术香 ⊙ 阳光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马的笑意似一抹晴空(5 首)

◎术香





与石头
 
我们都不是石头,
却喜欢拿石头作掩体,
一任自己转换各类角色。
 
石头可以完整,
可以破碎,可以举起一块儿,
砸向我,砸向你,
砸向人间。
 
石头抱着我们哭,
抱着人间哭,
石头不忏悔,不说出它的意图,
它只静卧或举起,
它的泪水是糖衣,
穿在每个人身上,每朵花身上,
亲人一样爱我们。
 
有些荒唐,
石头跟石头叫劲,
从初一到十五,
从幽暗到光亮,
石头挤出所有眼泪,
塑造更完美,
花与果实,生与死,
都在石头里尽善尽美。
 
去掉所有客套,
循规蹈矩一些,
执着偏激一些,
石头深陷泥潭。
石头把我们存放人间。
 
 
花草之语
 
凉风阵阵,园子里依然热闹,
花草相互触动,顽皮,开心,
说着昨天,说着过去所有的日子,
每天重复,不厌其烦。
全然不顾生命即将枯萎。
 
草说,不能忘记,
花说,不能忘记。
记住风雨,记住雷电,
记住每一只蜂蝶。
记住夭折之花,
记住狗来踩踏,
记住鸟儿离去,
记住羽毛飘落,
记住时流逝,
记住时光回流。
 
记在茎叶,记在花瓣,
记在生命的每一个瞬间。
草语流淌,花语流淌,
我被满园花语托着,
轻如花叶。
我拍打自己,我掐着自己,
想要说出细碎之语,
记住什么,记住什么。
来到人间,犹如进入一个园子,
人如花草,物如花草,
相遇,相识,相交,
却不能如花草忠诚,
不能留住生活的点滴。
心事满满,心室空空。
 
 
盐粒长了翅膀
 
举手投足都是门,
推开哪扇,关上哪扇,
身不由己。
 
走入蝴蝶阵群,
听山呼海啸,
山风深入海浪,
壮观的不仅在时间内,
在一切过往,在一切消失的事物。
 
天空永远为蓝,
在一个故事里,在一扇门内,
一块蓝布,
几滴染料,虚拟窗口,
虚拟天上人间。
 
马蹄踏过沉寂,
花香四散,狗吠空入夜色,
物象辽阔之处,
一句话,一行泪,
一些杂而未乱的痕迹,
归属为食料或饮料,
马的笑意似一抹晴空。
 
收拾旧念,
先将心室腾空,
池水四溅,草波逐流,
一一清纯独白,轻飞。
盐粒长了翅膀,
在飞来飞去的路上,
找不到合适的门,
进入,或退出。
 
 
一池清欢终于小结
 
小鸽子丢了声音,
小麻雀找不到家门,
似乎都在风起处,
又完全没有答案。
 
一山林木,一季花开,
悄悄归于淡然。
星光几许,浪花悠悠,
若即若离的感觉,
时光走过,即旧,亦即新。
风咬开什么,缝合什么,
没有预谋,
风不老,伤口不老,
丢了的,迷失的,
云集于千里之外,
有谁无谁,有话无话,
一任天光拍板。
明是暗示,暗为明示,
树与树挥手,
花与花吻别,
山沟之空,河渠之空,
假象里遍布秘密。
绕过此世恐慌,
未知岁月里卵石布阵,
似谎言蹒跚而至,
轻击或细致描摹,
圆心之圆有水溢出,
泪水归位或言和,
一世清欢终可小结。
 
 
失眠像一摞补丁
 
风刮时,失眠像一摞补丁,
一片一片被鼓起,
仅被鼓起,无处安放。
 
水在清澈里浑浊,
叉成几股,
向东向西,向上向下,
均可形成漩涡。
岸边白羊游移,
踩着补丁,簇新裂痕被啃食。
树影倾斜,
疼痛不可记录,
叶片是安抚剂,
洒醉被形式遮覆,
蜘蛛手挽手旁观,
一丝丝笑,一丝丝心酸,
从一种物流出,
浸染八方天地,一场梦别,
随风走失。
 
空被空套紧,
冬天可以狂躁,可以安详,
残存之叶,之语,之爱,之恨,
填满某个空间,一看即碎,
一想即碎。
虚之天涯,空之地角,
慢慢闪进另一张补丁。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