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只言片语

◎陌

06-14

◎陌




电筒式生活(2014)


我最喜欢
二十岁
女人
腼腆的脖子
指节似的柔声嗡鸣
四十岁
男人女人都一样
一种滚边领的
筋疲力尽
在肉脂外面
无法顺随

三十岁
尤其
一个男人的脖子
不好说
我即将拥有
这一定程度影响了
正确判断
我想它总体大概是
敏感的坚强的忧郁的
有时也像一面
刚用水冲洗过的
镜子照着的
逼到墙角
一种抗挣时露出的畏缩
三十岁有一个
骨子里我认识的某人
反转脖子
盯着我




异乡(2014)
 
 
赶着鹅群的人,和打方向盘的人
一样若即若离的气息,我坐在车后座
不出声。
 
车慢慢爬出鹅群,爬过暮晚田野,爬向
某些纤细的隐秘的
夏日的劳动记忆和某些人。
 
宽阔世上的野花在疾走,微光中
一闪而逝的灵魂
上面是银河,下面是一个省。




两个人最好的三件事(2014)
 
 
在热乎乎
浴缸
鸳鸯浴
旅行途中
愉快地
结婚
等到未来

在一块儿




焦虑忧郁恐惧的缘由(2013)


有些东西
近似于斑马。
有非常强的警惕知觉
和非常快的逃跑速度。
在结结实实空间
活得卑微
谨慎不安
当它们想显示自己的
强壮健康优雅时。
白昼
太阳掠过
大地露出阴影。
夜晚是月亮。
有些东西非常像斑马
可能是
一群斑驴。
人们说它们存在的美丽时。
像极了。
它们却瞬间消失。




土豆之镇(2013)


有一些时间是绿油油的
在薄雾中
有一些欢快的叫喊
也许我听到了
也许没有
但那空间之中的蓬勃一定存在
这是一个孤独的迷人的
冬日早晨
我突然感到我们还很年轻
就像这土豆地里
看不见的结实的土豆
未来也许
会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片断(2012)


多么好
有一个小孩
在黄昏
当我透过窗户在街道上看到
就像站在面前的
自己的影子




乡村音乐开唱前关于“我是谁”的问题(2012)


草坪割草人?
割草机?
是,割草机,控键。
控键在割草机下面?
是。
你是做割草机控键的?
是,把控键放割草机上。
把控键放割草机上?好的,明白了!

*以上内容选自X Factor上的一段对话。




我对你说(2012)


我睡在毛毯下
把眼睛露在外面
看到温暖的
懒洋洋的猫沉浸于
黑色的门和白色的客厅
最终我的眼睛
停留在了
黑和白中间
在那里
眼帘像一面镜子
渐渐蒙上水汽
一只猫
在后退中
消失




时间(2012)


闭着的眼睛

咖啡的速度
搅动
一明一暗的
奇妙感觉

请你喝咖啡
请你在
认识我之前
决定
离开
或不离开




有一只白鹭溜出来(2011)


这个感觉。我难以描述——
在过去的某个早晨
一个人孤独到
恰好
能看清几十米外事物的程度。当然是白鹭
不是另外的鸟溜出来
也不是数只或许多只白鹭
溜出来
这些年头。每当我回想起
这些年头
有一只白鹭溜出来
从蒙蒙亮的神秘的杉树林里
在一片似乎微微漾动的湖水边
灰败之心,逃离之心
沮丧,甚至悲伤
都无以形容。
这个感觉,或许只能是:
有一只白鹭,它
溜出来了




谷仓之下(2011)

看见一样东西是一样东西
反过来说,看见一样东西不是
一样东西
要么正在回忆,要么
已进入梦中
巢脾,不像门不像雨
看见巢脾不像巢脾
像哭泣的脏腑
像一个人生前死后,孤独开始的地方
雨中的巢脾
开始腐烂,仿佛黄昏
某人为了确定
给远方的朋友写信,“我们死了吗?”
空气震颤而至
微弱的
听觉即诗
“嗯 ,我们都会死而且会死很久。”



 
有窗帘的窗下(2011)


我喜欢很浓的夜色
浓得看不见任何东西,灯光多余
在孤地亦可,不在亦可,我喜欢很浓的回忆
好比独自一人抽着双喜牌香烟
我喜欢双喜标志
浓烈的
个人的气味
我喜欢
活着某刻
就像一支烟头
沸腾或冷却
我喜欢这样每一次有
不能承受
什么或就要有什么来临的感觉
悲伤或欢乐
一次




有坦克奔走的电影(2011)


四只脚的统治者
没有感情,在我面前出现,美好得
像一个畸形婴儿
可能
身上丝织物深深
过于
明白微风
索要什么
泛白的肌体
近似
一阵雾
畸形婴儿
有先知后觉的

我想
仅仅有一次




关于孤独(2011)


引擎有醉酒的手
掣动时候的
摇晃
你没有意识到它醉了的摇晃
以为身体在摇晃
空间瞬间把你的手和身体拉开距离
因此看起来
你像是要不顾一切地
抓住什么可靠物
向前移动




做爱(2011)


如沙漠里的沙粒
充满身体
拖曳双腿在沙漠里
并被每一颗
沙粒所淹没
一切是那么缓慢
这个又燥又热的世界
一片寂静
越来越缓慢
此刻永恒是你眼中
一个
滚圆的炽热得发白虚无的
干水囊
正源源不断往外倒出
令人窒息的
沙粒




大卡车从那里经过会有空荡荡的回声(2010)


很深的阔叶林里
大卡车发动时
像一个人对着无人接听的电话
不停摩挲
听自己的呼吸
我们以为要下雨了
因为有时
一辆运输木材的大卡车在潮湿的空气中走动
这种回声从不知哪里
反射而来
我们找不到它的来源
我们听见自己在走动
很深很潮湿的一片阔叶林
感到雨就要近了




空间扩展(2010)


那些交媾的,活着的
蝴蝶
的性和美好
在沉寂拖延的花上,像花一样沉寂拖延




旅馆(2010)


这里的房子被限制,这里的
灯被限制
照着你,这种灯
一个人
什么也不说
在你周围




秋天(2009)


我不能述说秋天
所另外努力的那种薄
无论是河面上
还是树林里
我经过时
我在那里
它既不是孤独
也不是空虚
它或许
只是我穿了一件薄薄的衣衫
告诉你我站在那里穿了一件薄薄的衣衫
像起雾了
我看见你
努着嘴
尚未出声的呼喊




盲目(2009)


这是时间。
我不知道,经常换衣服
把纽扣扣错
穿旧鞋子外出
日常衣冠指挥着
自己,仿佛一个陌生人
去了一个陌生城市
然后回来。




陌生的灯火(2009)


背着行囊进入一个小镇
享受入夜的安宁时靠着它坚硬的墙壁
榆树们在一个不知不觉的世界
黑暗潜行
我现在可以接受我是孤立的
我与它们毫不相干
体验自己确认自己
如果我死了
我只是明天早晨旅舍被忘记推开的一扇小窗户
它幽闭的美好如同另外几扇
用力敞开的
旅途仍在继续




三点钟的房子(2009)


孤独就像刚被踹坏的门扇
离开的人不会突然回来
声音不会再次回荡
一个空洞的下午
我恶狠狠地瞪着对面屋顶那个维修工人
他在捶打房子
房子没有恶意
但它妨碍了我们




秋风(2009)


山野梵梵重归宁静只需关上窗户
所用的时间,
吊脚蜂比雨滴短一些,
雨滴比细绳拉环
短一些,
更短的是身体
皮毛浮动,
天黑的时候
我不管朝身体的哪个方向移动,
都是一步一步
往深处走




两只鞋子(2009)


当我在行走的途中
就像在自己的膝头睡了一觉
或者在穿梭于茫茫旷野的火车上
我不知道
我正携带谁去旅行




祈祷日(2009)


哭泣中,每一事物都将得到相应的饱和
水是一种工具
果园泵入黎明的大气层
所有的鸟鸣在你长长的耳道制造光
秋天越发沉寂:
一副平静得可怕的面孔
瞬间介入世界的颤栗
混乱中唯一持久耐损的乃是生命
——剪刀,黑暗,我*

*:引用这一句忘了是谁的。




时间的形状(2009)


水在冰箱内
有牛奶糖的色泽与坚硬结构
我在一间空房子里
无人说话时
就像水匿于固体内
有了渴意
我体验的水之甜是
秋天黑暗的味蕾颗粒密密挤压




薄暮(2008)


六月乡下的缄默是水,许多水蜘蛛
曳动的大片青色反光
当一个渔人划着小舟过来,荡开
水,与沿堤黑压压的浮萍




时间(2008)


她跟我说她一个人的时候
有火车经过
感应灯时明时灭
她以为是房子在移动,她在房子里
移动
在我所看不见的地方
我不知那时她去了哪里
现在她回来了
在我抱着的手掌里
移动
那么孤独而满足




雨后(2008)


秋天,秋天是
色彩的旋涡
就像山野的那些蘑菇
生长又消失
对于另一种静止的存在
你得忍受




触摸(2008)


关于爱,我只记得微小微小的追逐
皮肤夹层的梅花鹿
踢踏的汗水
数小时,数分钟和数秒的
孤独统治




在一个冰箱里(2008)


在一个冰箱里
区别雨水与水的味道
你的视觉变形后
它们成为冰
或者块状或者更小更细腻的感情微粒
你的手夹在空气与冰箱之间
不能改造生活
因此冰箱成为一个静物
成为你的遗像
你每天缩小它
携带它出门
把自己关在里面




暮色下(2007)


从一只鸟看另一只鸟
它们都有着,模糊的鸣叫
日渐薄弱的身体
黑山的下巴,被秋风的刀片刮着,一层层积起来
仿佛落叶
仿佛落叶




秋天(2007)


白鹭拧小它身体的孤独
像山野的某个人拧小灯火
嘘,一切就要复归寂静,不要出声
碑下,独自于肚脐上写下祭文
白鹭拧小它的肚脐
白鹭就要渐渐不见




空旷(2007)


那暗夜的,不断拥挤的
蠢蠢欲动的阔叶
像我们的舌尖舔着天空的黑暗
它们过多的分泌物
令人远远看去仿佛下过一场雨
那反光的孤独
在每一个舌尖上回旋
它们伸缩的动作
不断加剧野外我们身体的空旷




中元节(2007)


一些漆黑里活着人,一些漆黑里
死了人,这些漆黑令我
看不见尘世。我触碰到
他们的鼻子,眼睛,以为他们活着
而有时是摸着尸体过去的
鹞子叫响的秋天
苦楝强壮而漆黑
我独自打坐,木偶排在一边
而母亲告诉我,这些木偶
也是苦楝制出的。
木偶漆黑不语,乡人默诵她们的祷告。




经验之谈(2007)


我每天从句子里
重复获取快感
就像一个屠夫擦拭他的尖刀
很多年了,他没有杀过一只牛或者羊
当然就没有解剖过
它们内部的黑暗。而一把把的
尖刀摆在案板上
耀眼的光芒,犹如鼓胀的皮毛
被尖刀突然挑破
犹如牛或者羊,死亡
反击这个世界的最后一次抽搐




恍惚(2007)


一条洁白的丝巾
堂妹心爱的什物
她说过要留做嫁妆
上面绣有淡淡的兰花
她死了许多年
我一直闻着死亡淡淡的味道。
亲人们进出忙着琐事
我躲在门后
镜框中,她依旧清瘦
一头黑发,扎着丝巾。
“你何年嫁人?”
她再没有回答我。




黑暗(2007)


我也许应该摸下那些刀
将它们一一抽出刀鞘
然而没有。
在昆明,我知道那有着黑暗植物的小街
卖刀的摊子边立一个汉子
我们仅有只言片语
时间是孤独的,而刀在刀鞘里。




荷花的光芒(2006)


比虫鸣更寂静的是星子,它们
都烂在湖里,褐黑色的泥上是荷叶
荷花早已凋零成童年的提灯
在透明的肌肤下行走,那光芒磨损着我
那光芒也是寂静的
却不会腐烂,就像有个人
每夜,在我的骨头上
一下一下地
磨着锋利的刀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