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只言片语

◎陌

山里的岁月特别漫长

◎陌





山里的岁月特别漫长


去山里,没有人的高处
像在这个世界上
想起亲人
去山里,同样没有人的低处
那里有人和山的关系中
拉得最近的东西
坟茔和墓碑
在山里,像万事皆空
走不了多远
也似乎走不出去
动物和树木和岩石
轻轻经过身边
天晴时,云在天上飘着
乏累的身体
感受到一阵光一阵阴
攀走在半山腰上
不时回头望去,那没有人的
空旷,越来越多
正在身后紧紧跟随




发亮的空气


有时候一个人
在山上发呆
坐着一块热屁股的岩石
石面并不平整
而我常常记得的是花岗岩
一点点白一点点黑
一点点光一点点阴
在经过,我像一个傻子
被世上的生活剩余了




外省人


打手机的人
抬头看着街灯在说话
因为下雨
很小的小雨
他站在那些被街灯
映着的小雨里
用听不懂的方言
说着什么
就像些
明朗而又悲伤的话
可能在向谁
道歉或者告别




农历三月末和四月初


雨水和阳光
交替进行
乡下秧苗开始茁壮
城里商业繁忙
树木一样青,山一样远
一切像很多年后
会说话的在生活着
不说话的在山上死着
日暮时,城里
和乡下隔着薄薄一层黑暗
半夜过后,乡下
已空无一人
城里仍然有隐士们
坐着出租车
在去往梦的路上




每一个人都是另一个人


每一个人在这里,在那里
想家就是搬家就是把一个家
拆卸了又组装起来




许多灯交映的光明中有大安详


夜晚小区里的楼都亮了灯
我在七楼的天台上望着
灯像我的邻居们
看久了,灯又像我的亲人们
这里住着许多的家庭
这里仿佛是一个大家庭
灯从大家庭一端到另一端
走着,一盏盏的灯
安安静静的,缓步运动
有时我抱着小八观看
也有时我拉着小七
一起来注视这样的明净
如果奶奶还健在,我想和她
并立打量,这里有
乡下没有的敞亮和无言
这里有她没有经过的人生




酒这个东西


二〇〇几年
公园是陌生的
街道也是陌生的
整个城市里我认识的人
用一只手的手指头
来数都嫌多
大约晚上九点,我走在许多人
中间,旁观着他们和
沿路的商铺
也抬头看看街灯
让我感到点亲切的是招牌上
写有“酒馆”两字的店面
我是个不怎么喝酒的人
但也很喜欢
那样的小酒馆
就因着谁也不知道的
什么时候我可能会
迫切想着喝一杯
现在,这么多年已过去了
我对酒的感情依然如此
尤其是在陌生之地
而我又孤身一人




以前的事情慢慢地清晰了


如果是和别人约了
吃饭喝酒
要及时赶到
最好自己不是第一个
也不是最后一个
最好只有三四个人
围坐着,一张
桌子摆中间
几碟小菜,半箱或一箱
冰啤,话语不停
停箸举杯
去的路上要掐一掐
路程和时间
是走路还是乘坐交通工具
时间的富足匮乏
影响到情绪
而坐公交和坐出租车
感觉当然也不一样
如果冒雨前去
可能有一种紧张
停在一路的拥堵里
引起莫名其妙忧伤一回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