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作(2019年4月)之三

◎伊沙



截句集《点射》


在诗歌课上
说闲话的女生
长得都像大妈


在我读布考斯基的时候
课堂上说闲话的女生
在说什么
据旁听生反映
在说"一条龙服务"


如果没有《新诗典》
没有实力榜
一个八年不写诗的人
就敢指导一个
季季有好诗的人
如何修改其好诗


闹鬼了
在曹猪喷粪的某帖下
只有海子的一个头像
在点赞


我把长安周边最美丽的油菜花
带上过鹿特丹城市剧院的大屏幕
那一年诗歌节开幕前
他们寄来一个日本产的一次性相机
让诗人拍其生活、工作的环境
后来这些照片便在诗人朗诵前播映


中国女诗人
更爱大官人


大诗出高原
缺氧脑水肿


曹谁猪脑子
猜测的我方
三位卧底
无一是真
猪不知就是当卧底
也得是鹰而不是鸽


八面玲珑的写作
必如蜈蚣过马路


他是路遥的老铁粉
却以人的平凡
来攻击我


人间四月天
又到填表季
我人民教师
被人当狗遛


学院的教务系统
一个没造成功的
机器人傻瓜


他们对现代化的理解
就是机械化


无法理解
不看梅西的人
就像当年
无法理解
不听杰克逊的人


多么令人绝望
绝大部分人
背离不了出身


科学界有理由瞧不起小文人
是一战敌对国——
英国的一大文学家
首次证明了广义相对论的正确
是第一次论证错误的
美国天文学家纠正了自己的错误


在中国人看来
不无耻便不足以
上升为生存哲学


某些《新诗典》诗人
对于典中固有席位
认为理所当然
你不是公平公正嘛
官方给个叨陪末座
常太息兮感激涕零


自己诗感差
也别庸俗地理解
他们不是因为
写的不是口语诗而差
他们生来就是差诗人
诗人的名号还是蒙来的


发明"有色人种"
这个词的孙子
忘记了白
也是一种颜色


玩通吃者
终将恨死曹猪
诗战之后
通吃终结


如果没有后口语
的所做所为
中国诗界可以等于
职业骗子联盟


假如有一个
真正的历史控
王小龙也不会
这么晚才首获奖
没有!什么样儿
纯粹的人都没有


常见假清高
未见真骄傲


曹谁
是我们一路走来
所有无耻村娃的
百科全书


曹谁所谓"诗意"
高大全+新红颜


除了马非
大70后(1975年前生)
为什么不能年少成名
要么被海子领进麦地
要么留在城里吹着
汪国真牌泡泡糖


父亲来家
吃顿午饭就走了
谈话间对曹谁们
充满愤怒与不屑
八十三岁的老科学家
让我对写诗的肥鸽更加蔑视


如果一个人的感觉
全都不对
那如何指望他(她)
写出好诗呢
错进错出
歪打正着


欧洲的足球场
脱胎于
古罗马斗技场


足球场上发挥
忽上忽下的队
被叫神经刀
神经刀诗人
在《新诗典》难占先
在中国诗坛照样混


这些狗日的贱民
诬口语诗是
脑筋急转弯
王维大师的诗
难道不是上下左右
全方位的转弯


你们那点小心思
如果连外国友人
都洞察了
就没啥意思了


他的诗
油得一起笔
就把自己滑倒了
写一句
倒一次
一场滑倒表演


以曹村娃之诗商
想在中国诗界冒头
只能砸烂一切


他(她)是为俗人写诗
顺便把雅人蒙住了
但是
休想蒙我



妄图集他人之大成者
我从来没看起过


他不过是个
层次高点的机灵鬼
永远在聪明的范畴
而不达智慧


可以把《新诗典》
当作跳板
但我祝愿你们
最终跳进的是海棉
而非火坑


白人的骨血是摇滚
黑人的灵魂是蓝调
黄人的口舌是小曲


有些民间诗人
也不能说成是伪民间
并没有投官的想法
胳膊肘也不向外拐
他们只是时刻关注
并放大着官方诗坛的信息


我不牛逼曹谁骂什么
口语诗不牛逼曹谁骂什么
《新诗典》不牛逼曹谁骂什么
肥鸽中有大量糊涂蛋
并不比曹谁了解诗坛
或者只是装清高装糊涂


我的尊严
就是面对
有些诗人
绝不谈诗


巴黎圣母院倒掉
中国诗人们
又开始用诗刷屏
口吐白沫满嘴胡交代
无非是野蛮人
或者装文明人没装像


上了足球场
我就是队友遭侵犯时
冲上去讨公道的队长
你就是在这时
装瞎作哑走到一边的队员


高科时代
逼人太甚
教授诗人
博导诗评家
你们的课
敢直播吗


他(或她)上一次留言
是在2013年
要《新诗典》投稿邮箱
再次留言是在刚才
还是要《新诗典》投稿邮箱


能够从巴黎圣母院火灾
联想到为圆明园复仇的货
脑袋不是被驴踢了
而是长在了裤裆里


又一个90后自杀了
我注意到他
毕业论文写张枣
为此还延缓一年毕业
对于有毒的诗人
他们应该假爱(如曹村娃)


只因你是不玩虚的人
你做的一切
都有吓着自己的一天


微博上
一位前诗人
在转发歌词


在音乐现场频道
昨天我看斯普林斯汀
今天我看周杰伦
大先生问:中国人
是如何失去自信力的
就是这样失去的


流不流氓
在相当多的人眼中
口语诗是一种风格
千人一面
书面语诗是百花齐放
春色满园


我同一单位的
老同学端着酒杯
循循善诱对我说:
"你就争口气吧
退休前把正教授拿下!"


三十年了
他的天下
就是单位


我对这位老兄
毎况愈下的状态
毫无怜惜
我深知即使在他
状态最好的当年
也是一种寻找安全感的写作


他为什么不成功
因为他人生的毎一步
写作的毎一部
都是按成功设计的


据鲁迅反映
徐志摩是个投稿狂
这完全不符合
他八代女粉丝的想象
其实偶像不装逼
想让其装逼的是粉丝


只要沾民谣
就像是骗子




书法且忌
有排练过的
痕迹


他们自知不行
便用其偶像来压我
几年过去
偶像也不好意思提了
无言以对
我更加坚信写的力量


从早期到后来
我与布考斯基
不谋而合
方向一致
从注重词语的营建
到追求事实的诗意


能够写出和译出这句的人
我都心悦诚服:
"为我思绪的长丝上的碳祈祷"


中学时想睡懒觉而不得
大学时在睡懒觉上放任
上班后为睡懒觉而羞耻
现如今为睡懒觉而欣慰


人间何处无美好
日本乒乓女
老爱中国乒乓男
所以老出中文通


中国人为什么
善打乒乓球
心灵手巧
诗当可行


没有现场声的
足球直播
就像没有叫床声的
做爱


今早的出租车上
交通音乐台
先播一首老狼版高晓松
再播一首苏芮版罗大佑
小聪明与准伟大
一耳了然


广场上
挥鞭健身的老头
每一个都有紫禁城
大太监的技艺


口语诗人矫情起来
与知识分子与抒情诗人
别无二致甚至更加恶心
让人觉得:你何必口语


敢教顺子唱《回家》的人
让我想起殷海洁
这个英国翻译家讲的
她在美国教书时
一个美国老大妈
老纠正她英语的发音


我相信这不是心理作用
《现代诗写作》课
上到一半我再看班中学生
精神面貌都不一样了
人变得有灵性了


二先生周作人
注定身败名裂
即使不当汉奸
他发明的文抄公体
也通不过查重系统
肯定被定性成欺世盗名


所有明着暗着的
反伊分子
你们永远白忙
我的邮箱就是好诗库
那是同行信任的海洋
你们看了会绝望


教书育人
推诗树人


五四运动已百年
中国怎么还出
曹村娃


年过半百人
责任担到底
随时卸包袱


出国让人变得更好
这个神话
至少在中国诗坛
已经破产
甚至相反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