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只言片语

◎陌

戒指是手指佩戴的装饰品

◎陌





戒指是手指佩戴的装饰品


我妻子只戴了结婚戒指
几个月,就把它脱下,收起来了
因为瘦瘦的手指开始变胖变大
后来有三年多找不到戒指
上一次,我们搬家,在整理东西时
终于找到了,它看起来
已变旧了许多,同时找到的
还有我以前常戴的一个金戒指
弯曲走形,黯然无光
我也戴不上它了
尽管我仍是那么瘦




梦的片段


我妈带着我儿子
仿佛相框装着相片
我不是摄影师
时间也不是,而家是一面
阔大又空旷的墙
我感觉到墙上的停留
这个停留满墙走动
把我的轻飘飘
人生感一样的某些东西
牢牢储存着




猫身像一个社交场合


猫舔着爪子和皮毛
猫的洁癖,像内省
猫舌,猫的味蕾
像记忆的清除和储存器

猫伏击,猫跳跃,猫爬高
猫反应速度极快
并且平衡能力强大
猫的头、颈、躯干、四肢和尾巴
像一个完美的心理学结论

猫闭目养神,猫耳轻轻颤动
时刻警戒着外界
猫贪睡,醒来瞬间也快
像患上职业焦虑症

猫的肢体语言,猫叫
猫须张开,像猫说的话
像稀疏闪烁的时间

猫弓着身子,观察周围
像行一个鞠躬礼

猫透视黑暗
猫喜欢单独行动
像公共生活中的一个孤例




沉闷的具有方、尖形状的油画
 

一个城市卡在雨中,诸多面孔卡在
站台上,被时间用镊子镊走
丢进凄惶的公共汽车里。
雨在墙上,印刷错误,带领我
观看我压缩的阅历。埃里希·赫克尔
一个化身,我看见了
他贴着墙根走。我想回家
蒙头大睡。
 
 
 

埃里希·赫克尔的版画
 

用黑颜料勾勒马的轮廓
用白颜料给马身涂抹上色
用黑颜料的阴影表现
马腹和马尾和马蹄
用黑颜料的马鬃骑着白颜料的马颈
现在,这是一匹白马
仿佛一匹黑马
它有苍白的马血和哑默的骨头
用马的站立伸展马的视野
用马的样子补充马的灵魂
现在,这是一匹黑马
一匹空余着自己的黑马
一匹布满白色伤口的黑马
 
 
 


 

我的眼睛,我的嘴
一个稳固的三角
头颅(思想)的三角
像一台发射机
刺穿沉默,进步的时代
我和旧世界,有什么东西
幸存,我会记住的
但很快,我也会忘记
 
 
 

分分秒秒
 

一个沿着沙漠上公路走的人
叫斐德拉,一个沿着海岸走的人
叫约瑟,而哈琳娜坐在空旷的家中
斐德拉在喝着羊皮袋里的水
约瑟在给大海拍照
哈琳娜在听着漫长的音乐
斐德拉看到了一些动物的骨骸
约瑟远望着白云和帆船
哈琳娜想及过去那些人,全无虚情假意
他们享受着计划或成就,他们
走向最近的真实,他们可能
相互认识,也可能谁也不认识谁
 
 
 

黄昏,约瑟像一个战地摄影师
 

约瑟,走在海岸上
像亲临火线
树木和远处的船对峙着
中间是一大片
战火的色彩
无数树木构成森林
一个坚固的堡垒
抵抗着
那些不断进击的声响
一波又一波
直到惨烈的淡淡的黑暗中
风吹着越来
越小的浪,像白旗
 
 
 

我还记得那些漂亮的东西
 

父亲的斧子,是漆黑的
只有靠近斧刃的一线
那个部分是雪白的
以传统来说,他只算半个木匠
跑去省里省外的建筑工地
替别人做事情,后来
变成小包工,越来越少摸斧子了
直到有一天家里已没有
斧子与刨刀与墨斗这些东西
他仍对别人说着他是一个木匠
但是有许多年,我未看见他和他的
木屑与刨花与墨痕
呆在一起了
 
 
 

假如陌生人遇见陌生人
 

他们从头开始
从面部挤出笑容
易脆的,雪花一样的
用雪花的声音
说些什么
它们很快就消失
他们感觉融化后的温度上升
世界变得清亮
事物看起来在一片失真中
像记忆停靠的歇息处
有些温暖、敏感
仿佛阳光漫向身体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