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只言片语

◎陌

2015

◎陌






黎明(2015)
 

黑夜像一个孤单的人
伏在一双鞋子上
冥想变回——轨迹
而轨迹如此之深
将鞋带捆绑在一起
并且赐予凄凉的一瞥
鞋带——深灰色——热情
发生着变化
渐渐寒冷
屈服中
漂浮的力量
仿佛楼梯通向房门
外面月亮飘落
空荡荡的路——没有人的疏远
纷纷围绕着
青绿树冠和乳白屋顶
一如往日——那草露上
起身的人永远离去
离开了一个女人
和某样狐疑的
东西,它永远不知道
它已经变化:生活




爱情(2015)
 

就像我们之间没有破裂的东西
也无须知道什么在真正发生
呼吸,然后屏住呼吸
那就是迷失之处
譬如某个时候
我们感到相同的孤单
在吻之上,回吻




地球(2015)
 

从卫星地图上看
每一朵
白云
都是马赛克
我的故乡
打上
马赛克
从卫星地图上看
故乡没有
一个人
就像很久很久以后
岁月流逝了
故乡
布满忧伤




绿色缝隙(2015)
 

在空旷的地方,最安全的
距离是离我二三里
孤独使我可以走得更远
就像事物在我离开以后使我更惊奇
稳健的小跑逼迫我放弃孤独
汗珠闪烁醒来,但我不是一匹
有耐力的马,我只是想
怎么回到那空旷之中
牵着我的缰绳
站在那儿,感到
眼前事物一路空旷的迅疾
 
 
 
 
它们在黑暗中闪烁(2015)
 

电视上的雪花
我们不会再看见
一九九几年,我已经忘记
那里面隐没的神奇
当我站在一台黑白电视机前
颤栗
播撒梦幻
它们后来把我扔弃
亲爱的,你也是这样吗
我总是能想到那时呼吸中的平静
在从此遗忘的痛苦中
这生活所在之地
我的眼睛
至少有一次
绝望地
转向了历历清晰的事物




生活有时让人感到强烈的闪耀(2015)
 
 
某个
锈迹斑斑的
水龙头
 
一滴鲜耀

落下
 
我对你有
不能回想的
痛苦




音乐(2015)
 

眯起眼睛——
 
更小的更长远的
黑色和金色
树的痕迹
 
迷蒙的灯光
渐渐凝成水滴
 
我们每一个
布满雨
离开
这里,那里——
 
每一滴雨
在我们
远离的时间的闪亮中
停顿




谷物在谷仓中(2015)
 

无数的
一粒,群聚
而颤抖
因它们相同的
飘荡气息
金黄的,干燥的,风景
永恒地
向黑暗中归拢
没有人的,充满了
希望的,美好的
黑暗,在
那里有一扇
空窗
 



给S(2015)
 

人生是那里
玻璃上
一页雨珠的黏附




星座(2015)
 
 
斑驳的,落了漆生了锈的铁东西
像我们回家一样地
磨损
不知疲倦
可能是一扇红漆大门
在空虚的尽头
那距离上
漂泊着
从未听过的节奏
悠长,持久
比一次发呆更陌生温柔
让时间
升起而又暗淡
像我们回家一样地
磨损




关于生活体验的独白(2015)
 
 
篮子里有十三个圆圆土鸡蛋
后来又被吃了两个,剩下十一个
它们还将一天天变少,变得越来越少
变得无。
 
它们使我肌肉紧凑,骨骼磨擦
它们使我保持我的耐力,抵挡虚无
它们使我劳动,在手肘和膝盖处充满了
正确抱负。
 
一个没有土鸡蛋的篮子,开始有
几十个,后来一个也没有了,它们像
一种灿烂的前景,就在不远处,而我不必
说爱说谢谢。




每一天都是浩瀚的(2015)
 

孤独避开一切
红的花变白
好的鸟变小变远
时间变整齐
记忆混乱
那无端的事物上的一瞥
让我们
将保持毕生的灵感
细细度量




冬(2015)
 

在劳作的人直身回归的小路上
黑夜躬出了它的星辰
那健忘的东西轻轻拍击
记忆的脊梁——一棵独树
凝视着它的田野
从它静止的红花的思想中
加速出河流和风
又紧致又空旷
灰白色的云片如摇荡的
炊烟冷寂而多荫
于河岸的四周落满
微妙轨迹
——田塍青黑的气息
向着村庄相反的方向远去
像回归人的心间
一行接一行没有计划地书写
无人的柔软和自由




三角形(2015)
 

每个角度数随时在变化
但不可能等于零
就是说内角总是一百八十度
 
过去我爱她现在我爱你
 
感觉有一个非常小非常小的锐角




有风无风(2015)
 

孤独就像陪伴尸体
在太平间,世界飘满白布
总有不起眼的一匹
你能在下面发现自己
而那个人不再和你说话
犹如时间是密封的
空气在你和他的
遮遮掩掩之间
做着一种自然运动
静静地回响




剖开看一看是什么在我们内部(2015)
 

沾血的尖刀
滴下一滴
脏皮毛
 
孤独未曾沾上一滴
 
黑夜变白昼
滴下一滴
脏孤独
 
这样地囚禁
 
时间
滴下一滴
脏人生




在救护车上为死人抹泪(2015)
 
 
死人是一个旅行音乐家
 
虚无中
静脉偾张
筋力倍加强壮
 
偶尔演奏出断续的言语
记住的很少
渐成音乐
 
生活
在救护车上为死人抹泪




生活是……(2015)
 

生活是那个叫作椁的东西




阳光温和的冬日下午(2015)
 
 
阳光温和的冬日下午
我想在一块石头上躺下来
 
我想在一块无人的石头上躺下来
慢慢地躺
下来
 
慢些慢些
就像活着的人变成死去的人
 
石头和泥土慢慢储存起来我们的感情
凝聚出夜露
 
我们在热闹世界上兀自独处
变得模糊
 
就像那一块无人的石头
就像那一块石头上
无人
 
当风吹拂过山野
 
被吹拂的时间
慢慢升出来它们的黑暗




偶尔我体验(2015)
 

偶尔我体验
皮肉上
山风浑圆的一种感觉
 
来自于
我在山石上写下“岩”的地方
 
(距离刚好够我想象
并且吞没了语言的地方)
 
那什么都不会存在于被写下的地方




黑暗是……(2015)
 

黑暗是
人生时常瞥见的月亮
零散如星的村落
迢遥得人畜无踪的漫漫田野
十月垄上腐烂的木头圈围的残梗之地
十二月的剩雪
三月花朵下分裂的萼
五月夜晚破卵而出的幼虫




孤独(2015)
 

孤独
 
就是说
 
地球
沿着一只无形的眼睛
像睫毛一样
摇摆走动
 
它里面
除了凝视
什么也没有




音乐深处(2015)
 
 
一个在坚硬中缓缓流动的星球
它的外部有薄薄一层松软的泥土
我见过的最悲哀的事情
泥土上面脆弱的生命横行




一串声音叮叮当当的(2015)
 

蓝色马桶刷,刷毛很密很蓝
多数的时候没人注意到它
它看起来那么干净,在空间中
很亮很白的空间
(外面又下起了雨)
雨篷非常热闹,蓝色马桶刷
安安静静,当我看见它
它的把长长的,蓝色凝固
让我感觉到忧郁
(不忧郁又能做什么)
多数的时候我们互不干扰
我在我的生活里面,它在它的
外面一串声音叮叮当当的
我们呆在一起听着,蓝色马桶刷
有长长的把,刷毛很密很蓝




孤独(2015)
 

你会踢皮球吗?
我不会
你会踢皮球吗?
我不会
你会踢皮球吗?
我不会
……
 
最后一次想想
你会踢皮球吗?
我会
 



乌漆麻黑(2015)
 

有一件事我想了很久很久
但是没有结果
啊,就像白云下乌漆麻黑的人
我就像……祈祷和痛苦
乌漆麻黑




他们迎面走来就像镇静的行刑队(2015)
 

生活
 
就像观看游行
当……许多人过去了
 
只剩下
乱糟糟又空荡荡的街道
 
所有的标语和口号
所有的脚步声
为我贡献
一生
 
但他们不是我……
他们不是我但惊动了我
 
我……永远不会爱
永远不会原谅某个庞然的东西
永远永远
不会
和他们站队
 
他们在游行就像时间是缓缓流动的
……而我感到死亡




暴雨下躲避犹如在歧路上徘徊(2015)
 

风拂过头顶
雨就下来
汽车憧憧的身影
在人之外摇曳不定
他脱下了上身
唯一短衫盖着脸
雨下来了就像做起白日梦
街上疾走着许多女人
漫长的灯火中
肉欲横陈
他说他光着上身像被浮起来了
我顿时感到城市深处
井在泛滥
 
 
 

幸福(2015)
 

我的孤独就是那个字
就是双喜,你和我的喜
生和死的喜,芸芸众生的喜
一个像极了字的字,字和字的喜
人世的薄纸渐渐红起来了
仿佛血红在肉上,生红在死上
一个人静静红在心脏上




雨下在河上(2015)
 

怎么说呢
看不见一点一点
也看不见无数个点
不是说
没有看见
而是持续的
点点点点
没有
任何量上的停顿
我常常是这样发呆的
但如果讲给别人听
我只会说
一个人发呆
仿佛雨下在河上




时间横竖(2015)
 

从太阳的角度看过来
海像一面黑暗的墙
鸥在练习穿墙术
似乎那里敞开许多矮小的窗
它直冲进去又出来
生命隐匿如消失的光
一个人在海上仿佛骑着一只死鸥
沿一面黑暗的墙而下
不断坠落
茫茫然中越来越远的浮力
陆地如初见




踪绪一样的女人(2015)
 

掏出钱包,花钱之前,看一看
你的小照片,它静静地夹贴在角落
没有人指引我快乐和幸福该如何
因此我自作聪明,用指肚的一小片肉
碰醒你




在一片复眼里(2015)
 

好的记忆是小水塘的豆娘
绿又蓝,相似的前后翅
收拢,打开,收拢
轻轻点在挂着露珠的叶子上
而没有任何震荡令身外的世界
微微晃动




冰凉的阴影,温热的眼睛(2015)
 

一个人,走出房子,蓦然中
阳光泼向我,走向城市如走向田野
世上的风,纹入一丝回声,肉一样巨大
于大地上瘫软的痛苦,我在明白这种
倾覆




时光穿梭(2015)
 

“他们说城市灯火,野兽般漂亮”
我写下了第一行,在黑暗中
想了想,欲写下第二行
又想了想,点点词句却忽然消失
窗外尽是丰胸纤腰的娘们
她们喝醉了在唱歌
无论如何想不起第二行
最后我又将第一行慢慢地划掉
出了门去往大风漂移的街头




仲夏的晌午(2015)
 

我挨坐在我身边,看见
我发呆,藏在人群里,我发明发呆
肉体停顿,消失
一些叶子,在碧绿的阳光上
挣扎,持续又持续
陌生的白昼
世界闪烁像黑夜里风吹灯
风吹灭,一念的乌有




迷雾(2015)
 

在一个亚马逊森林的纪录片里
察觉到树叶的潮湿,滴出水
令我想去那里生活
对所有事物
进行记录,包括风一样的亚马逊河
远离了人类,伴随着
明亮光线
粗壮的绿阴
写诗,沉默,写诗
近距离观看一条大森蚺
缓缓经过




回忆就是(2015)
 

车站上停着两列火车
我坐在其中一列上
另一列缓缓开动,有一个瞬间
我以为是身下的火车在开动




雨在这个世界闪烁穿越(2015)
 

是的,你在电话里听到的是窗篷上
滴滴答答的雨滴,雨还在下,遥不可及
再过两个小时,声音更响,在无尽的夜里
我曾和你在那样的黑暗中欢好
以前也和别人,对我来说,当时感觉
并无两样,然后是充满疲倦,眼皮合上
许多年就像这样过去了,我没有
太多改变,只是少了一些激情涌动
外面街灯已亮起,四处是雨芒
你听,仔细听,雨声和从前并无两样




蜕(2015)
 

就这样穿越
一边叶落一边花开
睡睡醒醒
在虚无的爱抚下
或蠕动或蜷曲
事物斑纹
被回忆动容
像一条没有眼睑的锁链蛇
无法将自我
关闭
在圆鼓鼓的无限缩小的地球上
 
 
 

死亡(2015)
 

沃尔夫冈·考桑(Wolfgang Kotzahn),57岁。
“现在,我从全然不同的角度来看待一切:
窗外的每一片云彩,花瓶里的每一朵花……
突然之间,都那么珍贵。”
 

*以上内容摘自凤凰网新闻报道,予以分行。
 
 
 

非抑郁,非疏解(2015)
 

仔细阅读了这篇报道,死前的脸和死后的脸
大体类似,要说有什么不同,后者表现得
人更加安宁——仿佛正在不朽。
爱尔米拉·桑·巴斯蒂安(Elmira Sang Bastian)
17个月大的死亡肖像。它知道什么
我们知道什么。一个死掉的孩子
和老人,留给世界无言的遗言都一样。
死亡拥有众多的含义,其中一个是死亡。
 
 
 

如果说有恐惧(2015)
 

我恐惧的是死亡拥有众多的含义。
譬如,老;譬如,遗忘;
譬如,现在。
我说到它,它就消失。
再譬如,黑暗。
光线来到黑暗中。
那么安宁,在拍摄的照片上
观察到他们的死亡
仿佛连梦都热情。
仿佛他们
仍有梦。
 



男人和女人(2015)
 

这里没有
一个多余的
形象活着
直到我们死
世界
提供了
足够的氧气

抽烟
划火柴
或摁打火机
把你们的面孔
闪烁在永恒黑暗中




无题(2015)
 

春风浩荡着
土包垒起
填满彼此空间
这样的天气适合
一个人独自坐守山野
鼾声四起
周围都是荆棘花
越近傍晚
越白
在跳跃的光里 
 
 


每一个人都是另一个人(2015)
 
 
我喜欢那些剪纸
小小的红红的
双喜,每次独自一人回到家
它们还贴在洁白墙壁上
我喜欢那般的
红白相映
更显得墙壁和房子空荡荡
仿佛结了婚的那个人
不是我
他不知所踪
我来这里替他度过一生




久久回响(2015)
 
 
灌木的花开声中
充满温暖兽迹
我想要获得一个停顿
在山至高处
观察下面的小镇
那里女人统一着装
她们都有
统一的嘴唇
做着统一的事情
爱情像远处同一个陌生人
和我一次次默默眺望
弯腰的上弦月
因为在上山的途中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