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遗:短诗16首

◎一树




春之殇

东风患上了佝偻症,浅草寺的草开始疯长。
那一夜,百花裸露出大地的红唇。那一夜,初吻者噙着过期的泪水。
少女如唇膏,一经涂抹,便不再保鲜。被粘帖过的枝头,绽放着无用和无效。
长亭外,古道边,少年打马归来。落花编织的绊马索上,滴着淤血的夕阳。

2016-3-25



招聘令

百花耗去人间太多的肾气
东风徘徊复徘徊
此刻,正瘫在幽州与梦州之间。
春光日渐稀薄
牧之兄,三变弟,快来竞聘啊
后宫急缺
一位柔中有刚、颓而不荡的总管。

2016-3-31



看花

总是来迟一步。我的对象刚刚入睡。
如意园的春风里夹杂少许的,不如意。
晃若同窗,我们在午后,在卷着花边的书中
交换彼此的下半生——
她有越来越薄的红颜,我有频频复发的偏头痛。

2016-4-29



果汁的定义

是口中瞬间衰老的美人。
是一棵果树被频频盗版的遗书。
是诗人脑海中唯一杯可以上架的,且没有定价的想像力。

2016-5-1



婴儿诗

越弱智,越纯粹,越上游——
初心若摇篮,随意左倾,和右倾。

伊在透明的笑与泪中秉持
嫩芽的逻辑:不分灵与肉,只信美和好。

天宽地阔,且听一枚坚果的旁白
――在被正式釆撷之前,且莫擅自老去。

2016-5-3



毛毛雨

初夏,断魂者宜在脸颊上广栽毛毛雨。
紫唇与花白胡须,宛如暮春之遗孀,太凄凄。
鸟语好听又暧昧,说透,不如湿透,不如
让败絮卷起铺盖,让新绿默默浸出,新诗和新贵。

2016-5-9



将新雨注入酒杯

左边是短短的人生,右边是长长的挣扎,中间是挑着白旗的
闲淡区。一根脱轨的管道正将凉凉新雨注入,可人的夜光杯。
来,喝讫!你有笋丝青青,我有鞭花红红。交兵哪如交欢!

2016-5-9



阴雨天小记

阴天睡觉不易醒,许多旧债新愁,纷纷昏死过去。
忽听小儿诗童在唤我,替我拭去额头虚汗,递上一枚多汁的削皮苹果。
《四大名捕》正在重播。打打杀杀,哭哭啼啼,如颠倒梦幻。
窗外鸟语啁啾。车笛哇哇乱叫。仿佛免费的叫醒服务——
明日有喜宴,要随礼。罢了,不妨将这绵绵阴雨,一并注满金樽。

2016-5-13



雨后

雨后。产后。松针散落一地婴儿——
头发金黄,四肢柔软,衣衫褴褛。
晴空素描,美如,丢盔卸甲的尘世。

2016-5-16



夜宴

再次摸黑,再次,将欲望的肚子搞大。
旋即,白炽灯手刃一桌的鬼胎:
一群酸文人误入林下,笑谈
杏,还是幸?狗肉,还是苟且?
推杯换盏,宛若,佛与魔刚达成妥协。
陪君三万场,不诉离殇!
皆大欢喜的是,末世魅力不减——
可以寻欢,可以作乐,可以
在堕落中频频触摸,空虚的性感底牌。

2016-5-29



儿童节

晨鐘响起――节日接替末日。在认贼作父的时代
有人甘愿伏法,将霸占己久的桂冠还给,幼鹅和雏鸡
在她们笨拙的秩序里,重新发芽,开花,直至与水上风,并排而行。

2016-6-1



花妆

初夏。雨后。如意园中的月季有些乱——
大红,二红,小红。似一张没有涂匀的
脸蛋儿。她不是故意的,她有太多的
慌张和冲动而不自知,和潦草的美一样。

2016-6-2



一个人的午夜

绽放,或凋零,悉听尊便。
寡欢的壁虎拖着自己的软肋,和傲慢。
午夜回放——
法海不顾白蛇,白蛇不顾许仙,雷锋塔
不顾灵芝的虚无和西湖的不安。
黑与白还在较劲,微醺的我还在
枕边临摹,一只孤鹜,忽左忽右的落款。

2016-6-3



山谷

老庄孔孟们都曾在这里,开膛破肚,细细
揣摹:物理学与哲学的瓜葛。
后生可畏,要在先贤的大脑沟回里
拔河——
一拨儿上坡,一拨儿下坡
久而久之,竟拨岀一条,名曰美学的沟壑。

2016-6-8



与蓝喉君午夜聊诗

从失眠症里捻出灯芯,倒入灯油的下半生。
午夜睡袍宽大,湿与诗,异床,同梦。
浩瀚星空因玩转诡秘术与雄辩术而不灭。
造句如造剑(说衙内),通感如通奸(与上帝)。
通过蓝色音道,一株奔跑的江南青菜,给肥腻的北中原快递过来
降压抽脂的素方:幼竹发育不良,宜送与晚雪寄养。

2016-6-17



清风书

清风爱穿人字拖,步陡雨后尘。
她提裙,举案,向单身的白鹭派送零食
诸如男童鼻涕,诸如女童嘴水……
“挺胸,抬头,深呼吸”。在读了千遍
也不厌倦的小令里,改朝,换代,赦天下。

2016-7-1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