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棵槐树 ⊙ 爬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爬2:文字和织布机(14)

◎第五棵槐树



 

 
 
96个字符数
 
清晨,所有人的无名指
都长出一片树叶
你们没有觉察
他们继续喝酒
树叶朝后翻转
他们的嘴唇银光闪闪
太阳升起,在树林的另一边
我们的一天
从那条小路开始
现在什么也代替不了他们
意志代替不了潮湿
所有人都将穿上大衣
 
 
 
90个字符数
 
睡吧,我们早上再来
掸去的毛发
和你们一步之遥
那个庞然大物的东西
一直是扑朔迷离
所有白色的词语,他们
都缄口不提
接下来看到什么人
甚至用什么人的眼睛
我们都一概不知
山顶上的报恩寺
标示着神的位置
 
 
 
101个字符数
 
树林里湿气弥漫
禅堂上香烟缭绕
每一步都踩在林间的空地
没有形成文字,就不是诗
那些像文字一样
左右摇摆的树叶,意味着
空虚和我们之间的距离
纸上的路,能够承受
车轮的惯性
你们的哮喘,连着
他们的嘲讽
没有比相信人更困难的
 
 
 
89个字符数
 
即使是一面镜子,你们看见的
也不是你们自己
天上的花园
和地上的花园一样
一片狼籍
你们相信天上的人
一直在看着我们
什么挡住了我们的视线
另一面镜子
藏在人间的倦怠里
那些空虚的花朵
我们都触手可及
 
 
 
118个字符数
 
黑色的爱情和白色的
爱情,是你们和他们的头发
女人的眼睛连着她们的下半身
一支蔷薇,沉浸在
大夫们的白雾里
你们用耳朵拨动一根琴弦
欲望的吉他在十根手指上合奏
城市不停地旋转
你们彻底的黑暗
沦为所有人的黑暗
白色的瘟疫在苍蝇的八只脚上
他们和我们在拼命地跑
 
 
 
97个字符数
 
我们说什么
嘴唇遇到了一束紫罗兰
我们继续说
右手伸入裤袋
碰到的是印着外星人的火柴
你们挣扎着出门
四月到处是衣服的絮语
我们忘记了他们的一生
如同忘记了
衣柜上的灰尘
那个让你们再次在旅店住下的
只是墙上的一幅壁画
 
 
 
115个字符数
 
朋友们,你们第二杯咖啡刚刚落下
我们脸色发青
他们跟着哆嗦颤栗
四月的火焰在雨中飘洒
我们迅速地离开,你们的歌声
淋湿了他们的头发
他们隔壁的呓语
构成了你们性格的一部分
那些春夏之交淤积的伤口
继续伤害着
这个城市的身体
如果你们是未来,我们就是过去
 
 
 
64个字符数
 
河水流淌
宽敞的大道把我们
带到郊外
他们在那里发动一场战争
一个声音还没有
从远处传来
虽然不久
就会如此
樱花和桃花一起开放
樱花的美
无可挑剔
 
 
74个字符数
 
淮河在夜晚跌落
你们和他们
类似于远和不远
你们把石头从脑袋打出去
他们爱的人被他们
一起爱的人诱惑
松树的眼病
柳树都成了煤炭
他们在尘土中
任何闹剧
确定是不会结束
 
 
72个字符数
 
你们是最早有名字的人
他们叫绿色
叫红色的沙土
带着武器的荆棘
你们生活在孤陋寡闻之中
以宽广的想象
模仿植物和动物
五月的雷鸣
他们怒气冲天
只有诗
不知道是什么
 
 
86个字符数
 
在雨中听见一个
粒子的声音
量子诡异的模型
正如你们知道的,接下来
还会发生什么变化
百分之百你们
是不知道的
他们从弹壳里出来
带着硝石的气味
松弛的生活和松弛的人
他们欠你们的只是一种坚硬
 
 
85个字符数
 
还是昨天的场景
这个世界
哪里还能听到
这样的喧闹声
然而我们希望依然不要看见
雷电的躯体
理性的生产机器
巨大的怪物长着头盖骨的头
绿色的草长在他们
上次跌落的地方
昨天的场景在昨天结束了
 
 
84个字符数
 
他们看见两个山丘
男孩和女孩围坐在一张
叫愚蠢的纸边
你们在这里
还可以看见同样的两个人
墙面被他们弄得痕迹斑驳
沉默之后再叙说
你们的归属地
在普天同庆
陵园从早到晚都在举办
盛大的丧礼
 
 
 
80个字符数
 
你们随意翻着
这本死者之书
那些生者的生活
才刚刚开始
写在吸墨纸上的
都是为你们而作的词语
大胆的植物
都是针对害羞的人说的
他们跨过你们的防线
黑暗的眼睛
所有的文字都是失效的
 
2019-4-3至1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