交警卖狗肉的盲人按摩师计划生育
科长王保振驯兽员修女篮球记分员盗墓的新闻发言人
阿贵地铁司机毒贩失足妇女甘小静作协主席蒋未生
狱警装置艺术家刘安邦油漆工眼科副主任
医师夏志杰锅炉工马克思海军女兵
挖掘机司机高玉磊盗
墓的神经病人
郑全拼县扶贫
办宣传干事刘向东
女裁缝赵燕妮
鞋匠冯保宠物店
老板项安良羊肉店服务员周小娜
修女古董商村长房地产开发商
赵正品守墓人许军烟厂工会
主席钱有粮舞蹈演员婚恋网红娘
艾米丽娅油漆工诗人盗墓的化工厂书记
冯起承幼儿园厨师唱京剧的防盗门厂长郑芳
法制办油漆工离休干部罗二喜神父孟德水妇产科女护士
婚纱摄影师杀人犯登山向导盗墓的试睡师陈小莉驻京办主任
火葬场化妆师兽医杨小豪博物馆长都在同一条船上相安无事




2019.5.8 深圳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